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武士的骄傲、宁死不折腰
    今儿个,是我们的祖国一个重要节日的纪念日:端午节。

    刘十八这两天,也有幸参与了某文学团体组织的上山下乡活动,偶然见到一些平日极少见到的情景,所以深有感触。

    好在感触也好,快乐也罢都是自找,我就不和大家细细分享了,呵呵……

    但在本章,我选择破例将感言写在章节之首,先给所有看到本章的读者道一声:

    “大家伙,端午节好!刘十八祝您今后快快乐乐,心想事成。

    嗯!尤其是小孩,要多吃芝麻绿豆糕,吃了不长苞……”

    节后看到这的读者也别遗憾,刘十八其实也早早的遥祝您咧,只不过稍有延迟罢了……

    ……………………………………………………

    “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

    李二狗用夹生半吊子的古曰语,机翻了一句诗。

    这诗用华夏语诵读,确实挺顺溜,且意境十足!

    但用机翻曰语,也能译出本诗原汁原味,所以才显得李二狗的特殊,这家伙格外的——与众不同!

    与此同时,被翠花一弓四连射惊震惊的那位武田家的武将好似并不害怕,也没继续下令整队完毕的骑兵追杀李二狗夫妇,而是用惊讶的眼神不断在两人身上掠来瞅去。

    以武将特有的敏锐直觉,他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简单……

    武将身穿鲜红具足,头戴家徽头盔,面部覆盖着面甲,身后还有一扇黑色披风,和他一声威武具足不协调的是他深邃的目光……

    他在犹豫,在选择,在思考,在衡量得失……

    一个偶然的选择,可能改变家族命运……

    “这是我们武田家武士的耻辱,苟活不如战死或剖腹!主公!请让我们为死去的人……报仇!”

    武将身后,一位身份稍高的骑兵小将,恭敬垂首请战。

    “我,知道了……”

    武将没回头,眸子凝视着戒备的二狗夫妇轻轻叩首。顿了几个呼吸之后,又补充道:

    “刚才!其实是我太过鲁莽把二位当成了忍者,令二位受到了惊吓,因此我感到深深抱歉。”

    说完,那武将径直从马上翻身落地,无视翠花手中那张充满杀戮气息的灵宝弓上,闪烁的箭芒。

    “呼!”

    武将喘了一口气,脚步坚定,毫不犹豫朝李二狗夫妇走去……

    “主公。”

    武将身后几位隔得稍近的士兵,立即下马抽出武士刀追来,口中惊慌的阻拦。

    “我已经说过是我们鲁莽!你们太无礼,难道武士就可以不要尊严?

    现在,立即收起你们的武器,给这两位,嗯?——谢罪!”

    武将没来由的命令突然出口,身后的一帮骑兵,同时瞠目结舌,骑兵阵又微微混乱起来。

    几秒种后,二十八个骑兵没有丝毫犹豫或疑问,面铠下嘴角带着怒气,加上满眸怨气纷纷下马。

    士兵们收刀动作一顿一顿,感觉有力而果决,也很有规律!

    骑兵们将武器收回刀鞘后,随在双手插腰微微叩首二十度的武将身后,同时对李二狗夫妇做出九十度鞠躬,口中道:

    “万分抱歉,请原谅!”

    李二狗和翠花对视了一眼,半晌都说不出话,竟无言以对!

    “这些矮倭瓜,不是被你几箭射傻了啵?”

    李二狗和翠花低声咬耳朵交流着。

    翠花摇头低声道:

    “不!老司机不是说过嘛?倭瓜骨子里都贱,你越把他揍舒坦了,他就越把你当爹……

    咱们那个时代,倭瓜矮子对扔下几颗原子弹在自家的美利坚帝国,不但不仇视,反而恭敬得和亲爹一般!

    相反,贱人们却对抱善意的华夏国,仿佛睡了他婆姨老母的仇人般仇视。”

    “嘎嘎!这个俺二狗知道,有句俗语才对倭瓜性格理解得通透。”

    李二狗盯着对面不到两米,令人无语的一帮子倭瓜神经病,咧嘴轻笑起来。

    “啥话?”

    翠花白自家男人一眼,眸中充满隐隐的娇嗔和妩媚。

    李二狗的眼神突然凝固,看着自己婆姨粗布裤腿的中间某部位,竟忘记翠花问啥,竟答不对题突然问道:

    “翠花,你真美!俺们有多久没那个啥……伦常啥的,还记得不?嘿嘿……”

    翠花面色一僵,面上浮起一丝久违的红晕,咬牙切齿道:

    “二狗!你在逗老娘是不是?难道不知道我早就绝经,没那啥了……”

    “老婆子!你骗我……嘎嘎!”

    李二狗摇摇头奸、笑起来。

    “滚开!我问你什么话形容曰本人咧?”

    翠花恼羞成怒,一把推开越凑越近的李二狗。

    李二狗一呆,忙应道:

    “吃柿子,专拣软的捏呗,还有啥?对了老婆子,咳咳,俺感觉咱们有空隙闲着,还可以试试夫妻伦常,你说咧?”

    翠花脸上表情瞬间僵硬,利索的口舌罕见的结巴起来骂道:

    “老娘看你魔怔了?自个摸摸顶门额骨,是不是发烧长角,显得格外不同?

    老娘都快六十了,你也老大不小半截进土,老脸还要不要?”

    李二狗表情很古怪,仍盯着翠花农妇灰裤中间部位,他连眨眼都不舍得,阴阳怪气道:

    “老婆子……你言不由衷吧?湿哒哒的月信,和撒尿一样哗哗滴,你看?

    这裤叉这,这是啥子玩意儿?裤腿都浸透了,还睁眼和自己男人白瞎啥绝经?你自个信不信?”

    翠花闻言呆住,拉弓搭箭的左手突然收回,死死捂着樱桃小嘴,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裤腿……

    灰色裤腿湿哒哒!

    入眼,首先两座饱满乃头山,接着便是重点:芳草兮兮——茅草洼!

    最后是重中之重:裤腿交接处——全面河山一片红!

    生死一线的重要时刻,翠花竟奇迹般继续着重返青春的奇迹,她断绝十五年的女子月信,又特么回来了?

    “李——二——狗!”

    翠花一字一字咬着牙吐出这不要老脸的男人名讳,紧接着左手飞快拉弦搭箭,狂努道:

    “老娘今儿个——射死你个老不要脸的……”

    一阵鸡飞狗跳……

    数米外,规规矩矩鞠躬等候两人谅解的领头武将,和并不情愿做鞠躬动作的武田骑兵们,保持身躯向下的扭曲角度,颈部却向上再次扭曲!

    这动作,让他们的眼珠,几乎爆鼓出眼眶……

    他们的思维,明显跟不上眼前这对貌似神秘的猎户!

    武田骑兵们眼珠儿个个充血,呆看着一言不合就动手对撸的李二狗和翠花……

    领头武将身躯怒抖,没被面甲护住的面皮,瞬间变得漆黑,他内心这会也逐渐崩溃,心中悲愤道:

    “八嘎!等你们没完没了打情骂俏般对打舒坦,武田家的骄傲武士,腰肯定全断了……”

    (本章完)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