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5章:出路和契机、将臣
    “没错!深沟下面堆砌的腐朽尸骨,依照先前那股阴寒气息的冷冽程度来判断,肯定是活葬无疑……”

    刘十八肯定的点点头,又伸手拍了拍李二狗的肩膀。

    “哦?”

    李二狗狐疑的看着刘十八,面上浮现的是满脸不信。

    “没亲眼看到的事儿,就算有把握也不能轻易决定吧?”

    李二狗果然开始质疑。

    刘十八挠挠头,刚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辩解,便被李二狗的问话,再次打断:

    “十八,你在担心二狗叔下去之后,可能上不来,是不?”

    “哪能呢,其实我真的肯定,下面就是活葬尸坑,否则哪来这么大的阴冷怨气?”

    刘十八平淡的解释着,这话并没有信口雌黄,而是真话。

    “好!”

    李二狗咧嘴一笑,眼中却精芒一闪,指着黑暗中的几乎看不到底的深沟,古怪道:

    “假如不下去,这么宽的深沟,咋过呢?”

    “呵呵!”

    刘十八嘻嘻一笑,摇晃着手电看着潮湿的甬道地表,头也不抬叫道:

    “索兰塔,找前进的口子,靠你了。”

    “啥?靠他?别路没见着,还把咱都带进某个又必杀手段的机关里去咯。”

    李二狗,明显瞧不起索兰塔。

    在他记忆中,寻墓探路,辨风水奇门必须是摸金校尉或盗墓贼的看家本事。

    “二狗叔,咱们静观其变吧。”

    刘十八无可奈何之下,只有拉了刘十八一把。

    “上帝!米斯特二狗,你太瞧不起人了。”

    索兰塔一步三摇晃悠过来,顺势把手里的宝贝三八步枪,塞到刘十八怀里。

    “帮我照明,尤其是脚下。”

    索兰塔得意洋洋,沿着甬道坑壁来回走了几遍之后,低声让刘十八帮他照明。

    而索兰塔自己,则把分给他的手电小心翼翼的关闭,收回裤子口袋之后,还不忘将口袋口子,死死扎紧。

    接着,索兰塔一把扑到地上,眯着眼爬来爬去,眼睫毛几乎贴地……

    “造!和一只大哈巴狗儿一样,大洋狗果然块头够大……”

    看着索兰塔到处嗅的动作,李二狗仍旧没留一丝口德。

    可话一说完,他却醒过来,霎时明白索兰塔,到底要干啥……

    “十八!这家伙在干啥子?俺看他根本就没找路是吧?

    他是在找俺家堂客,翠花是不是?还有那傻狗老黑。”

    李二狗几步走到,给索兰塔专心打手电的刘十八侧面问道,

    “嗯!是的”

    刘十八干笑一声,指着深沟穹顶和甬道侧面的穹顶道,补充道:

    “前方一眼看去就知道无路,可我们又没看见老黑和翠花婶,总不会飞天遁地了吧……”

    李二狗咬着牙,头也不回怒道:

    “索兰塔,你赶紧站起来别当狗,地上绝对没有出路,路在上边……

    你听俺的,直接在甬道顶部一寸一寸摸过去,必有所得。”

    索兰塔站起来,迷惑的眼神看向李二狗,鼓着眼珠问道:

    “摸什么老头?难道——是电动闸门?”

    “不!找翠花留下的痕迹,尤其是绳子扎口一类……”

    李二狗伸手比划着。

    索兰塔一下就回忆起来,那个叫翠花的漂亮女人,还耍得一手好弓术。

    “说是找绳子,其实就是找她张弓搭箭的射击点。

    一箭——射到对面甬道某点,然后轻盈的横跨深沟刷的划过去,没错,就是这样!”

    索兰塔自言自语,手舞足蹈哼着小曲,又拿出舍不得耗电的手压式电筒,跑到深沟边沿着边框,缓缓摸索着。

    “咱们歇会!喝点水。”

    见索兰塔忙乎,刘十八招呼一直挺警觉的蒙天放,又拉着李二狗,三人席地歇口气。

    “咕噜噜……”

    拿着背包里的水壶,刘十八猛灌两口水,然后将水壶顺手递给了蒙天放。

    “俺不渴!”

    蒙天放接过水壶,反手递给李二狗,而他自己则盯着刘十八,古怪问道:

    “头儿!俺刚才突然想到一个症结,你说翠花是射箭打桩过去的,我信!

    可咱们进来,不就是找那条水牛般壮硕的黑狗么,你难道忘了?

    俺就奇怪,它四条腿儿没爪黑灯瞎火,咋过深沟咧?”

    哼!老黑是什么物种?能以常理推断么?

    蒙天放和老黑接触得少,不清楚不奇怪!

    他不知道,老黑这家伙一开始就被视作山魅,如今又疑似上古谛听的坑爹物种,有多么妖孽……

    “别想歪了!老黑肯定一纵身就跳下深沟,然后沿着坑底,越过那些尸骨爬上对面。”

    刘十八心里在冷笑的时候,李二狗插嘴说道。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

    刘十八绝对认可李二狗的说法。

    蒙天放点点头,接过李二狗递来的水壶狂饮几口,放下水壶的时候,他竟又产生了新问题……

    “头儿!这野田城才屁大点地界,为什么这里有一座和始皇帝同时期的地宫咧?

    难道,真如你所说,这儿也入殓了一位帝王?

    看沟内累累尸骨,还有刚才撒尿之后冲天而起,吸食阳气的怨气,俺就奇怪了……”

    刘十八瞪着蒙天放,扭头看了看仍旧在上下找寻飞梭的索兰塔一眼,心不在焉应道:

    “谁知道呢,说这里有帝王入殓恐怕不见得,但肯定这地方和秦朝有关,和徐福老头有关系。”

    “嘿嘿!”

    蒙天放哈哈一笑,附和道:

    “是啊!就算不是皇帝也差不多了,能宰千万活人陪葬,足见不凡。

    假如这里面有僵尸,定凶悍无比,这么多年没人和它抢食怨气,吃好喝好能不强么。”

    刘十八听到这,心头一动,视线却凝固了……

    李二狗也点头附和:

    “坑底的尸骨怕也有数千年,真难说有没有啥不干净的玩意——难说!

    要是真和僵尸类似的东西,可能不亚于华夏的将臣实力吧?咱们得当心才是。”

    “哗哗!”

    没等李二狗说完,刘十八便一咕噜站起来,冲不慌不忙找出路的索兰塔,焦急问道:

    “还没找到?”

    “没摸到任何凸凹,更别说绳子……”

    索拉纳探头看着穹顶,口气很失望。

    “十八!心急吃不得热乎,别慌!”

    李二狗拉了拉刘十八裤脚劝道。

    “不慌才怪!二狗叔你也不想想,眼下咱们有啥资本和僵尸对抗?

    更别说尸王将臣了,要是碰见翠花和老黑就完了,恐怕被吃得渣都不剩了,哪来活路哟?”

    刘十八低头看着李二狗,无奈叹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