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势力
    青山镇的一条漆黑小巷里,一个人影嗖的闪过,良久,里面出来了一位黑袍人,这人头戴笠帽全身上下不见一丝皮肤,让人分辨不出是男是女。

    这黑袍人轻抬脚步,如同之前一般迅速掠去,好一会儿,终于兜兜转转地来到了一处地方——风云拍卖行。

    黑袍人抬步走进,原本站立在一旁的小厮看着这身打扮进来的黑衣人,微微一愣,说道:“这位…公子,您来是要?”

    “我找你们管事。”黑袍人开口,语气平平,声音有些粗噶,听上去像一位中年男人。

    “您说笑了,我们管事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这小厮明明是拒绝的话语,语气却是谦虚不见一丝高傲,让人听之不会觉得被羞辱。

    先不说这拍卖行如何,光是这小厮玲珑的态度,就说明这拍卖行用人极佳,老板是个极有手腕之人。

    黑袍人笠帽下的唇角轻勾,说道:“对你们管事说,故人来访。”

    小厮又是一愣,随即隐晦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黑袍人,发现什么也看不出后,略一停顿,随后弯了下腰,道:“您这边请。”

    小厮将黑袍人引入待客房内,说道:“您稍等,我这就去禀告管事。”说完,退了出去。

    一盏茶后。

    一位中年男子推门而入,看到面前的黑袍人一愣,他听到小厮说故人来访,有些疑惑便前来看看,不过这人却看不清身形容貌,好像不似故人。

    “您是……?”管事虽心有疑惑,但到底是青山镇唯一拍卖行的管事,在拍卖行成立之后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之人,所以再不明其来意时,不会轻举妄动。

    黑袍人指了指身后的小厮,管事微垂眼皮,抬了抬手,小厮会意,退了出去。

    管事问到:“您是何人,来此为何?”语气淡淡,却有一丝微冷。毕竟这黑袍人来此什么也不曾表明,神秘无比。

    若不是那句故人来访,他恐怕会把人给轰出去,毕竟这风云拍卖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出就出的。

    黑袍人不言,只是接着从空间中拿出一块令牌,那令牌通体漆黑,除了牌面上刻着的三朵红云外,就只剩最中间的一个红色大字——夏。

    管事看到这个令牌浑身一抖,目露惊讶,不过未说什么,只是缓缓从自己身上拿出一个令牌,这令牌全身翠绿,牌面上雕了一朵绿色花纹的云,不过中间却没刻什么大字,只是一个有一个浅浅字:令。

    管事从自己的储蓄戒指内拿出令牌后,原本的绿色令牌霎时剧烈抖动起来,向黑色飞去,见此情景,神色激动,突然跪下,双手握拳声音微颤:“青山镇风云拍卖行管事钱宇见过行主。”

    黑袍人站起,取下斗篷,赫然是夏清和。

    夏清和将令牌收入了空间,原本的绿色令牌微微一抖,落在了钱宇身旁。

    这令牌由特殊百年子母玄铁树制成,一母二子,母树为干,通体漆黑,子树有母树分化而成为枝,枝有两种,一为红枝,一为绿枝,二枝皆对母干俯首。

    当年,夏清和在灵雾山中发现此木时,觉得有些惊奇,借着天倾老人留下的书籍研究了一段时日,弄清了属性。

    后来在她十岁创办风云拍卖行时,突然想到了子母玄铁树,便挖来做了令牌,所以刚刚的绿色令牌向黑色令牌飞去,便是子母树的原因。

    夏清和看向钱宇说道:“无需如此,这些年来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应该的应该的。”钱宇连连推迟,语气还有一丝激动。

    其实无怪钱宇如此,当年他被人追杀,逃至此地,恰巧碰见了夏清和下山组建势力。

    那时,夏清和观察了钱宇一段时间,见钱宇虽被人追杀,人品实力确是不错,坐镇青山镇绰绰有余。便派现在总管各国风云拍卖行的莲娘去与钱宇面谈,夏清和替钱宇摆平此事,钱宇替青山镇风云拍卖行卖命。

    那时钱宇四处被人追杀,早就厌倦了四处躲藏的生活,见有人帮助,本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答应了。

    后来不出几天仇人被灭,钱宇惊讶的同时,内心万分感激,便接手青山镇风云拍卖行,兢兢业业地替夏清和打理,四年来未曾有一丝怠慢。

    夏清和微微一笑:“你做的很好。”这四年她虽鲜少下山,但莲娘却经常传来消息让她了解现状。

    而这四年来,风云拍卖行由籍籍无名到名扬三国其中少不了她的手笔的同时,也有这些管事的一份功劳。

    想到这,夏清和有些疑惑道:“莲娘最近在干什么?”

    “行主,最近云耀国那边的拍卖行出了一些事,莲娘在处理。”钱宇道。

    “嗯。”夏清和点头,她莲娘的本事她是知道的,她相信莲娘能处理好。

    “不知行主此次来是为了何事?”夏清和鲜少下山,此次下山必有要事,是以钱宇如此问到。

    “我下山历练,一是看看拍卖行情况如何,二是看看这云荒大陆。”夏清和语气淡淡,看向不远处,明明只是一副随意的姿态,却透露出一股傲睨万物的霸气。

    钱宇被这气势一震,目露崇拜,这就是他要追随的人,有一颗强者之心,走的是至尊之路,而将来也定会成为主宰。

    夏清和看向钱宇:“明晚举行拍卖会”。

    “是!不知行主这次又拿出什么好宝贝?”钱宇激动道。

    夏清和拿出一个储蓄戒,向钱宇扔了出去,钱宇连忙抓住,心下叹气,这储蓄戒指在云荒大陆上可是个好东西,能这么随意就将储蓄戒抛出去的还真没几个,唯有自家主子,云淡风轻,毫不在意。

    夏清和的确是不在意,她虽不精炼器,但这二品储蓄戒指她还是能随意练出一炉来的。看着小心翼翼的钱宇,夏清和淡淡道:“列好清单,我明晚过来看。”

    说完,夏清和拿起笠帽,却并未戴上,而是出了门,朝拍卖行内自己的房间专有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