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1章:顶得老娘一裤裆水、妖孽
    一路走来,刘十八心情还算舒畅,脸上的表情虽然仍旧丑到家,却不难看出他内心还是很愉悦的。

    一路上的百姓虽然大部分对刘十八一行人敬而远之,但面露微笑频频示好的也不在少数。

    面容秀丽,身穿挺拔黑色军装的别离和一身返古的环夫人,尤其受广大男同胞的热烈欢迎。

    “景观沟,这小镇被你经营得不错啊!你看百姓安居乐业,性情淳朴。

    更难得的是竟然还随了你的名儿。我记得道教的鼻祖张三丰,也没有办到这事吧?他的名儿和道教完全不搭边。”

    刘十八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面露得意的景观沟闲聊着。

    至于自己这帮人中的蒙天放四十七人,刘十八有信心这老道能搞定,否则岂不是在这白经营了那么多的岁月?

    “那是!也不看看老道花费了多少心血。”

    景观沟面露嘚瑟,嘿嘿应道。

    刘十八身后的李二狗,这时一个健步窜上来,将景观沟挤兑到了一边,面**沉。

    “二狗叔,咋了?”

    刘十八好奇额扭头。

    “少主,俺感觉不对。”

    李二狗眯着眼,凌厉的眸子在四周暗暗放电。

    “哦?”

    刘十八立即警觉起来,要说自个完全相信的人之中,李二狗夫妇绝对排列前三,所以他的感觉和警告刘十八不会忽视。

    “你看这小庙堂叫做庙景观,邪门吧?你再看高墙琉璃瓦的年岁,至少几百年的岁月了吧?这景观沟才多大年岁?”

    李二狗谨慎的说出自己的判断。

    刘十八眸中一闪,暗暗皱眉,随即又舒展开眉头淡淡一笑道:

    “俺爷爷多大年岁?明面上就有百岁,而实际上,不可估量……”

    李二狗闻言暗暗点了点头道:

    “还是小心一点,一个在此地经营数百年的妖道,其势力绝对根深蒂固,外来势力在这里和鸡蛋没区别。”

    默默被挤兑到一边,满脸不悦额景观沟,顺势挤过来笑道:

    “没错!二狗师弟你也有脑子了?你们现在到了我的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懂不?不懂我可以教教你。”

    李二狗面带怒刷没做声,而他后面紧随的翠花,却夫唱妇随面带桃花的狞笑一声:

    “看来刚才一巴掌,还没把你打清醒……”

    言辞犀利的景观沟瞬间萎了,双手打了个稽首道:

    “无量天尊,女施主谬赞了!翠花妹子一向是专打地头蛇的,所以老道很明事理的给你扇了一耳巴子……”

    不管景观沟是真道士还是假道士,总归是道士无疑,而在道教典籍上却有一条:

    “修道者定要严于律己,严禁与女子争端纠葛,违者天打雷劈,上天将降无量业火焚烧九世三生……”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恐怕就是此情此景了……

    “哼!”

    从爬出时空通道,就一直默默呼吸新鲜空气未曾开口的环夫人一直跟在别离身边,这会却骄哼一声:

    “安居乐业,看也未必。”

    刘十八好奇的扭头,他一直对这个奶妈职业一般的神秘女人好奇,此时忍不住笑问道:

    “你有什么高见?”

    环夫人素面朝天,面带冰冷轻轻的抬起右手,深处一只白玉般的手指遥遥向某一方向一指道:、

    “看前面,还有落地叩首,沿街乞讨的叫花子这能叫安居乐业?”

    景观沟闻言也同时一呆,呐呐道:

    “不会吧?老道的地盘,还有来打野食插签子的江湖儿女?”

    他身后的两个宝贝儿子半边人,则同时附和道:

    “爸爸绝对没有……”

    “没有爸爸绝对……”

    景观沟闻言双眼一翻,捂着胸口道:

    “孽障……”

    ………………

    刘十八闻言,顺着环夫人的手指看去……

    庙景观堂前的台阶下首,果然围着一群闲汉一般的家伙,其中不乏嬉笑打趣的声音遥遥传来:

    “妹纸,别讨饭了,跟哥哥回去保你吃香的吞辣的。”

    “嘿嘿!李三宝你少说了一样吧?还要吞浆糊是不是?”

    “嘻嘻,那是必须的,否则俺养着她干啥使唤?”

    “滚一边去,别做贱人!”

    “就是,看这姑娘可怜见的……”

    而其中,也不乏正义感爆棚的良好镇民出声喝骂……

    ………………

    “上去看看!”

    刘十八一言九鼎,一行人默默的随他往那邪门的庙堂走去。

    走到近前,秦大自告奋勇往前快走三步,三把两下扒开围观打趣的人群,给虚弱的刘十八让出道路。

    感觉到又有人走到面前,趴在地上的一名身材婀娜,却一头鸡窝乱发,满脸黑泥的女人仰天便一声惨呼,惊天动地……

    “惨啊!”

    “各位乡亲父老行行好吧!俺饿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就剩下地气未断了,求一碗稀饭,一碗红烧肉打打牙祭……”

    刘十八摇摇头,咧嘴笑道:

    “这饭讨得豪华了,还红烧肉咧,稀奇!”

    看着地上的红衣女人,刘十八忍不住心头一动,这声音……

    刘十八身后的翠花和环夫人两个女人同情心泛滥,同声问道:

    “姑娘你咋了?”

    “咋了,出啥事了?”

    而刘十八,这时却面容一呆,瞠目结舌伸出右手手,指着地上的女人,面孔鳖得潮红,嘴巴一张一合间却没一丝声音发出……

    地上女人心思绝对灵光,见有女人同情发声,顿时声调拔得更高,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呼喷出:

    “老娘从外地来到老鸦嘴,碰到三个溜达鬼,掏出仅有的三分钱,问老娘顶不顶……

    老娘嘴巴一歪,他们说老娘装赖;老娘嘴巴一瘪,他们说老娘装姐,老娘裤子一刮就地一躺,才赞老娘真够味……

    七顶八顶没进洞,却顶得老娘一裤裆水,要不是为了下一代,老娘哪能受这罪?”

    别离,环夫人,翠花闻言,顿时表情凝固面容呆痴,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表达此时心中意境……

    李二狗,秦大,索兰塔,和蒙天放等人,却再也忍不住哄堂大笑……

    顺过气来的景观沟,刚好走到跟前,闻言脚下蹒跚,眼前又是一黑,惨呼道:

    “她,绝对不是俺们镇上的……”

    ……………………………………

    礼拜一0点之后,再更一章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