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长大下山
    灵雾山瀑布,远看如飘云拖练高悬空中,灵逸非常,细看确是银瀑直泄喷珠泄玉,令人心颤。

    而如此高险之地,却有一位白衣女子旁静静打坐,水雾未曾沾染半分。

    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七年华,确是琼姿花貌,倾城身姿,只是这般静坐便如缓缓轻流的秋水般娴静淡然。

    良久,女子双眸微张,霎时气息忽变,如同山间略带料峭的春风让人一眼看去便觉清冷微寒。

    女子起身立于瀑布旁,看水帘高垂,如烟似雾,突然轻轻一笑。顿时,仿佛春风化雪,令人心动。

    此女正是夏清和,山中岁月匆匆过,她已从七岁幼儿长成倾城少女,一身风华。

    夏清和看了眼天色,莲步轻移向林中走去。林中有灵兽正在觅食,见夏清和缓缓而来,突然丢下食物拔腿就跑,那惊恐万分的模样倒是令人惊奇。

    而夏清和倒是面色如常,没办法这七年来,她被师父丢入这林中数百次,从一开始的被围攻到最后能一人独挑群兽,这林中没被她欺压过的灵兽是少之又少。

    是以,这些灵兽每次见她入林不但不阻拦,反而撒腿就跑。

    林中夏清和脚步轻移,行动看似缓慢却不过须臾便出了这数十里的林子。

    出了林子又走了几步来到一出空地,接着清和以极其诡异凌乱的步伐上前走了几步,接着便出现在竹屋内。

    这些年来,她虽专注于修炼和炼丹,但阵法和炼器却也是略有涉猎,虽不精通但跃过这小小的隐蔽阵法还是绰绰有余的。

    刚入竹屋内,便见师父静坐,一人独自对弈,棋盘旁置了一盏清茶,茶香丝丝缕缕,绵远悠长。

    清晨阳光入内,倾洒在袅袅茶香上,温暖了一室。静坐其中,便觉时光静好,宁静平和。

    夏清和见此,微微一笑,周身清冷的气息无形中散去几分,随意的坐在一处竹椅上,并不出声,只是看着师父一人独弈。

    良久,一字落定,和。

    天倾老人抬头看向夏清和:“师父明日离去,你如今已是五阶灵宗,又有两仪诀和千音笛傍身,也可下山去历练一番”。

    “好”,夏清和点头,师父要离开,她早已知晓并不奇怪。

    在她四岁时师父就告诉她,他住在是为了灵雾山深处的一颗异果,如今十年已过,明日就是异果成熟的日子,想来师父摘取过后,定会离开。

    而她要下山则是因为,灵雾山虽是西泽国境内最大的一座山,里面灵兽异宝众多,但七年历练,除去最深处未曾踏入过,其余的地方她早已熟悉,如今下山历练也可看看云荒大陆,提升修为,磨炼心境。

    天倾老人看了眼夏清和,心下微叹,这孩子从小便聪慧明理,天资卓绝,如今更是一名十四岁的五品炼丹师。

    以她之姿,步入那方世界只是迟早的事。

    想到这,天倾老人拿出一个储物戒指,说道:“里面有一些上品灵石和一个封信,灵石你拿去用,至于那封信待你突破七阶灵王,便可打开。”

    夏清和接过镯子,也不曾多问,她相信师父自然有他的道理。

    翌日清晨

    夏清和依旧是在瀑布旁修炼,良久,夏清和起身看着这陪伴她七年的瀑布,心中一叹。

    想着自己六岁时便在瀑布旁修炼,从一开始被瀑布水声吵的难以静心,再到如今的万音皆起也能沉心定气。

    可以说她如今清冷沉静中又带着杀伐果断性格便是因为日日在瀑布旁修炼和在山中同灵兽厮杀中形成的。

    这边,天倾老人踏入灵雾山深处,此处白雾浓厚难以视物,更有以人魂魄为食不死不休的噬魂林盘踞。

    天倾老人皱了皱眉,十四年前他刚到此处,便发现此处有异,他的修为在这片大陆上本应来去无阻,却在此处屡屡受制实在是奇怪。

    想到这天倾老人脚下步伐加快,此地处处诡异实在不宜多留。

    半晌,天倾老人停在一颗树前,这棵树枝叶曲卷,通身翠绿,隐在浓浓白雾中,透着几分奇异。

    而天倾老人却是紧盯这棵树上唯一的果子——沉灵果。

    沉灵果乃向来只生在山中清寒之地,吸收天地灵气为养料,且一树百年才结一果,先不论它为人聚灵,提升修为的功效,单是从它的生长来看,就足以体现自身的珍稀。

    看着树上的沉灵果,天倾老人确是动也不动。

    一个时辰后,原本静立天倾老人忽的腾空而起,双手微张,目标赫然是那刚刚成熟的沉灵果。

    不过天倾老人动作虽然突然,速度确实较之前慢了不少,而且若是细看定会发现天倾老人眼观四方,身体紧绷,一副防御姿态。

    下一瞬,异变陡生,原本静静卷曲的枝叶突然张开,展现出内里殷红的血色,向天倾老人袭来。

    天倾老人双眼微张,霍然后退,接着双手蓄力直向前方,口中一喝:“灭”!

    原本袭来的枝叶一顿,稍有萎靡,就在此时天倾老人猛然一动,直取沉灵果,下一瞬,沉灵果到手,沉灵树枝叶也紧逼而来。

    天倾老人眉心一蹙,不欲与之过多纠缠,加快脚下步伐向外奔去。

    与天倾老人的急切不同,这边夏清和于瀑布旁起身静思后,并未径直下山,反而进了空间。

    这些年来,她并不常进入空间,于她而言空间只是生死关头的一个保命手段罢了,平时还是在外修炼得好。

    此次进入空间不为别的而是炼制遮掩自己眉间朱砂痣的药物,师父早就同她说过自己眉间的朱砂奇异,不似天生,倒似…人为。

    以前在灵雾山山内外人难入,这朱砂不遮也罢,如今自己要下山虽不惧他人看出,但还是不想平白招惹麻烦。

    夏清和看向炼丹房内的药材,秀手微动,凭空出现一簇火焰,接着原本摆放整齐的药材齐齐腾空,向火焰的方向飞去。

    若是有丹师在此定会讶然,竟是要凭空炼药。

    要知道,亿载时光能凭空炼药制丹的人不是没有,只不过无一不是炼丹之术达到臻境的丹师,夏清和如今只是一名少女,竟能凭空炼丹制药是在是让人惊叹。

    而一炷香后,经过烈焰炙烤的药材已化为一滩液体。

    夏清和见此,左手微张拿出一个白玉瓷瓶,接着那原本在半空中凝态的液体便齐齐落入瓷瓶中,不见半滴洒落。

    幻颜液成。幻颜液由三品丹药幻颜丹衍生而成,只是一品药液,功效虽不及幻颜丹,但要隐去眉间的朱砂还是绰绰有余的。

    夏清和指尖微蘸,轻抚眉间,下一瞬,刚刚还在眉间殷红如血的朱砂便消失不见,只剩原本光洁白皙的玉肤。

    察觉到眉间的变化,夏清和嘴角微扬,露出一丝笑意,虽只是一丝却如同春霜迎夏,散了几分料峭寒意,而眉间朱砂隐退,虽少了一分妖娆嫣然却也多了几分清丽出尘。

    不过,美景难得,刚露出一丝笑意夏清和便收敛了。接着心中一动,出了空间,朝山下走去。

    ------题外话------

    下山了,这剧情是不是很六?女主在这七年里的学习日后会有穿插,底牌也会一一显现的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