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英雄末路、造化弄人
    “山县,很少看到你的脸‘色’变得这么‘精’彩!我竟然看到了害怕,哈哈哈……”

    “咳咳咳!”

    话说到一半信玄便捂着‘胸’,又捂嘴剧烈喘息,接着传来剧烈的咳嗽。,。

    这时,山县昌景才回过神,急切道:

    “主公,你怎么下了轿,不要紧吧?”

    “嗯!暂时无碍,山县请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令你恐惧的事?”

    武田信玄吸口气,凝视着失态的山县昌景。

    “主公!我们遇到难得一见的强大忍者!但很奇怪,忍者中,极为少见‘射’术‘精’湛的。

    或者说信繁家老运气很背,他遇到的神‘射’手,正好是千年不遇的弓术忍者。”

    “纳尼?弓……弓术?”

    武田信玄瞳孔剧烈的收缩,苍白面上浮起一丝不正常的坨红之‘色’。

    山县抬起手,指着四支竹箭,它来自于四具死尸的喉咙上,低声附耳道:

    “主公请细看,这根本不是什么带铁箭头的标准箭,说白了,这就是四根稍微长些的竹筷,连箭头都磨平了,这说明了一件事。”

    “嗯?继续说。”

    武田信玄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剧烈的变幻颜‘色’,青红‘交’加。

    “竹箭,不可能击穿骑兵具足的,特别是护领凸起的地方,是一块明国进口的铜板……”

    说到这,山县显得格外的不安,又补充道:

    “护喉铜片,全部来自于明国商船,武田家的工匠,实在没提炼和锻造工艺,所以做不出来!”

    武田信玄身躯一晃,抬起手死死的按住了心脏部位,嘴角渗出淡淡血丝……

    山县没注意到武田信玄的神‘色’,他恐惧的看看不远处,眼珠一亮道:

    “主公,我看到信繁家老就在几百米之外,好像围住了一男一‘女’,应该就是杀死四名赤备骑兵的弓手。”

    山县昌景说到这,猛的转身看着信玄,‘欲’言又止……

    武田信玄的面‘色’更加苍白,幽幽叹了一口气,看向远方山峦,答不对题自顾自叹息道:

    “吾任武田家的家督几十年,将甲斐的领地扩大了三倍,吞并击败无数大名,兼并了他们的领地。

    并且打通了通往大海的通道,吾终于看到了梦寐以求的大海。

    大海既是吾毕生梦想,甲斐地处山林物产贫乏,耕种状况堪忧,百姓能勉强果腹都是一种奢望。

    那时候吾才明白了,要统一曰本就要有强大的人口基础,但甲斐养不起那么多的士兵甚至百姓。

    所以,吾又引‘诱’德川家康重创上杉,北条!无后顾之忧之后,一举攻略最‘肥’美的美浓地区,为吾领地的百姓和士兵争夺到最关键的粮食。

    这几年粮草储备丰盈,最终迎来了上洛的契机,却没想在三方原,受到一向胆小如鼠的德川家康拼死阻拦。

    虽然山县你率领赤备骑兵,展现了勇武一站击溃了家康,吾却失去最佳时机,织田、众大名的援军源源不断涌来了,我武田家再强,也双拳难敌四手。”

    面‘色’黯淡的武田信玄说到这,忍不住摇头苦笑,补充道:

    “实际上,他们都来了!吾也不惧半分,你知道为什么么?”

    山县听到这早已双眼淌泪,哽咽道:

    “主公!因我武田家的勇武和城池,根本没有建造在土地上。

    我们的城池,建造在领地内所有百姓和士兵心里,人在既是城在,人亡则城毁。

    所以武田家,在所属领地内没有铸一座城,至少没有……没有建造一座用来防御的城池。”

    武田信玄听到这,苍白的面‘色’变得尤其古怪……

    面皮剧烈抖了几下后,武田信玄缓缓走到山县昌景身边,轻轻拍了拍山县昌景的肩膀,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道:

    “其实,这都是吾的计谋!你想想看,武勇真的能管用么?士兵再勇武能不吃饭?马匹不吃草能否奔袭千里?

    山县你率领的赤备,的确勇武能轻易击败数倍敌人,甚至能击败三倍于己的强敌,但十倍呢?二十倍呢?又如何?”

    山县昌景听到这面‘色’泛黑,他竟无言以对,信玄公说得太对了……

    武田信玄见山县昌景意识到了关键,于是面上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补充道:

    “至于城池在心,人在既是城在,更是吾说的最大鬼话,当然这个谎言你们都相信了!”

    额头上伸出豆大的汗珠,山县昌景抬起沉重的脑袋,凝视着武田信玄,嘴皮蠕动艰难道:

    “主公……就算是鬼话,臣下也百分之百信任。”

    武田信玄淡淡笑道:

    “实话呢?想听么?”

    山县昌景一愣,咬牙半晌才心一横道:

    “想!”

    武田信玄抬起手,捋着上‘唇’三寸胡须苦笑道:

    “因甲斐太穷,领地内的百姓都是典型山里人,包括武田家在内别人都戏称我们是山猴子,除了山里取之不尽的木料和兽皮,我们当真什么都没……”

    山县昌景瞪大眼珠,讶然道:

    “很多年前,不是说武田家盛产金矿么?武田家的金沙名震曰本。”

    武田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狞笑道:

    “鬼的金沙金矿,那都是吾秘密组建的强盗突击队,打劫全曰本行走的商人,得来的财富。”

    山县昌景面‘色’僵硬,呆痴道:

    “金沙,金沙……”

    武田白了一眼山县昌景,轻笑道:

    “呵呵!用真金白银融成金块,然后研磨成金沙贩卖,很难么?这就是武田领地内金矿纯度举国闻名的真相……”

    山县昌景双手‘乱’抖,突然跪在地面,嚎啕大哭起来……

    “主公!太难为你了!为了武田家和领地内的百姓……”

    “站起来说话!”

    说到这,武田信玄背着手继续看向远方,伤感道:

    “三方原会战被德川疯子耗时良久,没想到吾身体劳疾成灾,最终压不住恶化了。

    吾问过医师,回答吾说回天乏术,时日无多了!上洛,将武田家徽‘插’上京都城头的梦想,最终功败垂成。

    强敌环饲下,吾只好无奈下令撤兵,回转美浓地区返回甲贺本城……”

    “家督!请不要退兵,您可以将家督之位传给胜赖,有新家主的凌厉勇武,一样可将武田家徽‘插’上京都皇宫的天守阁……呜呜呜!”

    山县昌景,边说边哭泣不成声!

    曰本的最强武将,曰本最强的武田家督,谋略第一信玄公,竟英雄迟暮,走到尽头了……

    此时的信玄公,神情落寞,背着手遥遥看着远方……

    他凝视的,是那云里雾里若隐若现的繁华京都天守阁吧?

    ………………………………………………

    后面还有更新。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