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9章:有大机缘者,必跌遍大坑!
    “邪气入体,无可救药?”

    索兰塔和蒙天放两人对视一眼,相顾失色!

    “索兰塔!相处了不短时间了,老叫你名儿总觉得亏本,今儿起俺就叫你老索吧!

    你记住我今儿个说的话,离地三尺有邪灵。若是一个人落了单,必须慎重往前踏出每一步……”

    刘十八往前踏出两步,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着,轻轻拍拍索兰塔的肩膀。

    “咳!上帝,请救救我……”

    索兰塔浑身一抖,刹时面无人色。

    刘十八的目光扭转,看向身侧警戒的蒙天放,就着微弱的一丝手电余光,同样叮嘱道:

    “天放,你也是!捡回一条命来不容易,珍惜一些!

    虽说你勇冠三军,武道恢复最快,能在战国一力降十会,可有些东西,靠蛮力肯定无法解决。

    你记住我的话,遇到一些不可力敌的邪门状况,不妨换个思路试试。”

    “头儿!俺记住了。”

    蒙天放,也不知该对刘十八说啥,少言寡语的他最后瘪嘴蹦出一句道:

    “俺记得,主公你,还欠我一个承诺……”

    “嗯?”

    刘十八一愣,接着皱眉稍许,闭眼回忆秦岭的点点滴滴,最后回应道:

    “你说的是冬儿?在另一个世界的月球背面,掩埋着一艘数亿年历史的宇宙飞艇?据说秦始皇陪葬的一些人蛹,就在那艘飞船上……

    我记得,孙铁树和……和玉漱,对我解释过,说那是未来的苏兰星际联盟,派遣出的其中一艘探索者飞船。”

    蒙天放咬咬牙,最后硬着脖子问道:

    “没错!可头儿你答应过我,只要俺们这一队死士跟随你,你就带俺去月球找到封禁冬儿的陶俑!

    那么俺问问,头儿你号称一言九鼎,啥时候兑现……”

    黑暗中,刘十八表情逐渐凝固,眼眶也禁不住有些湿润……

    他答应的事儿,又何止蒙天放的冬儿这一件?

    他还答应过通天教主,照顾他爹汤文灿,还有他本体老司机,更要宰了德川家康……

    他还答应赵丽珠,要照顾她和汤文灿的孩子……

    他还答应过临死的爷爷刘十六,一定不放弃每一个求生机会……

    他还答应过华夏总统,要给华夏留点种子……

    他还答应过宁敏儿,一定要找到她!

    他还答应过别离,永远不抛弃,不放弃!

    他还答应过路小林,要回核桃沟看看……

    他还答应过老曰本,要把永动机搬上那艘星际探索者飞船……

    林林总总,刘十八答应的事多得数不清……

    可眼下,他一件都没完成!

    可也不能说,刘十八没兑现承诺,因为现实不允许对吧?

    眼下大家伙都在战国吃瘪咧,咋整?

    “呼!”

    平复了一下纷乱的记忆,刘十八喘息一口粗气,对蒙天放淡淡说道:

    “眼下,恕我无法兑现!”

    “嗯!”

    蒙天放闷着脑袋应一声,似心有不甘又补充问道:

    “没有一个期限……”

    “不!肯定有个期限!”

    刘十八嘴角一翘,伸出手扶着蒙天放的手臂,补充应道:

    “我咽气之前办到,中不?”

    蒙天放憋着嘴,不屑的挑着眉头,开玩笑道:

    “中个屁啊中?俺是关中老秦人,最喜欢呵字……呵呵!

    你知道为啥?因为关中秦王的祖先是养马人,只会赶马……呵呵呵!

    俺最见不得的就是楚地一带的人,满口中中中……其实,中得越响亮的人,满口全是骗人鬼话!

    俺也看了一些典籍,那夺取大秦天下的沛县刘季,不就是中你一脸的典型……”

    刘十八听得瞠目结舌,他没想到,一向脑子以木讷而著称的蒙天放,竟然洋洋洒洒开口就是数千字……

    可是,这怎么听着就不对味呢?

    楚地?古楚地,刘季故乡中啊中,不正是古华夏的河、南境内?

    刘十八自己,就是蒙天放形容的满口中不中?

    “俺没说你!”

    最后,没等刘十八发火,意会的蒙天放自己找台阶下去了。

    哭笑不得的刘十八,气得一把揪住蒙天放胳膊内圈的一坨肉,用力一扭!

    “咯……”

    比自己的小胳膊小腿,至少要壮硕两三个圈儿的臂膀,竟比自己手指头还要硬?

    刘十八倒抽一口凉气,忍不住赞道:

    “啧啧!好家伙,天放,你这一身好膘……”

    “主公,噗……莫不是在这小岛关久了?”

    蒙天放嘴一歪,闻言差点栽到地上,吐血三升!

    什么时候了,还在东摸西摸?好男风?

    关久了,不近女人,情有可原,能原谅……

    “主公!你的小身板,恐怕消受不起俺这身肉吧”

    蒙天放的脑洞,也瞬间打开……

    “混账?”

    刘十八也瞬间脑抽,大脑充血,气急道:

    “俺说的是!你这身板满身的阳气,若是离地三尺有邪灵,那么第一个就来吸附你这一身肉了……”

    蒙天放也脑子犯晕,可话已出口收不回,只得嘿嘿赔笑道:

    “我说的是,切磋……武道……”

    特么的,脑憨,越描越黑!

    最后,刘十八板着脸突然厉声低吼:

    “相信我说的话,这不是玩笑!”

    蒙天放,索兰塔,李二狗,都回身静静看着刘十八……

    岂知,刘十八一双眸子却死死的盯着索兰塔和蒙天放,说完这一句便抿着嘴唇,不再多言……

    “哎!”

    李二狗,则耷拉在小队最后殿后,除了叹息便一言不发。

    索兰塔咬着牙关,嘴唇张开仿佛又想蹦出一个上帝卖糕,可咬了一口下唇之后,还是把上帝吞回肚子!

    和索兰塔比较,蒙天放则沉稳多了,眼神平静无波,颇有其祖先蒙毅的大将风度!

    可刘十八,则将蒙天放的这种难得的沉稳,直接归纳到“没文化”这一个大类人群中!

    暗无天日两千年,不管和啥时代的富尔爹拼爹,蒙天放都属于脱节的范畴。

    一梦接近两千年,蒙天放和那四十六个士兵,除了装沉默和杀人之外,真不知还有啥特长?

    他俩,说实话活得真特么:憋屈!

    别看在战国时代这旮旯,他两人模狗样儿威风十足,而实际上却过得懵懵懂懂,不知所谓……

    不过,在行家刘十八的眼里,这两人也能描述成:福祸两厢依!

    有大机缘者,必跌遍大坑!

    三尺坟头冒青烟,逆天改命的事儿,刘十八见过!

    …………………………………………………………

    后面,连着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