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8章:你死或不死、结果不变
    “让你活着,这还不够吗?”

    景观沟的厉吼,令懵懵懂懂的刘十八大惊失色,脑海中无端端掠过一幅又一幅悲伤的画面。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从那天,自己踏上江湖路开始,就从没消停过……

    更主要是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开,失踪,甚至死去!

    平时可能不觉得,但这会被景观沟的一声吼惊醒,刘十八才认真的将过往的记忆梳理了一遍……

    没错!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一个又一个,一个连着一个,都在默默为自己前赴后继的赴死,他们离开得那么平静,那么诡异,又那么的悄无声息……

    而自己,刘十八,却从未认真的去审视这些巨大的损失。

    刘十八缓缓抬起头来,眸中充血,咬牙切齿道:

    “难道我刘十八不是贱命一条,死不得?没了张屠户,难道地球人就要吃带毛猪?我不信……

    我就不信,我刘十八死球了,地球就不转了,狗曰的,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死?我受够了……”

    “嘭!”

    “轰隆轰隆!”

    遥远处景观沟老鸦嘴方向,传来一阵又一阵密集的轰鸣声。

    那是一股令人恐惧的,好似山崩地裂前兆般的巨大轰鸣声!

    景观镇上的诸多普通百姓,好似也感觉到老鸦嘴方向太诡异了,真的不对头。

    人们纷纷收摊四散奔逃,企图远离这黑云密布的地方,至少要离那黑色的漩涡中心越远越好。

    这是一种莫名威压,它是来自于苍天的愤怒,至少愚昧的百姓们,是这样认为的……

    奔逃中的各色人流和当地百姓们,这时候早就抛弃了无神论!

    他们甚至将内心深处所有能问候的上帝基督,或者能叫出名的素菩萨荤和尚,男女观世音等等神佛,问候了一个遍。

    不光如此,淳朴的百姓们,还要往前追溯这些神佛菩萨的所有祖宗八代,接着继续问候。

    天灾降临,恐惧升温的时候,信仰其实只能令人稍稍的将恐惧从大脑转移到嘴唇部位,最远的距离仅此而已。

    ………………

    老鸦嘴那个小山谷的上方,黑云盘旋着愈发浓厚,渐渐往下压得更低,隐隐的能看见一个倒过来的漏斗云正在成型!

    这些黑云仿佛被一股来自于地面上的巨大吸力牵扯着,缓缓的向地面汇聚穿插着……

    但!这么大的动静,却没有影响到对峙中的刘十八,景观沟,老司机三人。

    ………………

    老司机静静的看着刘十八发泄,沉默着不哼一声……

    景观沟的嘴角却冷笑着微微上翘,显示的蔑视之意,溢于言表!

    很默契,景观沟和老司机都没理睬刘十八,竟然是冷处理……

    最后,没等刘十八的狂躁宣泄完全,景观沟便将视线,快速转移到老司机身上,深沉的点头道:

    “没想到,你们父子的葬身之地,最终和老道一块绑在老鸦嘴这块风水宝地上。”

    老司机眼眸闪了一下,眸中似乎绽出一丝无奈,一丝委屈,更多的是不甘,可最后他还是闭上眼狠狠挤了一下

    当老司机再次睁开眼帘的时候,眸中剩下的却只有坚定之色,苦笑道:

    “死而后已,咱们的命运其实早就注定了吧!”

    一直站在刘十八身后的翠花,闻言却暗暗低头嘀咕道:

    “什么风水宝地,明明是阴煞之地,尽是幺蛾子。”

    景观沟耳朵肯定极好,翠花的小声嘀咕并没逃过他的感应,却也只侧头阴测测的看了翠华一眼,转头却看着刘十八冷笑道:

    “其实你刚才说的没错,你要是挂了,咱们别说带毛猪没得吃,西北风估计都没得吃了吧……”

    刘十八眯着眼,摇头发出神经质般惨烈的笑声道:

    “你们当我是煞笔嘛?我这几年过的什么日子?吃没得吃,睡没得睡,成天摸瞎扒坟头钻黑洞。

    好不容易认识一个能明媒正娶的官三代老婆吧,特么却莫名其妙被病毒原体占了脑子,如今生死不知……”

    “哈哈哈!”

    “呵呵呵……”

    “嘎嘎嘎嘎……”

    “嚯嚯嚯嚯……”

    阴阳怪气的惨烈笑声,持续了很久刘十八都没歇气,最后总算停下了才接着狞笑道:

    “我要是不走出刘家屯,我要是不去禅石之海,我要是不去什么劳什子黑狱,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更不会爆发什么贝里琉群岛大海战,甚至后面的灭世核战也不会爆发,所以我认为我死了比较好,一切都不值得!”

    景观沟和老司机汤臣,一直沉默着,就这么静静的,等待刘十八将自己的负面情绪完全宣泄出来。

    景观沟原本手里还摇着鹅毛扇子,这时候双手缓缓用力,将扇子绞得粉碎,面色同样变得铁青,狞笑道: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为你前赴后继的人,都白死了?”

    刘十八面色一僵,回忆起自己刚才说过的混账话隐含的意思,不由脸红呐呐的解释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够了!”

    景观沟终于发火了,瞪着刘十八怒吼一声。

    刘十八见状,神情直接呆滞……

    秦大也怒哼一声,踏步向前跨了一步,手中握着失而复得的那把银色短剑……

    别离的双手,也诡异的蠕动起来……

    李二狗和翠花,神色复杂的对视一眼,眸中闪过决绝的凶光,狠狠的朝景观沟看去。

    “秦大……”

    刘十八咬了咬牙,伸出手拦住维护自个儿的秦大,缓缓摇头,同时也用眼色制止了李二狗翠花,别离。

    “你和我其实都是棋盘上的棋子!而你更是通天教主和我爷爷共同留下的伏笔,那么你肯定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说完了……”

    刘十八翻翻白眼,对着景观沟冷笑道。

    说到这,刘十八接着抬起头,凝重的遥看老鸦嘴方向,淡淡道:

    “天昏地暗,风云色变,不管我信不信此刻我都选择相信你。

    鸿钧老东西真的可能撕裂空间追过来,你的时间不多,必须长话短说。”

    “嘭!”

    刘十八话没说完,老鸦嘴方向,凝聚在山巅的漆黑乌云突然勐烈一抖,接着被一股大力驱散,呈现出一股云起云涌的倒喷状态。

    三人同时看向老鸦嘴,刘十八眯眼道:

    “来了……”(未完待续。。)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