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0章:深藏不露、弹尽粮绝
    “武田家,终于落到需要全境备战的地步了么……

    吾记得老主公曾很骄傲的对全天下宣布,武田领地之内永远不铸大城。

    因为武田领地内的民心,人心,既是武田家最坚实的城墙!

    如今老主公,自去见了天照大神,可武田家还在,不知城墙何在呢……”

    马场信房背着手,站在刘十八两米之外,双眸泛红,黯然摇头。

    “嗯?”

    刘十八原本对这帮武田家老臣,不是特别感冒,可此时听了马场信房一席话后,却眉头一皱。

    这不是好兆头啊!

    未战先怯,乃是兵家大忌!

    “呵呵呵呵!”

    刘十八哈哈一笑,大步走到马场信房身边,慎重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

    “信玄公虽然不在了!可武田家的城墙没有倒,它依旧坚不可摧,我坚信……”

    “哦?”

    马场信房眉头一耸,抬起头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看了刘十八一眼。

    刚才?这老东西不还唉声叹气么?

    一眨眼就翻了脸,换成面带笑意?

    “啪!”

    “原来如此!”

    马场信房这老头,从少年时期就一直跟随武田信玄到处征战,心态比谁都好,怎么会失态呢?

    失态的并不是马场信房,而是刘十八自己!

    刚才,马场信房说的那些人心既是城墙的话,实际上是用来考验刘十八的……

    目地,大概有两点:其一要考验刘十八的心态和信念,有没有资格带领武田家,度过这次难关。

    其二,应该是考虑假如刘十八不够冷静的话,是否要换一个家督?

    这,完全有可能!

    刘十八一行人,除开蒙天放四十七人之外,说实话,真没对抗武田家任何一个重臣的实力。

    你再厉害,也是四十七个强大的亲卫!

    要换了以前,刘十八才不会担忧,因为这些中了病毒的大秦亲卫,本身就很难杀死。

    假如,没有更强势的外力干涉,刘十八相信蒙天放等四十七人,基本等于永生不死!

    …………………………

    甚至,包括在通天塔中了剧毒,然后改变相貌的刘十八,他的体内同样拥有杀伤力巨大的病毒。

    可是穿到这个地方后,刘十八一行人却失去了一切以前拥有的能力,变得和普通人一般脆弱无二致。

    而这,也代表战国时代的人,只要愿意付出代价,是一定可以杀死刘十八一行人的。

    老鼠曰猫逼,那命拼罢了……

    多死一点普通足轻,没有办不到的。

    ……………………

    目前,稍微有一点自保能力的人,基本都是出自于另一个时空累积的本能。

    比如翠花,李二狗,索兰塔,蒙天放等四十六名大秦死士,他们的战斗基因,潜伏在骨子里,是没法剥夺的。

    要说神秘么,当然也有几个让人看不透的,比如老司机,环夫人!

    这两人,不管从哪个方向来琢磨,都看不清其人的深浅和来历!

    刘十八才不会相信在老鸦嘴阻击鸿钧而死的通天教主,最后所说的鬼话。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放到刘十八这一行人身边,就不适合。

    因为死人,也是会说谎的!

    …………………………………………

    心绪百转的刘十八,却不知自己的揣测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揣测他……

    在其他人的眼力,最高深莫测的人,却是刘十八!

    因为,在所有人的十修之力没法恢复的时候,刘十八却诡异的苏醒激活了十修六盗中,几门和推算有关的能力!

    六盗之力,必须得兼并其他十修类别的力量才能登峰造极,这是爷爷刘十六的原话

    可眼下,所有人都看不明白,刘十八到底有什么不同寻常,深藏不漏的地方。

    要说刘十八这几个月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的折腾,谁信?

    否则,你凭啥这么冷静?

    ……………………

    “呼!”

    刘十八仰天吐了口气,看看坐在马凳上休息的马场信房,然后他凝视着大厅外的景色,不眨眼!

    “聚报,野田城周边五个城池范围,都出现隐隐约约的军队。

    其军队的总数,肯定比毛利胜永带走的两万人要多!

    而眼下,我们占据了五城之后,反而还被动了,不知主公,打算如何应对?

    武田家是否再次,死着脸皮向国内百姓增加一赋税?”

    马场信房,担忧的看着地图。

    尼子经久一直没离开,闻言直接附和道

    “甚至!领地之内有多余青壮劳力,还可以招募数万人,以备不时之须。……”

    “不!不要增加赋税!军心和民心,才是武田家,能否最后胜利的保障。”

    刘十八直接扭头,拒绝马场信房和尼子经久的馊主意。

    “纳尼?!打仗哪里有不需要军粮和武备的,武田家上次运来的一批粮食和金银,已经耗空了家臣武将们的所有力量。

    要是在大战之前不收税,军队打仗吃什么,用什么武器?

    又拿什么,去捍卫武田家的赫赫威名?”

    马场信房猛的站起来,从背后凝视着刘十八的背影,双拳捏得很紧,一字一句的补充道:

    “你忘了老主公的嘱托?”

    一句话没说完,马场信房身周,竟不知不觉凝聚一丝,凌厉杀机……

    “嗯?”

    刘十八瞬间感知到了马场信房,气势上那一点变化,好奇的轻咦一声,才转头看去。

    “呵呵!”

    “信房大人,难道我不收向领地之内增加税收,你便打算动用八老议政,来罢免家督之位?

    看着马场信房的眼睛,刘十八瞬间读懂了一切因果,开口调侃道。

    “大胆……想造反,杀无赦!”

    没等马场信房回应,便听蒙天放一声大喝,一步跨出越过刘十八的同时,手中马槊游龙一般闪电刺出,朝马场信房当胸杀去。

    可下一秒,刘十八眼珠瞬间瞪圆,看着白发飘飘的马场信房老头,满脑袋的不可思议……

    “咚咚咚!”

    马场信房就在蒙天放动手瞬间,几乎同时拔出腰间随身太刀,迎面劈砍一刀后,右脚在地面狠狠一跺,身形暴退三步!

    “轰!”

    等马场信房飘然三步倒车退到安全距离,蒙天放的马槊和太刀过招的这一击碰撞,才刚刚响起……

    …………………………………………

    晚一点,还有更新。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