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历史的名义、来自于谣言
    “其实!武田胜赖在历史记载中,一直都是一个背锅侠,被当做武田家崩溃的最大罪魁祸首。。。

    而据我理解,实际上胜赖应是最悲剧的家督,信玄公你也坑爹,为何不直接将家督传给胜赖呢?

    那么,他至少能获得武田家所有家臣武将的拥护,而不至于到了打仗的时候,家臣武将都听宣不听调吧?”

    信玄的眼神凝固了,呐呐道:

    “纳尼?背锅?谁的……”

    刘十八嘴‘唇’一颤,轻声道:

    “假如您是个卖锅的,那么胜赖这背锅侠,正是替信玄公你背黑锅……”

    “纳尼?吾才是给胜赖背负最大黑锅的——罪魁祸首?”

    武田信玄目光有些涣散,‘唇’角微抖。

    刘十八注视着武田信玄,心底有些可怜这个老人,他犯下的错误,最终导致家族的全面毁灭,这一点他的确难辞其咎!

    眼看着即将离开人世的信玄,刘十八‘露’出一丝若有所思,接着轻笑道:

    “我给信玄公讲个真实的故事,如何?”

    武田信玄身形慌动了几下,强撑着大笑道:

    “呦西,说吧!吾洗耳恭听。”

    “咳咳!”

    刘十八清了下嗓子,抬起手朝西方一指道: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战国时代这个‘乱’世之时,和曰本遥遥隔海的明国,有一个皇帝犯下和您同样的错误。

    这个皇帝叫朱元璋,在即将归天之前,他没有将皇位传给自己其中一个最有能力叫做朱棣的皇子,而是传位给了另一个儿子的儿子,也就是皇太孙朱允炆。

    明朝建立之初,皇子朱棣屡屡出征,为明朝稳固赢得了巨大的基础,同时也为自己在众多官员中赢得了巨大的人脉和追随者。

    结果朱元璋刚刚撒手西去没多久,皇太孙朱允炆就被这个最有能力和人脉的朱棣给轻而易举的击败,皇位当然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等一下,你先告诉我这个明朝皇太孙朱允炆,他最后得到了什么结局?”

    武田信玄面‘色’铁青,眸中泛出的是无尽的懊恼。

    刘十八盯着武田信玄,淡淡应道:

    “抄家灭九族!”

    “吾……现在后悔了!”

    武田信玄痛苦的神情,表达了此时的他,内心有多么的崩溃……

    一直以来,自己为什么没有将胜赖真正的当一个家督来培养?至少也应该帮助他在家臣中树立巨大的威信吧?

    “吾知道了!你继续说胜赖,吾要在死之前知道他为武田家到底做了什么……

    吾也要明白,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做家督的,到底将一口什么样的黑锅,‘交’给了儿子,胜赖!”

    武田信玄梳理得一丝不苟的月代头,两边开始散‘乱’起来,但他毫不在意死神的脚步,固执的问着刘十八。

    “好!”

    刘十八点头,组织一些常用的曰语词汇后,缓缓的应道:

    “后世人评判造成武田家最后没落正是胜赖所造成,研究之后就发现,纠其罪过理由无非二个。

    第一点错,就是不久之后和织田,德川两个势力之间的长筱会战,由于胜赖的顽固和一意孤行,让武田军遭到前所未有的惨败,这一战……几乎葬送掉武田家所有元老级的重臣武将。

    还有第二点,是胜赖在上杉谦信归天之后,上杉家爆发的御馆内‘乱’中,自己没有站一个明确立场。

    最终,导致了赢得上杉家督的上杉景胜,在武田家遭受围攻的同时,并没出兵帮助武田家扛过这一遭。”

    武田信玄静静的听着,面‘色’因为自责而渐渐扭曲起来!

    “那十八你,是怎么看待武田家?怎么看待吾儿胜赖的呢?”

    刘十八看了一眼武田信玄,皱眉沉思后很果断的解释道:

    “原本我也很‘迷’糊,拥有强大机动骑兵的武田家,为什么短短几年就被连根拔出,遭受了灭族毁家的惨剧呢?

    我的观点很现实也很直观,因为站在胜赖的立场来设身处地的想想,其实胜赖做出的选择,虽然不完美,但肯定没犯下什么错,最起码中规中矩吧……

    尤其是著名的长筱之战,表面看武田家的由盛转衰,正在这一战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而事实上却正是武田家族由盛转衰的最终结果,而非赖在胜赖身上,诬赖他是毁了武田家的最大原因。

    原本我可能还有其他的猜测,但是您告知我金矿枯竭和没饭吃之后,我才明白了真正导致武田家衰落的,其实另有缘故。

    我草草的归纳了一下,原因大概有三点:

    第一点,正如您所告知的秘密,那就是甲斐境内谣传那口永不枯竭的金矿,实际上早就枯竭了没错吧?

    第二点,则是您生前一直在大力宣传和推动甲斐的巨大声望,是多么多么富有,拥有无数富饶金矿。

    您这么做的缘故实际上因为,您在为准备上洛做提前的准备,并且还为‘激’发士兵武将斗志,许下武将士兵们巨大利益,而实际上您断气之前和之后,这笔赏赐却并无踪迹……”

    “八嘎?还有这样的事?吾一直苦苦的叮嘱胜赖,哪怕是将御馆变卖了,也要将赏赐全散出去兑现吾的许诺?”

    武田信玄终于听不下去了,大怒之后剧烈喘息着。

    “呵呵!”

    刘十八苦笑后两手一摊,无奈道:

    “然而实际上,您咽气后,胜赖并没将这笔赏赐发到任何一个士兵和低级武将的手里。”

    “纳尼?他——”

    武田信玄身形一晃,差点直接栽倒归西了。

    “胜赖的办法也很艺术,因为他对所有人解释,许诺财物的人是信玄公你,和他这个继任的家督代理,没半‘毛’钱关系。谁借的钱就该谁去还,天经地义啊……”

    刘十八暗暗瞅着信玄,斟酌着将自己的理解娓娓道来。

    “最后,就是家族的内部权力‘交’替了,胜赖他并不是武田家的正式家督,而仅仅武田家家督监护人。

    所以,他丧失了自立自强的可能,原因是武田的文臣武将中,竟然没有一个是他自己培养的家臣。

    对武田的二十四位名臣和重臣来说,你的遗言比胜赖的命令更大更有效。

    在这种情况下,胜赖调不动军队,就完全符合情理了。“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