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9章:四两杀千金、一巧镇四凶
    “拳打南山猛虎?”

    蒙天放抠着脑门,他实在没弄懂这句话深奥的含义。

    虽然蒙天放和他的四十六名大秦死士,是秦岭的活死人出身,可他并不傻!

    试问一个傻子,能在一统华夏七国,风头和实力双双无两的大秦帝国,当上秦始皇的御前侍卫中郎将么?

    问一百次,也只有一个答案:不能!

    “喔……”

    刘十八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暗道疏忽了。那时的大秦并无江湖。

    所以江湖切口,更等于零!

    “你把它当成口诀一步一步来破关!基本没问题了……”

    刘十八伸手,轻轻拍了拍蒙天放的肩膀,示意安慰他并不傻。

    “拳打南山猛虎!是口诀的第一步?”

    蒙天放萌头萌脑,鼓着眼珠问道。

    刘十八捏着鼻子忍住笑意,附耳蒙天放面授机宜:

    “没错!你看这门黑漆漆的是不?但还是能依稀瞧见门缝,还有门环的印记。”

    “没错!有印记……”

    蒙天放肯定了点点头。

    “好!咱们一行人,目前你就力气最大,那么集中你全身力道,将此门当成迎面猛虎,给他鼻梁骨来一拳,懂了?”

    刘十八很有耐心,细致的给蒙天放解释,这是一种极为另类的破解墓道墓门的法门。

    它几乎脱离了,刘十八的所有已知风水玄学,寻龙点穴等偏门邪说中关于盗墓类似的摸金手法。

    野田城的地底深宫,其破门之法应该解释为来之于江湖,则化解于江湖。

    它不同于其他普通方法,什么人点烛,鬼点灯,女子入墓禁蹲尿,人手一把白糯米,嘴衔黑驴蹄儿之类折腾煞笔却依旧无效的鬼主意。

    这种不被人查验的方式,只能忽悠外行小白菜,真到了大墓里面你瞅瞅,那一片儿不是方石摞条石,一砖一瓦钢顶钢,?

    这还不算,到了棺椁这一块,还得外加底灰,木炭,三合土,大黄纸、小白布、鲜绸缎百般缠绕,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叠叠……

    小匕首,瘪板斧,张小泉的小剪,哪怕合金钢锻造的组合工兵铲,你全带进了大墓之内,恐怕都是瞎忙活!

    活该你打不开的地界,哪怕你所有工具都折腾豁口了,也一样打不开!

    破解墓门墓道,其关键无非一个“巧”字!

    四两拨千金,一巧降四凶!

    ……………………

    “给门框上门环的地方,好比人的鼻梁骨这儿,对!就是这儿来一拳,懂了?”

    刘十八举着手电,照射在蒙天放即将发力的那个点,伸手指点着。

    “懂了!头儿你闪一边,俺搭个把式好发力。”

    蒙天放后退几步,开始卷袖子,看样子要出死力,狠狠大干一场,来显示强大武力。

    尤其是队伍里面,刚才无端端的多出两新人,这时候不露一手震撼妥妥新人,还等啥时候显摆一把下马威?

    可是,没等刘十八退开,也没等到蒙天放拉架势,就听一个男子平静的声音响起:

    “这点小事,不必麻烦蒙将军了,让属下代劳吧!”

    刘十八,蒙天放,以及身边所有听见这段话的人都扭头看去,说话的是新加入的上杉景虎。

    “轰!”

    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见上杉景虎闪身一步上前,一个漂亮前滚翻跃起,在空中翻滚后顺势下劈一个直腿。

    轰一声巨响之后,上杉景虎一击而中,且带着悠长回音,直接击打在刘十八指明的那个门环中间。

    击中门环中间,显示为猛虎之相部位的,是上杉景虎右脚的脚后跟。

    “咯咯咯!”

    “嘎吱……”

    厚重的黑色城门,也可以说是墓门,先发出连串艰难抖动,掉落一层灰尘,紧接着发出一声响动竟然缓缓的打开了!

    “你?”

    蒙天放直接懵逼了,愣愣挤出一个字后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李二狗夫妇眸中带着异色,瞅着上杉景虎……

    索拉纳和老司机,则张大嘴,如同蒙天放一般懵逼……

    只有环夫人风轻云淡,好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般,转过头死死的盯着众人来时的方向,一动不动!

    其余的四十六名大秦死士,则固守自己的职责,抬着担架上昏睡中的别离,团团护卫寸步不离,面无表情!

    一切的一切,都在上杉景虎发出惊艳的一脚重击叩门之后。

    此时,众人心底除开刘十八之外,都只有一个想法:实力爆表!

    刘十八呢?他当然也有想法,可恰恰和实力无关……

    眯着眼,直直的盯着上杉景虎,刘十八的心底泛起的惊疑不定,何止是惊涛骇浪四个字能描述的……

    其他人有没有注意他不知道,但刘十八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个上杉景虎在请示,由他来完成这一击之时,说了一句话:

    “这点小事,不必麻烦蒙将军了,让属下代劳吧!”

    这句话,从里到外都没什么逾越的,也没有什么毛病可挑剔,一个新人自告奋勇的做做力气活,这无可厚非!

    从奴隶到将军,从侧近到亲近,从亲近到亲信,一个有首领的团队,这是一个甄别亲疏的必要过程……

    可对于刘十八来说,这句话的重点则是表达的语言

    这句话,上杉景虎不是用“哈依!”“嗦嘎!”“阿里阿多!”“高闸以马斯!”等诸人耳熟能详的岛国鸟语表达的。

    他用的是纯正的华夏语国语!

    ……………………

    这个被差点忽略的小插曲,刘十八发现了,但是他不肯定其他人也发现了。

    几分钟的沉默之后,漆黑裂缝的木门边,响起蒙天放略显尴尬的干笑:

    “干!没想到咱们队伍里,又多了一个高手,今后的力气活,多个人分担也挺好!”

    “啧啧!这小曰本好强的腿脚功夫。”

    李二狗夫妇对视一眼,也点头赞同。

    索兰塔和老司机没发表意见,但他们的目光表明两人关注的焦点,在那扇打开的门内……

    “老黑,提前我们一天进来探路,到眼下和我们失联已经超过三天,不能再墨迹了。

    蒙天放为刀刃,带十名亲卫打头缓行探路,索兰塔带二十名亲卫殿后。

    其余人护卫别离中间随行,上杉景虎和柳生静云不离我左右,走……”

    刘十八眯着眼,深深注视面不改色的上杉景虎一眼,抬起手边说,边将手往下重重一挥!

    路过上杉景虎身边刹那,刘十八用只有二人能听见的声调附耳道:

    “适当时候,我需要你给一个合理解释!”

    上杉景虎微叩首,喉咙内崩出细微闷哼:

    “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