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3章:谛听之耳,六盗之心
    “够了!”

    李二狗面色铁青,咬牙切齿咕哝着,斜着眼珠瞅着刘十八。

    翠花刚巧这时走回到刘十八,李二狗,索兰塔身边,闻言好奇道:

    “啥,够了?”

    “没啥。”

    李二狗挥挥手,犹自背着手在原地走来走去,面上露出一丝凝重。

    翠花仿佛感觉到什么不详,瞳孔突然放大,急切道:

    “二狗,不要……”

    李二狗回头,看着自己相濡以沫多年的老妻翠花,苦涩一笑道:

    “很多年前,俺爹就问我和你,是不是决定加了盗门——俺说:是!”

    翠花面上浮起一丝红晕,仿佛回忆般附和道:

    “俺也说:是。”

    “嗯!”

    李二狗面上还是那么丑,却凸显以往从未见过一抹温柔,直直看着翠花……

    “当家的?你咋了?”

    翠花不解问道。

    李二狗摇摇头,接着又回头看着刘十八,凝重道:

    “我夫妇二人,自由随着俺爹,追随于你爷爷刘十六门下。

    十八岁那年,俺和翠花结为夫妇,并正式加盗门,入九流。”

    翠花含笑看着自己的男人,附和道:

    “此生无悔。”

    刘十八低下头,叹息道:“二狗叔,对不起……”

    “算了!”

    李二狗挥挥手,接着道:

    “入盗的第一天,你爷爷就告诉俺夫妇,入九流,既进三百六十行,也算江湖……”

    “嘻嘻!”

    翠花白了李二狗一眼,娇笑补充道: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咱这盗门中的状元郎,就是你刘十八。”

    刘十八猛的瞪大眼珠,指着自己道:

    “我算个吊?状元……”

    “哼!”

    李二狗白了刘十八一眼,怒道:

    “这就是资历,你懂吗?就如同眼下的曰本战国。

    为什么历史上,在大阪之阵丰臣家和德川家的决战中,反击德川军最凶悍,最致命的大将毛利胜永。

    其名声和威望,都不及贪生怕死的长宗我部和真田幸村那小子?”

    翠花果然夫唱妇随,立即帮老公解释下一句:

    “因为,毛利胜永没一个好爹,没有一个强大家族做后盾。”

    “好吧。”

    刘十八明白了因果,认可了李二狗的解释。

    二狗表达的意思很明显:因为你有个好爷爷,好爹,所以你就是:盗门状元!

    李二狗缓缓走到刘十八面前,直视着他的双眼,露出慎重的表情,语气深沉缓缓道:

    “入江湖,归盗门,律本心,严守情……”

    翠花也附和道:

    “入江湖,归盗门,律本心,当守义……”

    “哗!”

    听到这,刘十八回想起李二狗夫妇随自己出生入死的一幕幕。

    还有二狗亲爹李大富的惨死……

    刘十八不由心中悲痛,站直身体,双手抱拳深深弯腰作揖道:

    “十八,代我爷爷和俺爹,谢谢二狗叔和翠花婶的不离不弃,多年庇护。”

    李二狗和翠花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十八!你眼下就是六盗一门中的传承者,你肩负着巨大使命。”

    “我懂!”

    刘十八慎重点头。

    “你说吧!二狗,俺给你们放风去……”

    翠花看着李二狗,又看看刘十八,接着对一脸茫然的索兰塔叫道:

    “洋鬼子,跟我去四周到处看看,别让人偷听。”

    “。”

    索兰塔疑惑的看看李二狗和刘十八,然后欣然应允,端起自己那把做工精良,加装瞄准镜的三八大盖,随翠花离开巡视四周。

    ……………………

    周围,安静下来……

    李二狗看着刘十八,叹息道:

    “其实!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局。我等都身在局中,无法摆脱……”

    刘十八露出一丝惊骇,讶然道:

    “什么局?你的意思是,我们来到曰本战国也是有预谋的?”

    “没错!”

    李二狗点点头,眯眼古怪道:

    “你没发现太巧合了么?从禅石之海开始,咱们的一步步都恰如其分的巧合。

    为什么恰恰是老鸦嘴?为什么恰恰是景观沟?为什么从观相堂,能来到这个并不和我们任何一人挂钩的年代?

    为什么一战击败德川军后,周边的诸多大名寂静如海,竟没丝毫动静?

    为什么周边城池中,在外面出现之后,才会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比秘鲁铳更先进的现代步枪汉阳造?”

    “是啊……”

    刘十八摸着脑门,附和道:

    “好像!是故意在等着我们一般?”

    等什么呢?

    想到这,刘十八突然脑洞大开,恍然大悟的盯着李二狗,讶然道:

    “他们,在等我们找出,徐福建造的这个神秘地下宫殿?”

    “可能,真实情况就是如此。”

    李二狗点点头。

    “可是,为什么?”

    刘十八迷惑不解。

    “因为,只有你,能找出这个地宫的入口……”

    李二狗面上露出一丝狰狞。

    “我还是不懂?”

    刘十八茫然。

    李二狗阴森一笑,侧过身拉着刘十八走到城墙边,指着城墙外的旷野,冷笑道:

    “因为,曹操当年聚集的十八个摸金校尉中,最后遁逃活下来的,可不仅仅只有你爷爷一人。”

    刘十八大惊失色,讶然道:

    “这怎么可能,还有?”

    “嗯!这些摸金校尉中的翘楚,他们本人和后代,哪一个不是名动天下的大人物?

    可惜了,他们最梦想得到的东西,却只有你爷爷才有,或者说只有你,才有……”

    李二狗边说,边侧头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眼珠一鼓,讶然不解道:

    “俺?自己有啥?难道我不知道?”

    “呵呵。”

    李二狗呵呵一笑,将嘴凑近刘十八耳边,轻声道:

    “谛听之耳,六盗之心……”

    刘十八面带惊讶,低声不解道:

    “盗心我知道,可这谛听之耳,是嘛玩意?”

    李二狗淡淡一笑,解释道:

    “盗墓这个行当,其中最困难,最考验人耐心的技术环节,就是给墓穴定位。

    墓穴大致坐标完全确定智后,才是诸位神通大能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

    刘十八瞠目结舌,在手心比划着呐呐道:

    “诸位神通,指的是谁?”

    李二狗拍拍刘十八肩头,语气中带着异常尖锐的声调,咬牙切齿道:

    “十八个摸金校尉都是人中龙凤,每一个都各司其职,独当一面。

    但其中,令这些人发挥各自才能的触发者条件,就是你爷爷:六盗谛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