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3章:博弈之道、万众一心
      在刘十八看不见的后背和衣杉间,沁出的丝丝冷汗,凝成颗颗汗珠,这会正顺着脊背往下淌咧!

    寥寥几句话,双方都在心理上,给对方施加引而不发的某种压力!

    而在旁观者眼中,则更代表着,一种主从之间的博弈!

    刘十八,真的很年轻,才三十多岁!

    一直以来,跟随他的众人,一直都没有从内心正儿八经的把他当做头儿!

    恐怕李二狗夫妇也是如此,他们不离不弃保护刘十八,更多是为了完成师公的遗愿吧?

    刘十八那个至今摸不着底细的爷爷,还有他们的亲爹李来富,死前应该对李二狗夫妇交代过什么机宜!

    所以,他们才不得不接受,保护刘十八的承诺!

    这种能轻易崩塌的承诺,若和眼前战国时代的武士愚忠来比较忠诚度,恐怕仍旧脆得不堪一击!

    在场的人,刘十八基本能保证,再不会有太大反复,至少不会有想要自个儿小命的人物……

    可刘十八需要的精彩,不仅仅是稳如泰山,他更需要的,或许是证明自己……

    为了证明自己是刘家合格传人,也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人,更是一个没证的考古学家,或者说,他是一个合格的摸金校尉!

    怀柔也好!压迫也罢!刘十八需要的是绝对的领导权,

    此时此地,为快速激发众人求生本能,燃起无穷的斗志,为了凝聚所有力量,在刘十八看来连哄带骗也仅仅是善意的手段,也不算多大的卑劣,

    因为,若环境没压力,众人齐心合力,底牌全出跟随刘十八也就是个笑话!

    所以!刘十八不满足!

    仅仅停留在字面上的领导权,在他看来更象一个笑话罢了!

    而这些平日不被深究的习惯,今天就开始品尝其中三味苦果了!

    刘十八,甚至可以肯定破阵必败,也意味着,他们这一行将没机会离开这个时代!

    简单的说,刘十八一行人哪儿也去不了……

    所以,刘十八必须给所有让一个无法回避的二选一选择题:要么当主公,要么就地挺尸算逑!

    …………………………

    刘十八,仍不紧不慢,缓缓向前走去!

    后背紧绷,其状态来自于刘十八的内心紧张!

    他,远没外表看起来惬意轻松!

    收复所有人死心塌地为己用,就在眼前势在必行!

    反之他们一行人将寸步难行!

    仅仅,看地底世界眼前的现行规模,和暗中笼罩其的风水大阵范围,刘十八暗自估摸自身实力,得出的结论是,靠他一个人无法破阵!

    而世事难料,假若破阵的时候,有意外出现呢?岂不是措手不及?

    没错!眼下看起来风平浪静,可谁也不能保证不会有突发情况!

    到那时候再来捉急,恐怕就晚了吧?

    刘十八对此地,有一种不详预感,他预感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不详的依据有两个来源,其一是他自身十修六盗中囊括的命师,运师,功德师,相师,所凝聚的预警特性!

    其二,则来源于隐藏在暗中游荡,且一声不吭的另一个伙伴对刘十八,发出的警告!

    这个伙伴恐怕才是除开别离之外,唯一对刘十八忠心耿耿的物种了!

    他是疑有哮天犬血脉的妖兽大黑狗山魅:老黑!

    在黑暗中摸黑前行,众人内心本身就绷得紧紧的且充满焦灼,更没太多心思去关注这条,老黑狗吧?

    在场的人,有几率关注到老黑踪影的,只可能是对老黑更熟悉的人,比如李二狗夫妇!

    老黑!就是刘十八最明显的援手或助力,甚至于武力!<

    br />

    ………………………………

    只因爆发后的老黑,其恐怖实力和形态,根本无法判定和评估其拥有的实力!

    比如,那个傻乎乎为刘十八去死的妖兽猪坚强,不就是爆发之后,实力爆表的典范?

    在另一个时空!

    没人能预料,仅猪坚强一人,在众人绝望最后一秒,将搅动全球格局的禅石之海最强王者茅一师徒,加上用茅山赶尸术驱赶的病毒变异体,绞杀一空!

    而最后,猪坚强为营救小主人刘十八,仅仅为刘十八多喘一口气,她依旧选择抛弃对她来说,更珍贵的生命和思想!

    猪坚强的选择是,拼死和通天教主死磕,最起码给刘十八拖一秒是一秒!

    最后的她,在众人震撼之下悍然赴死!

    既然有一个猪坚强创造出诸多的奇迹和不可能,所以难保不会有第二个猪坚强,比如善解人意的哮天犬:老黑!

    ……………………………………………………

    心思百转,脚迈轻快步伐,刘十八边行走,边在心底对苍天无声呐喊,同时还发动小脑,默默的数着数儿:

    “一、二、三……老东西,你咋特么还不认怂?”

    终于!刘十八走出不到十步的时候,身后传来老司机无奈的回应声:

    “一身所学恢复倒是恢复得七七八八,可劳资本质上,仍旧是个手艺人吧?

    听你调遣也不丢人对吧?可俺们要啥没啥,一没材料二没器具,总不会让俺从菊门里屙出一坨屎样,变成一碗喷香米饭来给泥表忠心吧……”

    围观众人,闻言也同时吐出一口粗气!

    同时,众人相互对视后,无奈捂嘴强忍笑意!

    最后,所有人翻翻眼皮,只能用歪瓜劣枣般的微笑,来暗中鄙视看起来挺硬气的老司机……

    “来得好!”

    刘十八闻言脚步一顿,心中狂喜,暗道来得好!

    老司机你,还是服软了?

    否则,完全可以糊弄刘十八几句,完事儿……

    “呼……”

    刘十八心头,眼前最大那块石头最终落地!

    他这才悄然抬起左手,一把将额头清晰可见的冷汗,撸个干干净净!

    老司机,就是一个最不安定的因素,他若是嘴里不认怂,就代表他是个火药罐子!

    刘十八,才不得不用生死为筹码,以言语激将来威逼老司机!

    只有,将这老东西逼到没路走!生死两重天的地步,才有可能得到其敞开心中所想、所藏!

    试想这位老司机汤臣,本是刘十八的故人赵丽珠,和落魄房地产商,汤灿之子!

    他有一个神秘分身,机缘巧合下竟穿过某种时空缝隙,摇身一变扑腾到万年前,离奇的成就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