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空间
    除非是……混沌之气!只有混沌之气才能一息之间便让灵气落败,自己则分毫不损。

    想到这天倾老人却是更加疑惑,因为混沌之气只在太古时期天地初开的时候存在过,在远古时期就已消失殆尽,如今天地茫茫,却无半丝混沌之气。

    而此时经过数亿万年的时光后,混沌之气竟还能再现,只能说是匪夷所思,难以置信。不过…,若真是混沌之气的话那可就是一场大机缘。

    不对,天倾老人转念又想,寻常人以外界灵气修成自身灵力,可外界并无混沌之气,如何修炼?

    且体内存有混沌之气,又让灵气无法修炼……

    天倾老人皱了皱眉,仔细打量自家徒弟,发现自家徒弟除了眉间略有奇异的朱砂痣外,便只有手腕上的平凡无奇的手镯了。

    这手镯是当时收养清和时便带在她手腕上的,本以为只是寻常物,现在看来倒是有些不同之处。

    天倾老人喃喃道:“这手镯你常年带在手腕上,若是…若是这手镯便是混沌之气的来源,那你体内有几分混沌之气倒也合理”。

    想到这,天倾老人十分激动:“清和,为师为你护法,你试着感受到手镯内的气体,若是感受到,便依照原来的方法,将其引入体内,化为自身之力”。

    夏清和点点头,依言盘腿打坐,天倾老人则紧盯着夏清和,一副一有不妥,便上前阻止的模样。

    不过须臾,夏清和便感受到与体内同源的气,接着缓缓将气引入体内,半个时辰后,夏清和周身气息霍然一变,接着地上赫然显现一个古老至简的红色纹路。

    天倾老人又是一惊,这纹路显然是进入御灵境,成为一名一阶灵者。不过这边天倾老人惊讶还未散去,那边夏清和又是异变陡生。

    只见原本的红色纹路霎然一消,转而出现另一个较为繁复的橙色纹路。

    接着,橙色纹路又是一消变为黄色纹路,接着虽未再次出现纹路,但夏清和体内气息再次飙升:灵徒二品、灵徒三品、灵徒四品、灵徒五品、灵徒六品!

    感受到体内气息已经平复,夏清和轻呼一口气,睁开双眼向师父看去:“师父,我这是…”

    话音未完,便被天倾老人激动地打断:“天纵奇才,天纵奇才啊”。

    接着天倾老人又走上前去,绕着夏清和转了几圈,边转边激动的说:“不对,不是奇才,是妖孽啊,妖孽啊”。

    夏清和见师父这样,面色有些发红,她如今只是七岁稚龄,虽然早慧但师父如此夸赞,难免有些羞涩。

    “师父,我现在是三阶灵徒了?”夏清和想到刚刚的情况有些疑惑的问。

    天倾老人哈哈一笑:“不错是灵徒了,是灵徒了”。

    “七岁的灵徒啊,七岁的灵徒啊”。天倾老人又补了一句,显然是颇为感叹,说完天倾老人又捋了捋胡子,哈哈大笑。

    而夏清和看到师父这样,有些无奈地说道:“师父,我的确是在镯子上感受到了与体内同源的气”。

    天倾老人一愣,刚刚自己太过高兴竟忘了这回事。

    天倾老人看向手腕上的手镯:“你既已是三阶灵徒,自然有了神识,你用神识探入感受手镯内有什么?”

    夏清和点头,将神识探入其中,等看清里面为何物时,夏清和突然睁大了双眼,面露诧异。天倾老人见此有些疑惑:“如何,这镯内有何乾坤?”

    “里面只有一本书,除此之外一片荒芜”夏清和有些呆愣地说。

    此话一出,天倾老人也是一愣,随即惊疑道:“当真?”

    “当真,里面的确实有一本书,而且还有…与体内同源的气”

    “好啊!”天倾老人这下连胡须都不捋了,直接蹲在夏清和身前,用神识探向镯内。

    “咦——”天倾老人有些惊异,在他的神识探察下,发现这只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手镯,并无任何不同之处。

    天倾老人皱了皱眉略一思索,说道:“也好,这手镯定是认你为主,旁人探查不得,以后也免得人起些别的心思”。

    “不过,虽是如此也要小心,修炼之人一向心思颇多,手段层出不穷,从今以后你不可将手镯一事告诉任何人,在外也不可轻易暴露”,天倾老人神色严肃。

    “徒儿知道了,定不会在外人面前轻易泄露”,夏清和板着一张稚嫩的脸,颇为郑重地说道。

    她虽小,却自幼早慧,又打小便被师父养在身边,识文断字,熟读古籍,教习道理。是以她并不像寻常儿童般天真,一些道理她甚至比成人看的还要透彻。

    如今她虽初入修炼一途,但也明白这手镯的珍贵,自然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展现。

    “好,既然这手镯内蕴含混沌之气,你日后便借此修炼,要知道混沌之气可是天地初开时期才存在的,其中蕴含的能量非同一般,你以混沌之气修炼,日后同阶之内,定然再无敌手”

    。

    说到这天倾老人有些激动道:“这手镯内虽是一片荒芜,但定也是一方世界,你可现在进入熟悉一番,也可看看那一本书究竟为何物”。

    夏清和点头,心念一动便进入空间内,放远望去是一团灰雾,除却脚下光秃嶙峋的硬石便知剩下充裕的混沌之气了。

    接着夏清和被不远处的一本书吸引了目光,那书有些灰蒙,不过周身竟隐隐有灵气波动,夏清和一愣,有些惊讶地张嘴,她年纪虽小,却也熟读古籍,从未听闻一本书竟带有灵力波动。

    接着她上前去正打算翻开,谁知刚一碰到书,那书便立即化为道道金光钻入了脑中,随即夏清和便感到头中一阵刺痛,有些微慌,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席地打坐。

    空间内,夏清和脑中出现了许多内容,其中最显眼的便是开头带着古老气息的金色大字:“两仪出,乾坤定,两仪寂,阴阳易”。

    接着这两句话一消,余下的字逐渐显现:天地伊始,混沌初开,天地众人,以此修行,自此,群雄渐起。然,纵群英天赋高绝,入合道者万不存一…

    夏清和蹙了蹙眉,:“入合道者”,这是何意?

    空间外,天倾老人见夏清和许久不出,虽有些焦急但也明白空间不会伤主,自家徒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良久,空间内,夏清和睁开双眼,有些了然。

    这个手镯名两仪镯,本是太古之物,太古时期镯内自成一方世界,地广物丰,混沌之气充裕。不过如今镯内却是不见日月,无时间流动,地缩物乏,只剩一本两仪诀功法了。

    不错,刚刚钻入脑内的几道金光正是两仪诀,两仪诀自这片空间出现时便有了,经过数亿万年也不曾消失。

    想到这夏清和突然想到她在空间内呆的时间太久,师父估计早已心急,于是心念一动立刻出了空间。

    刚一出空间便看到天倾老人快步走过了来:“去了这么久,可有什么危险?”

    夏清和见师父如此着急,心中感动,安慰道:“师父,徒儿无事”。接着将空间内发生的事一一同师父说了。

    听完,天倾老人只是觉得今日发生了太多惊奇的事,他如今听到这件奇异的事,到是少了几分激动,多了几分震惊过后的麻木。

    不过,那本两仪诀竟能一出乾坤易,一寂阴阳逆,如此厉害的功法,在他的那个界面都是寥寥无几的。

    也好,他虽为徒弟准备了一套极好的功法,但此功法较之两仪诀还是逊色了不少,如今有这两仪诀倒是能助她走的更远,日后他也能放心。

    想到这,天倾老人对着夏清和说道:“你日后便修习两仪诀,兼炼丹之法”。

    “是。”夏清和颇为欣喜地答道。

    看着自家徒弟答应的如此干脆,天倾老人微微一笑,心中对以后的训练有了几分计划。

    而夏清和看着自家师父笑眯眯的模样,不知为何心底竟有些发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