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天生危脉
    这时,钱宇接着备礼的由头退到了外面,亲自提了刚刚意图夺宝的少年,来到了夏清和的屋内。

    那位少年方才见到钱宇时,以为自己今日就要命丧于此,眼中闪过一丝绝望,随即眼神一狠,刚想自爆,来个鱼死网破,就听见钱宇轻说了一句:“你们先退下,他我还有用。”

    少年眼神一亮,却并未有多少喜悦而是充满了警惕和防备。接着,少年口中被强行喂了一颗锢灵丹,禁锢了一身灵力。

    这锢灵丹乃是三品丹药,钱宇手中存货极少,本来不该用在这个夺宝之人的身上,但钱宇思虑到这少年年纪虽小确实狠劲十足,又是去见自家主子。

    虽然他相信自家主子那般风华的人绝不会受伤,但到底不想出什么意外,是以,还是喂了一颗锢灵丹。

    少年被钱宇押着走过了一条暗道,接着视线霍然一亮,来到了一处雕花木门前,少年眼神微微一眯,这门竟是由紫蓬乾木制成,紫蓬乾木内含一丝紫色灵气,能避妖邪,一截断木就能让人趋之如骛,如今竟被人拿来做门,真是好大的手笔。

    不等少年多想,钱宇开口道:“主子,人已经带来了。”

    “进。”夏清和略带清冷的声音响起。

    钱宇推门而入,映着夜明珠幽幽的光辉,少年第一眼便看到玄色椅子上清姿淡然的女子,女子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淡,清澈的眸子透着夜明珠浅亮的光辉,让人觉得世间风华不过如此了。

    忽的,女子抬头看向推门而入的两个人,霎时气息一变,如果说刚刚是沉静平和中透着岁月的悠然韵味,那现在便是料峭春风拂面般的微寒清冷,一眼望去便觉心神俱颤。

    少年微微恍了一下,没想到钱宇背后的主子竟是一位芳华少女。“主子,钱宇还有事要处理,先行退下了。”钱宇对着夏清和拱了拱手略带恭敬的道。

    “嗯。”夏清和应了一声。

    看向那眉目间略带戾气的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不答,看向夏清和的眼中带着警惕防备。

    夏清和也不在意,眼神淡淡地看着面前的面色凶残的少年。

    感受到那淡淡的视线,少年头皮一麻,不自觉的吐出两个字:“孤狼。”夏清和眼神微微一闪,一个少年有如此冷漠孤独的名字可是少见,不过这名字用在他身上但是极为贴切。

    “明知很有可能被抓住,为何还要抢破障丹?”

    孤狼浑身气息霎时一变,即使被禁锢了一身的灵力,气势却依旧有些凶残,正如同他的名字,有着狼对人世防备与不安,孤独而凶残。

    夏清和看着目露凶光的男孩,说道:“今日发生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你以前的事呢,我也不过问,不仅如此我还可以让你变强,强到能让任何欺负你的人你都能欺压回去,不必再同今日一般,让人束缚却无能为力。”

    夏清和的声音清清淡淡,但那话中的意思却是无比的引诱人,尤其是这般渴望力量的孤狼少年。

    少年的心顿时猛烈的跳动起来,感受到全身的血液在沸腾,力量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不过随后少年一顿,仿佛想到了什么,刚刚还犹如灿星的眸子霎时暗淡无光:“没用的,此生我能达到的最强实力只能是三阶灵徒了。”

    夏清和挑眉,有些疑惑:“你过来。”少年皱眉,神色依旧有些防备,不过还是依言靠近。夏清和看着面前的少年,缓缓伸出玉手轻搭在少年的手腕上,少年一愣,她这是把脉?

    不过,夏清和这还真不是把脉,只是借由少年体内的经脉,探出一丝混沌灵气,查看少年的体质。

    经脉极窄,厚而无韧,修炼前期能极易吸收天地灵气,修炼迅速,后期却会因经脉难以拓宽而不能吸收天地灵气,从此止步于灵徒。夏清和微微一愣这是——天生危脉!

    天生危脉,亦叫做灵徒之脉,是不被上天眷顾,一生只能止步于灵徒的经脉。不过这只是世人的看法,在天倾老人所给的古籍中曾有记载:天生危脉天妒之脉,若无奇遇止步灵徒,若有奇丹破而后立!

    夏清和看向这个少年,她本是看中他身上的一股狠劲儿,想要收为己用,却不想给了她这么大的意外,想着,夏清和微微一笑,如此天赋她如今是要定了。

    夏清和放下手,道:“你的经脉我能治”。

    少年眼神一震,略带怀疑道:“当真?”他的经脉曾经也有一些医者来看过,不过皆是无能为力,今日这个此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女竟能说有办法治好他?

    “当真。”夏清和语气淡淡却是无比坚定。

    看着眼中依然有些怀疑地少年,夏清和道:“你现在除了信我之外别无他法。”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犹豫,随即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坚定,她说的对,他现在只能信她,信她这个钱宇背后的主子真的有办法治好他。

    不过,少年可不是单纯的小孩子了,他早就明白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到这,少年冷声道“你想要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