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2章:吾本活死人、不惧死相随
    “十八!十八你没开玩笑吧?绝死之兆,更兼大凶叠大凶?

    这种气运命理,只听你爷爷偶然闲话提过,这是一种万年难遇,乃是当世绝不可能出现的邪门命数……

    最后,瞠目结舌咧嘴难合的李二狗,给众人疑惑的缘由,做了全面总结。

    凝视着李二狗,刘十八心头却一颤,仿佛被这句话点拨到了什么,眸中闪过一丝狠厉,狞笑反问李二狗道:

    “当世绝对不会出现的霉运,邪门命数?”

    “没错!十八你的感知,是不是错了?”

    李二狗肯定的点头。

    “呼!”

    刘十八却浑身一松,长长吐一口气背起双手,停直了腰杆缓缓转过身去,

    他背对着一行心腹,静静凝视着野田城广场上聚集的数万武田军,和台上不远正眉开眼笑的武田旧臣。

    一时间,气氛几乎凝固!

    良久,刘十八才头也不回的轻笑道:

    “诸位!你们难道忘记了,咱们现在何处?是在原来那个时空么?

    或者说,咱们这一帮人,是否还在那个我们熟悉的当世之秋?

    那个时空,在我们临穿越时间线之前,不也被核大战毁灭殆尽了么?”

    李二狗面色扭曲,额头汗如雨下,咬着牙补充道:

    “这是哪?战国时代的九州列岛,曰本……”

    这句话,仿佛打破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般,令所有懂行之人内心深处,仅存的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

    命理气运学说,对深信此道的人来说,绝对深信不疑,尤其是刘十八,李二狗,翠花,老司机几人。

    而对此道一窍不通的人,也能从身边之人身上的特殊反应,感受到事态的严重性!

    大凶绝死之兆,断绝一切可能翻盘,死里逃生的机会!

    必死之局!

    一行人,都陷入到深深的沉默中一言不发,不是不想说,而是没话说!

    按找他们所学所懂的本事和学识,对此传说中的命理,一筹莫展!

    奇怪的氛围,刘十八一行愁云满布安静无言,而武田家众多武将家臣,加上广场上凝立的数万士兵,却喜意洋洋。

    一愁一喜之间,形成两方截然不同的画面,仿佛野田城广场上,存在于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刘十八静静的注视着眼前一幕幕的悲欢愁苦,人间百态,心中却意外宁静下来。

    ……………………

    就在动静之间的人生百态中,刘十八眼角一瞟,竟让他发现了和这悲喜两重天的世界,不一样的地方……

    要说不一样,也没有十分特殊,但在刘十八苏醒的感知力面前,这么点不一般被无限扩大,感受很明显!

    怎么说呢,仿佛是第三个世界!

    “咦?”

    刘十八双眸微微眯起,悄然注视着高台上某个不引人注目的方向。

    那个方向有一个人静静的凝立,那是一个无悲无喜,平淡得如同一只沉在水底的大鸡蛋。

    事不关己面无表情,独立于第三个,另一个世界的人……

    刘十八心中,暗暗点头的同时也带着暗暗的自省,这家伙心境深沉,喜怒不显于人,好厉害的人物!

    而反观自身,祸事临头却略显茫然失措!

    两方对比,高下立判!

    “战国时代,果然人才辈出,雄枭遍地!”

    刘十八转回视线,嘴中轻声嘀咕。

    但他唇角那一抹惊惧和担忧之色,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不知不觉之间给同化隐退,消失不见!

    老司机见刘十八面带坦然和笑意,不禁一呆,口中却疑惑道:

    “照你所说,眼下咱们一行倒霉疙瘩大祸临头!那么攻取野田周边五城之战,还需继续否?”

    “当然!开工没有回头箭,否则士气何在?”

    刘十八淡淡一笑,神态之间竟充满风轻云淡。

    这份难得一见的气度,不禁让众人恍惚起来,这还是刘十八么?

    一瞬间,他变得更深沉更稳定了,也更可怕!

    “好!不管咋决定,我们都决定无条件跟随,坚决支持你,共渡难关!”

    李二狗夫妇,同时说道。

    “呵呵!是福不是祸,咱们躲不过!但有一点我们却可以随心掌控,不是么?

    就算大祸临头那又如何?大不了咱们再加点酌料,让这祸端变得更精彩一点嘛,哈哈哈哈!”

    刘十八转过身,面对众人哈哈一笑。

    笼罩在众人心头阴霾,好似在刘十八哈哈一笑间,驱散一空!

    蒙天放顺势咧开大嘴,呵呵笑道:

    “吾本活死人,何惧死随人?咱们失去力量和不死之身不假。

    但,咱们肯定保证,在灰飞烟灭之前,多拉几个垫背的。”

    刘十八点点头,大声道:

    “诸位!开始吧。”

    “好!”

    李二狗夫妇,老司机,索兰塔,蒙天放,以及高台边四十名大秦死士,同时应诺。

    中气十足的应诺音浪,终于将高台上,沉浸在欢乐中的武田家臣惊动了。

    马场信房,一条信龙,甘利虎泰,武田信廉,信繁兄弟等重臣,闻声后向刘十八走来!

    ,真田幸村,则忙低声喝止高台上,继续交头接耳的武将家臣们。

    武田胜赖离开最近,立即停下眼前攀谈,和周遭重臣行礼后,快步走到刘十八身前,恭敬问道:

    “家督,不知?”

    刘十八还未作答,便听见笔头家老马场信房的声音:

    “家督!是否开始对野田城武田士兵,开始最后分配了指派武将文臣,配给率军的侍大将,本部攻击城池的目标。”

    老将一条信龙,随后满脸遗憾叹道:

    “臣,本家所有的士兵就是这精心编制的三千骑马队,眼下都在这野田城交给主公了,家督定要慎重行事。”

    刘十八看着几名两鬓斑白的武田老将重臣,心中微微一颤。

    其实,他们也是普通人!

    在太阁丰臣秀吉掌权之前的岁月,曰本和眼下的海外华夏明朝,八杆子打不着,几乎没国仇,哪来家恨?

    顶多,有一些零星海盗之类,双边扰民!

    而海盗又不是曰本独家专利,明朝也有,说白了海盗本意就不该属那个国度所有。

    海匪们丧失怜悯之心,既打劫明朝海域商队,也打劫曰本商船。所过之处不留活口,残忍至极。

    俗称倭寇的最大几股海盗中,大部是华夏溃兵悍匪居多,俗称华人败类:带路党!

    …………………………………………

    等一下,再连着更新一章!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