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3章:信玄卖锅、胜赖背锅
    武田家在信玄死后,还有如此的战力和谋略,最后攻陷德川家康的重城高天神城,无疑这一招触动了家康和织田内心最敏感的神经。

    由此战的结果,更坚定了织田和家康誓死要剿灭武田家族的决心,尤其是要杀死胜赖!

    因为胜赖还在继续成长,再过五年,武田胜赖就是另一个战斗力爆表的武田信玄,这不是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愿意看到的结果!

    …………………………

    “主公!为什么不宰了胜赖?留着也是祸根,后患无穷啊!”

    蒙天放问刘十八,从他遮盖得严严实实的鲜红面具下,传来疑惑。

    刘十八面无表情,眼色的余光左右扫了扫!

    他发现,武田信玄正在对拜伏的马场信房交代后事,其余的家臣也在各自交头私语,并没人注意到这里。

    “俺也觉得,宰了胜赖比较好!”

    李二狗的声音,也落进了刘十八的耳朵。

    “呵呵!”

    刘十八摆摆手轻笑一声,接着扭头对侧近的李二狗和站着的蒙天放低声用华夏语解释道:

    “我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咱们大家好!你们真的以为仅靠着报餐一顿窝窝头之后,饿红眼的武田军,就能辗转整个曰本列岛,进而杀死德川,夺取京都?

    我告诉天放你,还有二狗叔,你们那是在做梦,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另一个时间段的武道强者?

    又或者,幻觉自己是摸金校尉,或者什么十修强者,五行三家中的翘楚……?

    我告诉你两,穿过那时空隧道消耗了咱们大量的元气,如今咱们和他们没区别就是普通人,懂吗?

    可能,蒙天放的四十六和死士要力气大点体质强一点罢了,可绝不是万人敌……”

    李二狗和蒙天放闻言一愣,接着对视一眼点点头,好似理解了刘十八的解释之词。

    “算了!就当多个人吃饭呗,胜赖这废物留着也没什么碍事的……”

    翠花白李二狗一眼,娇笑一声。

    刘十八面色一整,奸笑道:

    “谁说没用?用处大了。”

    老司机这会也挪到了刘十八身后,仿佛也来了兴趣,兴致勃勃的问道:

    “啥用处?摆摆谱……”

    ……………………

    刘十八正准备给自己这帮,来历各异却神秘莫测的属下们,摆摆龙门阵显摆显摆自己二本大专的学问,却听见两米之外的武田信玄用曰语召唤……

    “十八!请坐到吾身边来。”

    武田信玄的面色这时没了苍白,却浮起了一丝铁青中隐隐泛黑的死气……

    “这是,大限将至之相?”

    刘十八凝视着信玄即将咽气的老妖孽,这老家伙几乎靠一己之力,打遍当时曰本最有名的各大名领主。

    他,就是曰本战国的不朽传奇,号称最强武将的——武田信玄!

    “我先办正事,忽悠信玄的信任,先让咱们生存再说……至于作用么,回头应该能自己看到答案。”

    刘十八扭头吩咐蒙天放,李二狗夫妇和老司机一行人。

    和自己人说过之后,刘十八艰难的站起来,挪动自己枯瘦如柴的坐墩,还有那张铺着兽皮褥的马凳,最后坐到了武田信玄身边数米的地方。

    “嗦嘎!十八你坐近一点,吾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武田信玄强迫自己,露出一丝微笑。

    殊不知,信玄公面色铁青下的微笑容貌,有多么的狰狞骇人……

    七八米外,几十个拜伏在地的家臣武将,明显一直关注着信玄和刘十八等人,猛看到武田信玄狰狞得令人汗毛倒竖的笑容,不由同时身心巨震,脊背发凉!

    武田信玄,甲斐武田家领地和百姓心中的那尊神,终于要坍塌了么?

    甲斐武田,未来将走向何方?

    一群家臣武将,不由忧心忡忡,相互之间不停的交换着眼色……

    唯有马场信房和刚被特赦,惊喜交加的真田昌信,游荡在两拨人中间。

    两人对向迈着圈子,恰巧隔绝了信玄和刘十八之间,相对而言是最高级别的交谈。

    他们两人不停的走来走去查探忍者潜伏的踪迹,一边保证无人能在左右,听见信玄和刘十八之间一丝半点的谈话内容……

    “你这么看着吾的脸,是知道吾快去了?这就是回光返照了。”

    武田信玄痛苦的喘息了几下,最后仍旧露出微笑,看着刘十八道。

    刘十八面色没变,默默的点头表示赞同……

    “吾刚才对马场信房,还有吾两个兄弟信繁和信廉交代好了后事,心中已经了无牵挂了……

    但吾还是在去见天照大神之前,偶然听到你对后世的一些惊世骇俗的描述,心有不甘……

    刚才吾参详了很多缘由,甚至判断武田家之所以失败灭族,是否最大原因在吾儿武田胜赖身上?”

    武田信玄满怀希夷看着刘十八问道,脸上有对生命的渴望,眼中隐露的却是——无可奈何!

    刘十八闻言一愕,这问题倒和老司机的问题,差不多嘛?

    “咳咳!”

    清理下嗓子,刘十八斟酌一翻,最后酝酿了一下蹩脚的曰语发音,然后直视武田信玄,期待的眼神!

    两人之间默默凝视,维持了仅三五个呼吸……

    “信玄公莫非忘记了?您曾说,胜赖是山本堪之助和尤布姬的儿子?”

    刘十八打破两人之间的僵持。

    武田信玄神秘一笑道:

    “吾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

    顿了一顿,武田信玄面色由青色突变潮红,剧烈喘息起来……

    信玄一把抓住刘十八的手,哽咽道:

    “吾,终究要去了……”

    刘十八心里叹息着一代武将翘楚重要陨落了,嘴里却坚定应道:

    “武田旗帜!也终将插上京都天守阁,我保证……”

    “咳咳!”

    武田信玄,固执拉着刘十八同样瘦骨伶仃的双手,咳嗽道:

    “武家并没那么看重血脉嫡系,看重的而是家名,只要胜赖有本事将甲斐武田发扬光大,能统一,能结束这个乱世,这就足够了……”

    刘十八钦佩的点头道:

    “我,理解了!”

    “之前,你对我说了一些,虚无缥缈的未来!里面有武田家的灭绝和胜赖的惨败。

    吾,听完之后,当真有点怀疑自己的眼光,其实胜赖在用兵和性子上,正是最接近吾的那个孩子,吾不信,也不甘……

    但最后咽气之前,吾仍旧想听听未来的胜赖,到底做错了什么?可以吗?”

    刘十八慎重的点头,沉思之后不动声色的抽出被信玄拽得发紫的双手,搓揉几下之后靠近武田信玄,低声道来:

    “其实!武田胜赖在历史记载中,一直都是一个背锅侠,被当做武田家崩溃的最大罪魁祸首。

    而据我理解,实际上胜赖应是最悲剧的家督,信玄公你也坑爹,为何不直接将家督传给胜赖呢?

    那么,他至少能获得武田家所有家臣武将的拥护,而不至于到了打仗的时候,家臣武将都听宣不听调吧?”

    信玄的眼神凝固了,呐呐道:

    “纳尼?背锅?谁的……”

    刘十八嘴唇一颤,轻声道:

    “胜赖这背锅侠,那锅正是替信玄公背的……”

    记住手机版:.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