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8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老司机感叹颇深,指着狂喜的武田众臣,对刘十八冷笑道:

    “如你所说的,蛊惑人心,传道忽悠手段才是杀器。

    而迷惑人中的败类翘楚,绝对属口才最好,卖安利洗发膏的指定培训导师……”

    “能把活人骂倒,死尸骂跑,比喻的就是靠卖嘴皮就能成事儿的家伙。”

    刘十八轻笑一声,看着自己一行属下补充解释:

    “严格来说,这种人已经不属于卖嘴皮的人类。

    他们能把人类固有思维说崩溃,把你给给说到返祖状态,再把返祖的智障物种,最终洗脑成野兽……

    洗脑之后的人执着得可怕,这一点才是曰本佬可怕的地方!

    每个士兵,因受伤被俘都拒绝出卖军官,对死亡没有一点敬畏之心。

    “怜悯这个词,果真不适合用在他们身上……“

    翠花,无奈的叹息一声。

    刘十八的眼珠,此时看向身后不远处高台下,那里木桩般,后面凝固着四十六名大秦死士……

    管束他们的首领仍旧是蒙天放。

    而此时,奉命前往甲府接别离和老黑的蒙天放,却回来了。

    “天放,你回来了?别离和老黑咋样,环夫人如何?几个月都没看见她?”

    蒙天放点点头,露出一丝微笑道:

    “别离公主身体状况还算稳定,稀罕的是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至于老黑,因为甲府没有我们的人照应,所以现在仍需留在甲府暗中看护保护公主。

    属下回返野田城的时候,特意留下了直属的六名铁卫,在公主修养的居所贴近保护,以防不测。

    环夫人因为听说主公要进行五城之战,她想着可能用得上她,于是主动随我回到了野田城,眼下在城主府休息着。”

    刘十八眼珠一瞪,疑惑道:

    “嗯?环夫人回来了,她和我一样,应该失去特殊能力了吧,竟然说用得上,真奇怪……”

    翻了翻白眼,刘十八也没想通,于是含笑对蒙天放补充道:

    “很好!天放你辛苦了。”

    刘十八对蒙天放所做的安排,表示赞许和肯定。

    “主公!这是属下份内之事,何谈辛苦,这也是当年在禅石之海属下承诺过的誓言,必会保护公主,效忠主公!”

    蒙天放庄重抱拳,恭敬行礼后,快速走到仅剩四十人的大秦死士中,低声交代几句安全事宜。

    接着,蒙天放带着两名亲卫返回刘十八三米距离之内,行使率兵保护刘十八的使命。

    但!这次蒙天放却拿着一柄长兵器,这是老司机汤臣,特意为他复制的马槊。

    骑兵野战突袭的最强武器,果然还是这种骁勇长兵。

    攻城登墙近战,的确没大用处,但野战进击和撤退的重要关头,大将则要一马当先,率兵冲击敌阵大将,一把顺手的长兵器则起到关键作用。

    因眼下刘十八一行人中,除了蒙天放一队四十七名大秦死士,还有较强的战力之外,其余人等几乎丧失大部分自保的能力。

    蒙天放,不光肩负所有人的安全,更则肩负骑兵野战中,斩将夺旗涨士气增脸面的重任。

    “十八!撑着你蛊惑人心的空隙,老头子有事要找你证实一下,否则心有不安。”

    刘十八的视线刚从蒙天放身上转回,就见老司机古古怪怪凑近,斜眼咬牙低声问道。

    “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是自己人。”

    刘十八眸中一闪,随之点头应下。

    见状,老司机不再啰嗦,直接问道:

    “劳资拼死拼活,带着七八千脑子不发达的老弱辅兵,日日加班加点苦干三个多月,才勉强将这一万多人所需武器弹药凑足……”

    刘十八苦笑着打断老司机,叹息道:

    “我没有忘记老东西你的努力,但我还是要再次代表咱们这一帮倒霉货,对你付出的辛劳表示感谢。

    你!为了咱们能有自保的手段,为了大家的生存而战,真的太辛苦……”

    “你扯歪了,劳资不是为表功来找你要表扬的……”

    翻着白眼,老司机低声咆哮,也抬手挥舞两下,打断刘十八。

    “咋?”

    刘十八讶然道。

    “我要问的是,你真的打算让这帮被洗脑的士兵,扛着我改装铸造的铁炮,去屠杀野田城周边,那五城中的所有——人?

    包括,普通的商户加种地百姓,甚至妇孺老幼也不放过?”

    “没错!”

    刘十八毫不犹豫的回答,语气坚定得令人可怕。

    “这!杀戮太过了,难道不觉得有违天和?”

    老司机犹豫了一瞬,叹息道。

    刘十八冷笑道:

    “难道,留着他们延续后代,今后去祸害后世的华夏?

    还不如让他们在咱们眼前,自我消耗绝大部分……”

    老司机瘪瘪嘴,嘲讽道:

    “但!更大可能是,领先世界至少三代的半自动武器,会更加速曰本的统一进程,

    拥有巨大火力优势的武田家,将横扫挡住京都上洛路上的所有大名军队,成为新一代有绝对实权的——关白殿下!”

    “呵呵!果然是通天老道的本体,悲天悯人本质一点没变。”

    刘十八摇摇头,盯着老司机反问道:

    “哈哈,关白算什么?丰臣秀吉的职位么?

    老司机你干脆这么说,我将可能成为拥有绝对权势的,新一代幕府将军?”

    “嗯?”

    老司机闻言,下巴差点纠到一块,皱眉挠腮沉思一翻后,慎重补充道:

    “我正打算纠正!因为德川家康的后代,统治这里几百年,而其称谓好像就是幕府将军。”

    刘十八咧嘴,面带扭曲笑道:

    “呵呵!那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没这个费劲的打算,其实老东西该再想远一点!

    为什么我不直接干掉天皇,自己来干这活计?

    嗯?奇怪不,再想想为什么曰本历史上的皇族,从没换过别家?

    到我们那个年代为止,几乎两千多年吧?

    曰本的皇族门店,一代代关白将军各领风骚数百年,可皇族却从没换过东家,更没换过招牌?

    难道,民风彪悍善战的大和武将权臣们,就没有一个敢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听刘十八这么解释,老司机顿时蒙圈,摸下巴眨眼,心有不甘道:

    “确实啊?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这句谚语,用在曰本就是个笑话,他这地界没别家,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奇怪?”

    ……………………………………

    八月十五中秋月圆人和,刘十八赠亲爱的读者们,即兴歪诗一首:

    万古八月十五楼,

    日月青云霾千愁。

    阴阳三更笔如刀,

    锦衣夜行镇北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