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9章:杀千刀,千年裹脚布
    光秃秃的乱石堆中间,却竖着一棵两三人环抱周全的大树。

    树是槐树,而在树背后也有一块大青石,乍一看没什么,但仔细看就会发现,石头前面侧躺着一条大黑狗老黑!

    老黑,这会倒是恢复了那股凶悍体型,静静的躺在石头前一动不动。

    但,老黑的那双狗耳朵,却没停下,顺着铁钎深深的扎入地表,老黑耳尖就会轻轻的一抖,然后换个方向换个人。

    “十八!有你的。论听力还有谁比老黑更厉害呢。”

    一瞬间,李二狗夫妇便明白源头是什么。

    深入地底接近三米的探针,不管是碰到积压层也好,夯土层也罢,人类肯定无能为力。

    但有一个例外,通人情味的老黑,绝对能分辨出其中微小差距!

    “果然!也只有谛听这传说中的玩意,才能听出其中细微差距。”

    李二狗摸着胡须,微微点头。

    “我不信!”

    刘十八和李二狗身后,传来不信邪的声音。

    说话的人是索兰塔!

    这家伙果然异于常人,话没落地就一咕噜趴到地面,拿着一根不知从哪弄来的青竹,放到一个已经探测过去的空洞里,侧头贴泥地将右耳对准,眯着眼装腔作势……

    “你行不行?”

    “呵呵?”

    刘十八,李二狗,翠花三人笑吟吟看着啃土的索兰塔。

    “卖膏的!听得好像肚子饿了,全是砰砰闷响。”

    良久,索兰塔才爬起来,双手一拍骂上帝一句卖米糕的,便不再胡搅蛮缠。

    ……………………

    就这样,刘十八一行人,沿着前面几十个打探针的亲卫,一路缓缓边勘察边挪动。

    眨眼,天就黑了下来!

    可众人始终没有等到报喜的声音,不免有点遗憾!

    刘十八皱皱眉头,挥挥手叫到:

    “老黑!今天就到这,先回了明早再来。”

    说罢,刘十八扭头看向混迹在亲卫中间,在到处刨土发财的蒙天放笑骂道:

    “天放?收工了收工了,今天算了明日再来吧。”

    “哦?”

    蒙天放趴在地面,正把耳朵贴着一个鸡蛋大的探洞碰运气,冷不防刘十八一声吆喝,将他吓一跳。

    “哦个屁啊!明儿再来探,你们也是人要吃饭要休息的,咱们都不是以往的自己的,我们也会死的!”

    刘十八笑着拍拍蒙天放的肩膀。

    “哗!”

    蒙天放立即站起来,拍拍尘土。

    “兄弟们!收拾家伙回了,明天再来加一把力。”

    蒙天放笑呵呵,也回头吆喝了一声。

    亲卫营大约有三十人,闻言都将手里的铁钎擦净归堆,由少数几个人扛回去,其余亲卫则沉默的跟随在刘十八和蒙天放身后。

    往回走的时候,刘十八顺带拍了拍老黑的脑袋,轻笑道:

    “老黑你厉害啊!今天的主角就是你了,哈哈!辛苦了……咱们明儿个再来吧。”

    “呼呼……”

    老黑一咕噜翻身抖抖浑身毛发,喘口气便跟着掉头往野田城的中心地带走去。

    迎面,刘十八便看见李二狗夫妇还等着一块。

    见到刘十八一行返回,李二狗面皮扭曲笑道:

    “处惊不变不骄不躁!十八你真的长大了,有你爷爷三成风范了。”

    “哈哈!”

    刘十八难得被李二狗赞扬一次,闻言哈哈一笑道:

    “这倒没有!俺再大能多大?在你和翠花婶眼里,俺还不是那个光腚满山跑的野孩子。

    至于倒斗盗墓反天坑,这虽然是家传手艺活,可却万万急不得。

    尤其我们这一行,现在失去一身能力,唯有步步为营等老黑探明准确地宫甬道,再准备一些合用的东西,才会决定一探究竟吧……”

    一行人越过老黑趴着的大青石,又越过三人合抱的大槐树……

    走了没几步,刘十八抬头看去,却骤然色变,大惊道:

    “环夫人呢?你们谁把她放走了?”

    李二狗和翠花同时摇头……

    “索兰塔?”

    刘十八扭头看向最后面的索兰塔。

    “卖膏的!你看我能干这事?我还在你们后面压阵咧。”

    亲卫中,不少士兵闻言,抬眼四面八方到处寻着……

    蒙天放也朝外围警戒的十名亲卫问道:

    “看见环夫人离开没有?”

    “不可能!属下十个人不可能放人离开。”

    一个亲卫不满的解释道。

    “诡异了……”

    刘十八凝视着仍地上那块堵嘴的黑破布,和一条绿色绑腿,很久没说话……

    环夫人,岂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坑爹的是,她是如何走的,去哪里了?

    想着想着,刘十八恰巧看到秦六,面皮抽几下忍不住问道:

    “给环夫人,塞嘴巴那块臭烘烘的破布是谁的?”

    秦六闻言一愣,古怪应道:

    “主公?是俺的……”

    “咕咚!”

    刘十八吞下一口涎水,用脚在地上扒拉几下后,才艰难问道:

    “这是啥布?”

    秦六抠抠头皮,咧嘴道:

    “不是?主公要堵嘴的?”

    刘十八深吸口气,大怒道:

    “秦六!再问一次,这是什么布?”

    “绑腿……”

    秦六面色扭曲,呐呐应道。

    刘十八指着绿色布条,咬牙道:“这个是绑腿我真的,黑色那块是什么?”

    秦六熬不过,只得眼一闭,大声道:

    “是俺烂在鞋尖的一块,千年老袜底……”

    “呕……”

    刘十八喉头难受,干呕一声指着秦六说不出话来。

    “哇哇哇……”

    “呕呕呕……”

    这时,众人头顶却传来大吐特吐的喷涌声!

    刚走到树边的一行人,想躲避却已经来不及,被哗啦啦的一泡酸臭呕吐物,淋个满身。

    仰头一看,果然是环夫人……

    环夫人面色惨白半躺树干,嘴里还有气无力的骂道:

    “哪天,秦六挨刀!千万别找老娘……”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众人闻言,哄堂大笑……

    唯有刘十八,双眸凝视着诡异爬上这棵,需要三四个人才勉强合抱的巨冠老槐树的环夫人,若有所思!

    良久,刘十八双眸一闪,低声自言自语道:

    “难道?入口就在这?”

    ……………………………………

    :十八左,脚趾全都折断了,这段时间杵着双拐,真没法写,坐下脚就肿得像猪蹄花,这段时间渐渐恢复了,感谢大家。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