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山中偶遇
    翌日清晨

    夏清和来到灵雾山的山脚,看向前方笼罩在袅袅白雾中的山峰,脚下步伐加快,她此行目的是要去寻找两色寒灵花,所以不必在山下逗留,直去山峰即可。

    灵雾山是西泽国最大的一座山脉,山脊连绵横行百里,山中天材地宝众多,灵兽遍地,是以有每日有不少大家族子弟和散修来此寻宝,不过来此寻宝的人通常只是入灵雾山外围寻宝,毕竟灵雾山中异宝虽多,但是更是危险重重。

    此时,灵雾山外围,树林森茂清晨的日光微亮,透过缕缕白雾和微晃的枝丫,投出斑驳的树影,夏清和一袭白衣走在山中,如同不食烟火的仙子,带着一丝超凡脱俗的清姿淡然。

    “美人……”一声痴迷的声音传来,夏清和抬头看去,一位身形消瘦眉间略带猥琐青年男子正立于前方,神态痴迷的看着自己,夏清和眉头一皱本就清冷的人此刻周身气息更是有些冰冷,看了前方的男子一眼,不欲与他多言,抬步就要离开。

    “敢问美人芳名?”那青年男子仿佛没有看到夏清和微冷的神色,向前走了几步故作翩翩道。不等夏清和回答,青年男子身后的一位老者微沉着声音道:“小少爷”。

    这灵雾山虽说每天有不少人前来寻宝,但这个白衣女子敢独自一人出现在灵雾山,要说没有任何依仗他是不会信的。

    老者看着少爷面色依旧是一脸痴迷的模样,眉头几不可闻的蹙了蹙,少爷显然是没有听进去他的话。小少爷是赵尚书的老来子,从小便是在蜜罐里泡大,长大后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骄纵任性,极贪女色。

    如今见到这么一个姑娘定是要走不动道,老者看向夏清和说道:“路过而已,无意冒犯姑娘”。说着拉着自家小少爷的衣袖就要离开。

    “王叔你放开我,我要和美人聊天。”赵小少爷赵铭城扯了扯自己的被抓住衣袖,微有不耐道。说完此话,赵铭城便看向不远处阳光下莹白如玉晕着淡淡白光的雪肤,神色更加痴迷,之后赵铭城缓缓抬手想要轻抚那玉雪冰肤。

    夏清和看着伸出的右手,神色一冷,刚要抬臂废了那只手,就听见一道略带怒气的男声穿来:“住手。”

    夏清和一愣,目光一转,看向身后。一男子身姿翩翩,外表澜清,让人见之就不由感叹好一个内含玉润的谦谦君子。

    不过,此刻这位谦谦君子却是薄唇紧抿,眉间略有怒意,向着赵铭城说道:“你在做什么?”赵铭城看着匆匆而来的祁云则,微微一愣,看到祁云则手中的折扇和他身后紧随而来的吴老等人,恍然想起,结结巴巴的道:“三…三皇子”。

    一旁的夏清和听见此话,并无太大惊讶,只是有些恍然,原来他就是名满西泽的三皇子。

    祁云则却是没管赵铭城,向着夏清和温和道:“没事吧?”,夏清和看了他一眼,她们好像只有过一面之缘,并未如此熟捻。

    而身后紧随祁云则而来的沈雨绯,刚好看到祁云则对着一位白衣姑娘柔声关怀,沈雨绯的面色霎时有些扭曲,接着沈雨绯打量了夏清和一眼,看到这女子一身利落白衣,确是玉雪清姿,倾城绝色,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恶毒。

    然后,沈雨绯又看着夏清和一身气息飘忽的实力,微微撇了撇嘴,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个实力如此底的女子竟也配勾引她的云则哥哥。

    接着沈雨绯来到祁云则的身边,依旧是往常一般的娇腻声音:“云则哥哥,发生了什么事,雨绯都跟不上你的脚步了。”

    “无事”祁云则轻声回答,语气淡了不少。今日他们本是来灵雾山采两色寒灵花,却不想在此遇到了夏清和和赵铭城,赵铭城在京城可是出了名的好色,还好他今日恰好遇到,不然,这赵铭城岂不是……想到这,祁云则眸色微冷,看向赵铭城。

    赵铭城打了一个哆嗦,有些胆怯,他虽然骄纵却也知道有些人是他惹不起的。此时,身后的王叔点头道:“吴长老,三皇子,小公主,沈姑娘。”

    而夏清和则是看向沈雨绯,心头了然,这位沈姑娘恐怕便是沈国公的女儿沈雨绯了。如今沈家势大,皇室略有疲态,隐隐有被沈家压制的势头,难怪三皇子对沈雨绯不喜却依旧忍耐。

    不得不说夏清和的心思缜密,仅仅是一句话,便能猜的如此准确。此时,沈雨绯看着赵铭城说道:“这是怎么了?”赵铭城讪讪笑道:“无事,无事。”

    “夏姑娘,又见面了。”身后的吴老轻道。本来以吴老护国长老的身份是不用主动对一个小辈说话的,但夏清和自身实力出众,背后又有大家族势力支撑,吴老对之有几分喜爱,就自然的说了一句。

    夏清和轻轻点头,说道:“您是?”“小丫头叫我吴老便可。”吴老轻笑道。一旁的沈雨绯确实有些听不下去,对着吴老略有不屑说道:“吴老,您可别太相信那些来历不明的人,这青山镇可比不上京城,有些人可是一心想攀龙附凤。”

    一旁的夏清和听着此话倒是有些好笑,她如今什么也没干却沈雨绯如此猜测,果真是人心险恶。

    不过,话虽如此,夏清和却也没有说什么,她到要看看今日这沈雨绯还能说出什么可笑至极的话。

    夏清和猜测的不错,沈雨绯说完此话后又有些别有深意地对着祁云则说道:“云则哥哥,有些女的啊,实力底微,看似冰清玉洁是被人调戏,背地里说不定是勾引的那个人呢。”

    “沈小姐慎言,夏姑娘可不是那样的女子”。说完,祁云则看向面色微冷的夏清和,说道:“夏姑娘,沈小姐口无遮拦惯了,还请你不要和她计较。”

    夏清和神色一冷,说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度之人。”说完夏清和袖中轻动,向沈雨绯撒出一把药粉,瞬间沈雨绯浑身起疹,原本还算雪白的皮肤立即变得红肿可怖,沈雨绯面容扭曲眼冒怒火:“啊…你干了什么!”

    一旁的祁云则等人也是一惊,没想到,夏姑娘动作如此迅速狠辣,丝毫不给众人反映的时间。祁云则说道:“夏姑娘,这……”“这是红麻粉,十日后自会消除,今日看在你的面子不再计较,不过,若是再犯,可别怪我不客气。”夏清和语气平平,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啊…,李乾快杀了她,杀了她。”一旁的沈雨绯神色扭曲,对着自己父亲派来保护她的人大叫道。

    “是。”李乾应道,说完,脚下一踏,直奔夏清和而去,夏清和不避不闪直接迎了上去,李乾看着迎面而来的夏清和冷笑一声出手狠辣迅速直袭面门,夏清和侧脸微微一避,接着双手双手微微合十,轻擦而过,下一刻手心已是蕴含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李乾看着夏清和的招式心中一悸,以他四阶灵师的修为,竟也会感到全身灵力一滞,接着李乾看到迎面而来的一掌,身形暴退,迅速转身想要避开那一掌。

    夏清和又岂会那么容易的让他避开,脚下步伐一提,瞬息之间就来到了钱宇身后,接着一道力如千钧的掌法就那么迅速得拍在了钱宇的身后,“噗……”钱宇喷出一口鲜血,在半空中的身形猛然倒地,气息奄奄。

    嚯——,众人皆惊,赵铭城此时恢复了清醒,震惊的看着夏清和,心下紧缩却又无比庆幸,刚刚没有调戏成,不然现在躺在这的可就是他了。

    吴老和三皇子确是对视一眼,心中既对夏清和的实力有了几分计较,又对夏清和背后的势力多了几分忌惮。

    这等天赋身后又有家族为依仗,他们定然是要笼络结交一番的。

    “啊——”浑身红肿奇痛的沈雨绯见到李乾这么容易就败了,心中划过一丝不可置信,毕竟李乾可是四阶灵徒啊,这么轻易就败了,那夏清和的实力是…,想到这,沈雨绯心头一震,眼中闪过一道不可置信,竟受不了刺激直接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