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4章:不动如山、十面埋伏
    刘十八听完这句,呆了一呆,情不自禁的又一巴掌拍在出浦盛清肩上。

    “嘶!”

    出浦盛清呲牙咧嘴,一副掐媚摸样。

    得到称赞,出浦盛清大喜过望,忙凑近了一些,带着诡异笑脸凑近刘十八耳边,用更小的声音嘀咕道:

    “这两位,最后竟然在研究本愿寺的风水好不好,木料是否上乘……

    属下思量了半天,最后也难以理解其中的意境!”

    刘十八大惊失色,呐呐道:

    “本能寺,提前这么多年?”

    出浦盛清你理解或不理解,刘十八才不会在意!

    他在意的是这个明智光秀,又是什么人呢?

    难道,也是和自己一样,甚至和家康一样,感到余额不足?

    这两个绝对有猫腻,刘十八百分之百肯定了……

    竟可以提前那么久,就在和德川家康暗中商议,那场震惊整个九州岛,影响其历史走向的:本能寺之变!

    本能寺之变,离刘十八眼下所处的年头,还有很远一段时间……

    可是,这两位神秘的德川家康和明智光秀,却提前六七年就开始谋划此事,这不科学……

    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迫不及待呢?

    难道,是因为野田城之战的惨败,让家康感到自己余额不足?

    一切的谜团,另刘十八的脑子,有点混乱起来……

    …………………………

    就这么混混沌沌,刘十八和出浦盛清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城主府天守阁!

    出浦盛清依言隐去身形出门打探野田城周边势态,刘十八则刚坐下,门口传来蒙天放的禀报声:

    “主公!尼子经久大人和马场信房大人,到了!”

    “有请!”

    刘十八皱起的眉头,强行舒缓下来。

    瞬间,刘十八咧嘴后面皮扭曲,竟堆砌起满脸灿烂的笑意,没看见他前一秒表情的人,还以为他今儿个很高兴,满屋子阳光和煦……

    可实际上,满肚的腹黑阴招!

    这一幕小插曲,看得蒙天放暗暗叹息摇头,嘀咕道:

    “书生的特长,就是两面三刀……”

    “咚咚咚!”

    “咚咚咚……”

    随着两道脚步一前一后逼近天守阁,门口出现两名武田旧臣。

    一名是德高望重的前笔头家老,如今的八王议政大臣中的,首席家老马场信房,任职武田家族:总务大人!

    落后马场信房三步远的,是尼子经久,原是野田城守备。

    可如今,尼子经久的属下,却突然多出扎扎实实三千武田领抽调的青壮足轻,一番编练和枪支集训可把他累坏了,也高兴坏了……

    骤然多出三千兵马,他毫无疑问的得升官啊!

    眼下主公召见,岂不是恰到好处?所以尼子经久还没进门,脸上就洋溢着浓浓笑意。

    ……………………

    刘十八,呼吸渐渐平稳,神态从焦虑恢复到冷漠,淡淡抬眼看去……

    这两位,应该是刘十八留在野田城内,武田家绝对和自己一条船几人中的两人!

    尤其是马场老头深得刘十八心意!

    可这么说,武田家除开刘十八之外,就属马场信房老头,集军、政、农商、三权于一身。

    乃是正儿八经的实权人物,可这老头子死心眼,他什么都不要,只要让武田家的马蹄印挂在京都皇宫之内,让武田家武运长久,就完事……

    而刘十八却明白,自己实际掌控的,只有野田城编练的三千征调的家臣兵,加上毛利胜永带走那一万常备军,且还分兵五路!

    总数一万三千人,这就是刘十八手里的全部力量。

    当然,若是加上老司机研制的新式武器可以装列军队的话,肯定另算……

    “主公!”

    尼子经久和马场信房,同时在三米外跪拜,神态各异!

    刘十八站起来,往前走几步浮起马场信房,含笑道:

    “信房大人免礼,今后不必如此,快快请坐。”

    “哈!”

    马场信房看一眼刘十八,沉默坐下不语。

    刘十八嘴角一瘪,转头看向尼子经久笑道:

    “尼子经久,先恭喜你升任侍大将,同时担任野田城的城主兼守备。

    原二百守备足轻,加武田领地抽调的三千足轻,全部调配给你使用。

    请,务必好好训练众军枪法和军令,以应对武田家,即将到来的风雨激战……”

    “哈?”

    “哈哈……属下,臣下!”

    尼子经久先一呆,接着满脸的不知所措,口吃又结巴!

    惊喜,虽然有了预兆,可还是令人振奋狂喜!

    “哈!臣尼子经久,谢主公!”

    最后,尼子经久还是只有这一句废话。

    马场信房斜着眼瞅着刘十八和尼子经久,闻言却皱眉后,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笑道:

    “风雨激战,臣下怎么不知道呢?不知战从何来?”

    刘十八无言,却直起腰缓步走到天守阁,朝野田城外雾蒙蒙的荒野看去。

    尼子经久和马场信房对视一眼,相携随刘十八一左一右,也朝远处看去。

    “看四周!”

    刘十八挥手一指,大笑道:

    “八方豪杰,十面埋伏!九州有数大名,齐聚野田城。

    他们想,将武田家一战而定,永绝后患。”

    尼子经久闻言张大嘴,合不拢……

    马场信房却面不改色,轻笑道:

    “人心即是城池,人心在则城不失!”

    刘十八轻叹一声,表情凝固轻叹道:

    “正所谓!此一战武田家不动如山……”

    蒙天放,持刀站在刘十八身后,闷闷的看着某人使腹黑套路……

    ……………………

    “主公!老臣就职武田家总务以来,你从未烦过臣下……”

    马场信房,果然人老成精,一眼看到关键。

    尼子经久这会也清醒回神,忙问道:

    “武田家什么时候,竟变出那么多敌人?

    岂不是成了四战之敌,全九州有数大名齐聚?太瞧得起武田家了吧,这不可能……”

    “闭嘴!”

    马场信房扭头瞪了尼子经久一眼,大吼道。

    “吓……”

    尼子经久吓得跪下,茫然的看着刘十八和马场信房,不明所以。

    刘十八则暗赞一声:

    “老将之威!”

    马场信房凝视着刘十八,淡淡道:

    “主公,但有吩咐?老臣当在所不辞,死而后已。”

    尼子经久也正经跪好,大声道:

    “为武田家,尼子经久决意为主公尽忠!”

    “好!”

    刘十八听了这两人的说辞,诡异的没感动,也没笑意,更没欢欣……

    看着远处,刘十八仅淡淡笑道:

    “我离开一段时间,去办一件很重要的事,事关武田家存亡。

    两位请带人守好野田城,这里是我们新式武器铸造的根基所在,不容有失。”

    记住,不管坚守多久,也不可投城,一定要守护好这城,等我返回……”

    马场信房面无表情,双目却精光一闪,轻轻点点应道:

    “好!”

    ……………………

    时间充足的话,晚上再来一章。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