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5章:大溃败、德川家的荣耀
    “呯呯……”

    第一排铁炮兵只有三十多人,第一枪放完之后所有人都静止下来,包括老司机在内,也并没下令第二排开枪。

    所有武田一方的人,都在观察战斗结果!

    “啊……”

    “啊……”

    “纳尼……”

    浓密烟雾遮挡的百米外,传来一片惨嚎声。

    百米距离,改装后的火炮果然对进攻的本多忠胜足轻队,造成无与伦比的伤害。

    仅一次齐射,便至少打翻了二十多个士兵,其中死亡的十几名,其余的全是重伤。

    对于进攻的两千人足轻来说,二十多人的伤亡算不得什么,很常见!

    “进攻!”

    本多忠胜,见一排火炮射击才打倒了二十多人,不由得暗暗一喜,随之大吼一声,鼓励本部足轻加快速度大举攻山。

    “火炮装填火药,需要十个呼吸,冲上去……”

    本多忠胜挥舞着长枪,身先士卒的朝龙之渊扑去。

    ……………………

    “还愣着干吊?第一排后退,第二排上前,听我号令……”

    山腰,老司机此时也回过神,看着百米之外密密麻麻的登山德川家的足轻,怒吼一声。

    “第二排准备。”

    “瞄准!”

    “开火!”

    老司机扬起的右手,猛的向下一挥。

    “第二排后退,第三排准备。”

    “瞄准!”

    “开火!”

    老司机一连串的射击口令下达,火炮队的射击范围内,腾起一片片白烟。

    战斗结果,被隐藏在浓烟之下,两方人马谁也不知道结果。

    只听见进攻山道上,传来德川军的士兵被击中之后,临死前的阵阵惨嚎声。

    “进攻,进攻!拿出武士道精神,冲上去!”

    本多忠胜躲在一棵树后,疯狂吼叫着。

    眼看着自己的家臣和足轻,成排倒下,忠胜有些焦灼,有些乱了方寸。

    “啊!”

    “天照大神……”

    “妈妈,救救我吧!”

    从山脚到山腰进攻路线上,倒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密密麻麻惨不忍睹,其中夹杂着伤到要害未死足轻的惨嚎呼救声。

    人,在即将失去生命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母亲,所以叫妈妈救命的士兵特别的多,这非常影响士气。

    “主公!有点不对,还是先缓缓进攻吧……”

    一名旗本大将,对本多忠胜谏言道。

    “纳尼?主公在山下观战,不能放缓进攻,一个小小的龙之渊而已,难道我忠胜拿不下来?”

    本多忠胜愤怒的盯着旗本大将,转头看了看四周,补充问道:

    “本队,伤亡多少?”

    “伤亡,伤亡……”

    旗本大将犹豫着咕哝了两声。

    “快说?”

    本多忠胜大吼。

    “战死和重伤的,粗粗算起来已经过半。”

    旗本浑身一激灵,直接说了实话。

    “纳尼?”

    本多忠胜呆住了,这特么才进攻多大一会?一炷香都没,竟然伤亡过半?

    两千人的足轻本部,半柱香左右,伤亡过半了?

    “家主,是继续进攻还是……还是暂且退下去?”

    足轻大将轻声问道。

    “主公在山下看着,我忠胜的勇武威名,也不允许本部后退,否则影响主公声誉……”

    本多忠胜眯着眼,眸中泛着疯狂。

    “山脚,还有五百本家的铁炮队和弓兵……”

    旗本大将建议道。

    “去!调本家的弓兵和本部铁炮队,协同攻山。”

    本多忠胜,打算押上自己全部实力。

    ……………………

    山下,率数万大军继续围困两渊的德川军本阵,端坐马凳的德川家康,面色平淡。

    此时,德川本阵,还未得到进攻龙之渊的本多忠胜传来的捷报,只听到远处传来密密麻麻火炮声。

    “没想到!小小龙之渊,武田家竟集结了这么多铁炮?”

    德川家重臣大久保忠世,呆呆凝视着腾起阵阵白雾的山腰,扭头对家督德川家康说道。

    “哦?有多少?”

    德川家康的身形动了动。

    “按照开火密度判断,至少有五百铁炮兵。”

    大久保忠世掰着手指推算道。

    铁炮在此时的战国时代,还算稀罕玩意,连织田信长这会,铁炮兵全部加起来也就数千挺罢了。

    蜗居甲斐的武田家,资源匮乏,怎么可能一次性带出五百挺铁炮部队?

    坑爹的是,武田此次反袭德川领地,全军仅仅两千军力不到,哪来的五百铁炮?

    可,铁炮的炸响声此起彼伏,骗不了人……

    “报!”

    一名满身血污的传令兵,冲进了本阵,跪在家康五米远的地方。

    “嗯!”

    家康严肃的点头,看一眼围坐本阵的十几名面色凝重的家臣武将。

    “忠胜大人,进攻龙之渊受阻,此刻又调集本家弓兵和铁炮队五百,协同攻山。”

    传令兵,实诚的传达战报的内涵,总之就一个意思:第一次强攻失败。

    “嗦嘎!吾知道了,去休息吧!”

    德川家康眸中闪过惊慌,面上却泛起浓浓的微笑之色,安定军心。

    “哈!”

    传令兵擦一把面上血污,倒退着准备离开。

    “慢着!”

    德川家臣,酒井忠次突然站起来叫住传令兵。

    众德川家臣同时看来,面带疑惑。

    德川家康也看着酒井忠次,眼中却带着幽怨之色……

    “本多忠胜大人带着本部足轻两千人攻山,加上后续五百铁炮弓兵,共计两千五百旗本,如今伤亡几何?”

    酒井忠次装作没看见德川家康的幽怨眼神,直接看着传令兵大声喝问。

    “伤亡……伤亡……”

    传令兵犹豫了一会,他不知道该不该说,这极为影响士气。

    “说?”

    酒井忠次大步跨出,站到传令兵面前。

    “伤亡过半了!”

    传令兵跪下,战战兢兢的如实汇报。

    “腾……”

    “纳尼?”

    家康这会也没继续泰山了,直接惊叫着站起来。

    一支军队伤亡过半,岂不是已经面临大崩溃?

    实际上,在战国曰本,众多大名打的既是顺风仗,伤亡超过三成就会崩溃,根本不需要等到伤亡过半……

    农兵啊!你还指望他们一步不退,那是天大的笑话!

    但,本多忠胜所率的本家两千足轻旗本和铁炮弓兵,是自家训练的家臣军,可以说是职业化的军人,战力惊人。

    所以,本多忠胜本部,才能保持战损过半还有旺盛的进攻能力。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