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2章:意料之外、战神胜永
    老司机的无奈,的确发自于内心一万个造泥马……

    他可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谁敢信他就是通天最原始的那个本体?

    他自己都不信……可事实仍旧如此!

    一个传奇般的人物,说难听一点睡觉都睁着一只眼,哪里会说梦话?

    狗屁……

    那几十支三八步枪,是他独自一个人躲在旮旯里铸造的,没得二个人在跟前!

    这件事,就和刘十八经常唱坑爹的一首歌的歌词一样:

    “我要炸学校,谁也不知道……”

    由此,老司机汤臣愈发的觉得刘十八这家伙,有点不对劲!

    越来越神秘了……

    他才不相信,刘十八如此布局周密,就为了振兴战国时代的武田家?

    难道,你还靠着武田家为你打天下?打过海去干翻大明帝国?

    这更不现实,就算如今你统一全曰本的兵马,也不够垂死的大明朝一击重拳!

    那么,刘十八这么操劳,为啥呢?

    老司机眯着眼,偷瞧着刘十八显得愈发朦朦胧胧的背影……

    怪事!一个正常人,为何看起来仿佛有点虚幻的感觉?

    “砰!”

    正在当焖鸡使坏心眼的老司机,冷不防被身边的李二狗用肘部轻撞了一下,痛得大嘴一咧,骂道:

    “二狗!额造你祖宗?”

    李二狗冷冷一笑道:

    “那我感谢你赶紧的去,正好我也不知祖宗是哪位咧。????壹?看书”

    “快说!撞劳资干啥吃的?”

    老司机怒气冲天,瞪着满脸谨慎的李二狗,心中一动……

    “嘿嘿!你也觉得刘十八有点不对,是不?”

    李二狗低声嘀咕,声音只有两人听见。??一看书

    “咋?”

    老司机凝重的看着李二狗。

    “不知道为啥,俺看着十八的背影,总觉得心里得慌,发虚!”

    李二狗斟酌了稍许,轻轻说道。

    “你也有这个感觉?对了!你从刘十八小时候就和他爷孙在一块,肯定比我熟悉,哪儿不对?”

    老司机眸子一闪,问道。

    “咋说呢,俺感觉十八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儿不一样,说不上来。

    俺就是感觉不同,最起码以前的刘十八,绝对不会下达屠城的命令……这太残暴了一些!”

    李二狗侧头想了又想,总结之后说了一翻没用的话。

    “没话找话?在这乱世,和以前一般性子,岂不是等死?

    造……你知道争夺家主失败,等着咱们的是啥结局不?”

    老司机瘪瘪嘴。

    “啥子?咱们走人不行,去找回家的路!”

    李二狗摇摇头。

    “哼!想的轻巧,劳资告诉你假如三个月前咱们失败,等着咱们这帮人的下场只有一个:砍头!

    不砍头之前还要自己动手,把肚皮刨开。

    旁边还站着一个拿刀的武士,看你痛不行了再给你补一刀叫介错,然后咱们这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全体完事!”

    老司机狞笑着,笑眯眯看着李二狗吓唬道。

    “滚滚滚,别说了……”

    李二狗听着心头冒寒气,直接结束交流。

    老司机叹了口气,扭过头去看刘十八,这评定会到底开到几时?

    ……………………

    老司机不愧是老江湖,完全被他说中了……

    刘十八果然,以远超时代的新式武器所装备新军为交换条件,发动类似于“杯酒释兵权”套路的明升暗降。

    他趁所有武田家重量级的重臣武将都在野田城的机会,这一刻才发动!

    这些重臣,其实都是武田家领地上的各个小诸侯,且是各家的家主。

    这会被一锅端,都被捆绑在野田城候命待宰……

    台下广场上,数万精兵对新家主武田十八忠心耿耿!

    换谁能不忠心么?

    这乱世没吃喝的年景,换了谁被白面馍、小米粥、葱油大饼、外带马肉羹,白吃白喝管够造三月,何止任你为主公?

    最起码,能管你叫“亲爹,亲爷爷”!

    更别说台边,还有山本天放这猛将,拿着一把数丈马槊候着,更亲率能比肩数千强兵的四十名虎狼亲卫,冷眉持刀蓄势待发……

    ……………………

    随着,刘十八对最后两位,委以重任的武将秋山信友和真田信伊的任命后,随之说出的两句话:

    “从身后诸重臣武将家臣私兵招募,能战青壮之兵。”

    “家有私兵,拒不招募者斩首示众!”

    话说完之后,高台上的武田众老臣武将,额头顿时冒汗,脊背冰凉……

    众家臣审时度势环顾四周后,身形齐齐跪下,异口同声道:

    “哈!主公下令敢不从命……”

    刘十八,以数万精兵在侧相挟,用并不受诸臣待见和熟悉的两个武将出马,用雷霆手段强行缴纳众家臣武将,各自蓄养的精兵。

    水无常形兵无常态空手套白狼杯酒释兵权笑里儒生坏里刀借势运势用势强势……

    一连起来五招组合拳,彻底将武田家所有重臣武将,彻底打晕!

    只要众家臣,一道家主调兵手书,发回本家封地主城,在事实上,刘十八一步到位的完成了最终的领土兵政集权一体化!

    中心集权,相当于一个人从出掌到握拳的过程,威力和力道,强不止一倍!

    ………………………………

    强兵虎视眈眈之下!

    众武田领地的一干旧家臣武将,老老实实,依刘十八所言,写下募集家族私兵交给秋山信友和真田信伊二人统领的亲笔信笺,按下血手印。

    “哈哈哈哈!诸位家老,重臣辛苦了,快快请起……看座!”

    高台上,蒙天放努努嘴。

    几十个大秦死士,搬着几十张马凳,挨次序放在一群冷汗淋漓的家臣坐墩后面。

    往日的马凳端坐,是何等威风凛凛?马凳在曰本,等同于名片,这就是身份的象征!

    可如今,坐在马凳上的众人,却如坐针毯!

    这位家主,可不是一般的强势啊,额造泥马……

    可,人在刀枪下,不得不低头!

    …………………………

    原本重臣以为,到此为止了,可没料到还有后续!

    刘十八哈哈一笑道:

    “不好意思!刚才我忘了一件事,还有总调度六路大军的统帅,总大将还未宣布!”

    “纳尼?”

    “还有总大将?”

    “这……”

    “纳尼?还有谁?”

    众臣瞠目结舌,搞不懂武田家,还有特么谁有这么大的威力?

    能统御武田四名臣,二十四武将组合的骄兵悍将?除了武田信玄之外,还有谁?

    难道是刘十八自个?这也说得过去……

    众人,都换上一副“我明白”的眼神,浑身放松面带僵硬笑意,看着刘十八表演……

    刘十八并不捉急,吐了口气,突然转身大吼道:

    “武将,毛利胜永听命!”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