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1章:出人意料的人、复苏?
      这座地下城之内虚实不明,而我们这些人,俱步步危机,要慎重!

    大家伙先喘口气稍事休息,不要小看城内这些残破街道,说不定残砖断瓦后面,还潜伏着我不知道的危机。”

    “锵!”

    对刘十八这句话,所有人都无条件信任,轻手轻脚的大秦亲卫同时抽刀警戒,严阵以待。

    在他的话声回音没完全消失之前,刘十八一行人表面的态度却转变了。

    刘十八的小团队此时依旧还算团结,所具有惊惧,散漫,恐惧,疑惑等等的负面情绪,被瞬间驱散,

    一席说辞,不光能提升众人团结一致的意识,更激发了更强硬的临战姿态。”

    危机,几乎无处不在!

    一般人在面临危机的时候,不外乎两种应对姿态,其一是随波逐流,听之任之;其二是绝地反击,用自身力量来应对危机,或化解危机。

    很不巧,经历过许多诡异破事儿的刘十八,偏偏属于第二种人,他不会带着队伍退出这个充满未知的领域,他需要挑战……

    刘十八驻足回望十字街口的人形,最后回头对严阵以待的蒙天放等亲卫轻声道:

    “冥冥中,我预感刚才那家伙尤其危险,天放你若是再万前走几步更靠近他,让他感受到威胁,那么他很可能对你展开攻击。”

    一众亲卫兵闻言,俱面部表情,可眼珠却都看向蒙天放……

    “那咋办?总不能干等吧。”

    蒙天放看看周围四十名持刀的下属,哭笑不得之下,抖了抖手中整戈待发的马槊,看着刘十八疑惑问了一句,然后又自顾自的咬牙建议道:

    “那么咱们就以不变应万变,就选择以静制动也不是不行。

    再不济,打不过还可以跑吧?打不赢难道还跑不赢?”

    刘十八冷冷一笑解释道:

    “能跑的确是办法,可索兰塔,别离,老司机,李二狗和翠花咋办?他们的实力还有待恢复。

    还有老黑,也不知道这会晃悠到哪儿去了,闹心……”

    说着说着,刘十八脑袋往后一扭,看向来时弄破大洞那一扇城墙,嘴里咕哝道:

    “怎么还没来呢?”

    蒙天放面带不接,歪着脑袋瞪着刘十八问道:

    “头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俺?神神道道的是否在等什么人?”

    说罢,蒙天放缳首到处看了一圈,又看着刘十八补充道:

    “没人留在地面了吧?咱们的人,都到齐了!没人落在地面和攻城的曰本人死磕……”

    “呵呵!”

    刘十八诡异的一笑,轻声在蒙天放耳边道:

    “不……还有一个我预先留下的棋子,我等着他给我带来一个,令我下定决心的消息……”

    “啊?”

    蒙天放一惊,抬头看着刘十八似笑非笑的脸,说不出话来。

    的确,蒙天放绞尽脑汁左思右想,也猜不出来刘十八这个心目中的棋子,特么是谁?

    这时,不远处传来李二狗的声音:

    “十八,你和蒙天放在磨叽啥呢?咱们耗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也不是个办法吧?”

    随后,又传来老司机的附和声:

    “没错!是死是活咱们都认了,给个痛快也不失为一个解脱,劳资也活够了……”

    听到这,蒙天放狞声道:

    “头儿!管那人形物件是啥玩意,俺带人上去一顿乱刀,就算他是将臣之躯又咋地?

    趁着他不清醒王士之状态,一举将他劈碎完事,咱们继续往前走咱们的,就算走到头仍旧是绝路,咱们也认了。”

    不得不说,刘十八也觉得蒙天放这套路,在眼前的黑暗世界中,

    ,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生死之道,谁拦着路,就干掉谁!

    “先等等!”

    一番权衡斟酌,从刘十八嘴里冒出来的却还是暂缓使用武力:

    “这地方很诡异,特别是那块石碑,上书阿房宫,这就表明此地和华夏有莫大联系。

    更大的可能,是那人形是挖掘建造此地的人,留下驻守这个地底阿房宫的不死护卫,说不定也是华夏一脉咧?”

    蒙天放眨巴着眼珠儿,竟感觉无言以对……

    刘十八和蒙天放身后,传来环夫人插嘴的声音:

    “奴家倒觉得!刘十八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蒙天放扭头,不耐烦道:

    “何解?”

    “咯咯咯……”

    环夫人娇嗔的翻着眼皮,白了不解风情的蒙天放一眼,娇笑道:

    “石碑上书阿房宫,是如假包换的华夏隶书字体,你再看看古城周围,环绕中间宫殿的庞大街道群,其建筑风格明显和华夏一体,假如能交流的话,动武则是下下策……

    刘十八眼皮一抖,盯着环夫人冷声道:

    “你的意思是,应该试着和那人形家伙交流一下?试试……”

    “你是头儿!你决定……”

    环夫人说话只说了一半,然后翩翩转身,扭着紧致的小翘臀,一步三摇就这么走了……

    “造……”

    “靠……”

    刘十八和蒙天放,两人的眼珠同时从某地方,艰难收回,又同时从嘴里喷出一个脏字。

    字不同,可两个男人张口刹那,表达的意思却一样!

    在女人面前,只要是男人就不会畏惧退缩,这也不知道是啥病根,地球上从来没人治好过这古怪的毛病!

    也有人给这毛病起了个名儿,叫:鲶鱼效应!

    “俺来!俺去试试这家伙的深浅……”

    蒙天放往前踏出一步,大义凌然道。

    刘十八面带复杂,也同时往前走一步,双眼淡然看着蒙天放道:

    “退后!我来。”

    “你是头,你说了算!俺一定保护好其他人。”

    蒙天放狡黠一笑,拎着马槊缓缓后退。

    “哗哗哗……”

    寂静空间内,刘十八脚步声异常的刺耳,想来是故意摩擦出的巨大噪音。

    他要在一定的距离上,先惊动这家伙,然后……

    几个呼吸之后,刘十八背着双手,脊背却不为人知的冒着丝丝冷汗,站到那一团漆黑的人影面前。

    “看着我……”

    很突然的,刘十八从胸腔内发出一声爆喝。

    “刷……”

    一双精光四射的金色眸子,突然张开,带着冷芒凝视着刘十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