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收徒
    西泽国,灵雾山

    首夏已至,灵雾山因着终年缭绕的白雾,使得原本酷热的暑气消散了几分。

    是夜,月暗星疏,树影横斜,灵雾山中静寂一片,山风轻拂,白雾渐散,但又很快聚拢,依旧同之前一般笼罩着山峦。

    倏的,一道白光划过夜空,又乍然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在白光消失的瞬间,灵雾山内幽寂清寒处一位白衣打坐的老者似有所感,蓦然睁开双眼,向灵雾山山外看去。

    这位老者身着素衣,须发皆白,但看向山外的双眼确是锐利通透,不见半分老态。

    忽的,老者眸光微动,接着足下轻移,俯身而起,在山林中穿梭而过,不过瞬息之间竟越过数百里,于灵雾山前飘然而至。

    老者看向不远处,白光消失的地方正躺着一个婴儿,那婴儿生的雪白粉嫩,眉间一点殷红的朱砂尤为醒目,虽躺在陌生之地却不哭不闹,眼底竟有几分好奇的神色。

    老者微惊,走上前去将婴儿抱起,婴儿看着眼前须发花白的老者,双眼轻眨,然后抬起自己的小胳膊,老者一愣,认为孩子与自己亲近,正欲将脸凑的近些,谁知却被这双小手一把抓住自己的胡须。

    接着这双小手的主人似乎有些疑惑又轻轻扯了两下,老者脸一黑,想着自己实力高强,又是一位八品炼丹师,被人尊为天倾老人,再大的人物都得给他三分薄面,今日却被一个小娃娃拽了胡须,真是稀奇。

    想到这天倾老人又朝怀中的婴儿看去,佯怒道:“你这女娃娃真是顽皮”。

    说完自己却哈哈大笑,捋着自己的胡须说道“虽是顽皮,确是孩童心性”。天倾老人眼角带笑,神色纵容。

    不过此时的天倾老人尚且不知,正是他这副纵容的姿态,才让以后的日子里,自己的胡须日日被“摧残”。

    接着天倾老人又向婴儿看去,见到眉间的朱砂一愣,喃喃道“这朱砂痣倒是有些奇异”。

    说着怀中的婴儿突然笑了起来,老者微愣,笑道“你这女娃娃倒是有趣,虽不知你的来历,但你我倒是有缘,我便收你为徒,今后便以师徒相称”。

    说着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须,也不管怀中婴儿尚在襁褓不通事理,见婴儿听见自己说完轻笑,便颇有几分得意地说“看来你也同意,女娃子有眼光有眼光”。说完又抬头捋须,哈哈一笑那模样竟似一个老顽童。

    笑罢,老者若有所思的道“你既已是我徒弟,又年纪尚幼不知自己身世,这姓名便由为师替你取”。

    话落天倾老人抬眼看向四周,说道“虽是已是夏日,但这灵雾山确是一片清和,不见暑热,我便为以夏为姓,以清和为名,取名夏清和”。

    夏清和,夏清和,天倾老人念叨了两句,哈哈一笑,抱着夏清和,用宽大的衣袖替自家小徒弟挡住夏日夜间略带凉意的风。

    随即身形一动,向山中跃去,此时若是有人在此,定会发现老者的速度较之之前慢了许多,想来是顾及怀中的年纪尚小的孩子。

    不过,天倾老人的速度虽慢了许多,但依旧不过须臾便跃过数里到了一处空地,天倾老人站定,手臂轻挥,只见原本空旷的地面便乍然出现一间竹楼,老者踏入其中,竹屋又乍然消失。

    若是有行家在此,定会惊讶,这处竹屋竟布有隐蔽阵法。

    要知道,阵法珍稀,云荒大陆也只有一些大家族才有一两部阵法书籍,而且阵法难学,向来只有天赋极高之人,才能跨过入门阶段稍有所成,是以这片大陆上阵法师极为难得,阵法大师更是凤毛麟角。

    而令这件竹屋所隐蔽的阵法,赫然是三品阵法师才有的手笔,若是传了出去定然震惊世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