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7章:黄黑之物、这是纯真年代
    昨天卡很久的思路,于是推倒一些大纲,重新编制一番耗费许多时间,这一点大家都知道,没大纲故事就干枯没法继续了。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其实刘十八也能当个触手怪,但真的对大家不负责,和别人一样的类似套路,真的好么?希望大家理解刘十八!因为在我这,没有重复的邪门玩意!我不是如盗墓笔记和,鬼吹灯一般的超神,我仅仅是凡人,因我是刘十八。

    …………………………………………………………………………

    “我,真的很丑?不就是中毒之后,脸上的皮肤脱落了一些?干燥了一些,看起来有点老么?”

    刘十八惊讶的看着秦大,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皮。

    嗯!确实干枯了一些……

    但是,秦大的眼珠儿仍旧瞪得老大老大的,带着一种莫名的意味,默默凝视着刘十八,看得他头皮发麻,心里得慌……

    “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俺?”

    刘十八眼神一眯,感觉到不对劲。

    稍稍的回忆,他就记起来了!

    用这种眼神看自个的不光是秦大,还有老九,李二狗,翠花,别离,索兰塔,等等,几乎囊括了所有人……

    最要命的是,似乎连老黑,也这样瞪着金色的眸子看刘十八……

    想到老黑,刘十八顿时浑身一抖,一股钻心的痛楚感直接从右手钻进了心里。

    “老黑……”

    刘十八痛唿一声,不由火冒三丈。

    老黑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手指头咬掉一截,当成人形太岁的手指头一般,给吞了下去……

    “实际上!要不是老黑的这一口,咱们兴许都挂了。”

    秦大真的很懂刘十八!

    他不愧是胸怀帝王心术的人,仅仅看着刘十八的面相,就知道他在想啥。

    刘十八肯定在想,老黑那一口咬得不是地方,秦大叹口气,解释了一句……

    “咳咳嗯!”

    刘十八干咳了两声,他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实际上,他比谁都明白,老黑从小就跟着自个,它善解人意,肯定从哪知道了传送阵激活的奥妙,才不顾一切下口袭击了主人。

    这传送阵的激活方法,真的很诡异!为嘛特么的又要自己血呢?

    自己一开始不是滴,不!喷洒了一大碗?为啥没漫天绿芒咧?

    可一转念,刘十八紧紧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低声沉凝道:

    “难道!触发这个传送阵的契机,并不是我的血?而是”

    “没错!触发这个五连环大挪移的契机,就是头儿你体内的无名剧毒。”

    轮回的声音,突然从刘十八的脑壳子内里炸响,将他震得浑身一抖。

    “啪啪~”

    虚浮着脚步,踉跄着,往前冲了两步才勉强站稳当。

    刘十八,变得胆儿小了很多?

    秦大站在一边目光复杂,静静的看着刘十八的背影……

    “轮回劳资差点被你小子吓到了,身体虚差点跌跤你知道嘛,孙子?”

    翻着白眼,刘十八在心底怒骂着。

    “嗯?”

    良久,轮回特么竟然一声不吭,也没辩解,更没反杀回来。

    “不对啊?”

    刘***摸下巴,被自己短桩般的胡须扎了一下,轮回胆子大得很,不说话肯定有事?

    而在次元空间中,轮回可以清晰的看到刘十八脸上的担忧表情,并感受他焦灼的心境。

    “没事!俺身体虚了一点点,不算个事,你回去好好照顾你的甄小妻,和你的那七八个半大孩子。”

    感受到轮回关怀的目光,透过摸金令外壳,落在自己身上,刘十八低下脑袋轻轻的做出一副轻松的模样。

    “夫君!头儿都说了,先回空间深处,别烦他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

    满脸复杂的轮回面前,娇声说话安慰轮回的,是刘十八从许昌下水涵洞内,拼死抢回的只有一口气的甄。

    甄和轮回,也就是曹操的儿子曹植,两个小人儿,其实真都是可怜人!

    当初,两千年前,不知被哪个丧良心的畜生做下了丧尽天良的事,不知道是死葬,还是原本就活着下了葬。

    并且仿佛做实验一般,分别在他两体内种植了那种天地之间自然生长的天生太岁。

    按照轮回皮肤的白皙,和甄家小姐婀娜多姿的身段来看,刘十八大致判断出,种植在轮回体内的是石太岁,种植在甄体内的是水太岁。

    刘十八的脸上不管有没有肉,那种关切是没法掩藏的!

    轮回知道,别看头儿不吱声,而他担心的还是这些从一开始就跟随刘家的人。

    想到这,轮回太岁终于面色缓和下来!

    他轻松的笑容,轮回也许没法复制,那就做罢了,他也笑不出来!

    但刘十八的笑容真的丑哭了,准备扭身返回次元空间深处的轮回,突然停下脚步,叹了一口气,扭头欲言又止,吞吐道:

    “头儿!其实有两件事和你说!眼下随着你一起来到这,照说呢,本质上我们也昏迷了,但……”

    “夫君”

    走到摸金令次元空间深处的甄,鼓着红扑扑的脸蛋儿,气鼓鼓的又折返了回来。

    而在外界,刘十八的身体真疲劳了,于是他看和秦大道:

    “咱们先坐一会再走吧。”

    秦大黑着脸,缓缓点头道:

    “等下那几个颠簸你的山村野夫返回,俺肯定阉了他们……”

    刘十八刚靠着一块石头坐下,闻言不由瞪眼大吃一惊,眼珠一转轻笑道:

    “你都不知道是公是母,敢乱说阉了人家?”

    “哎哟!”

    刚说了一句,刘十八便面色突变,勐的捂住了肚子,惨唿道:

    “他吗的肚子疼起来了,憋得难受,脸上又脱皮,这特么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狗曰的难受得很!”

    秦大白了刘十八一眼,没回答刘十八无聊的问题,而是俯下身将刘十八靠着石块的嵴背,轻轻扶正了一点,顺手拉开了外衣的几颗扣子。

    最后,秦大好像忍得极为难受,不知从身体哪个发臭的小旮旯,神奇的摸出一块白里泛着黑的棉布,扬手扔给刘十八,瘪嘴道:

    “头儿,这个俺免费送你使用。”

    刘十八眼珠一翻,不高兴道:

    “你看?这是俺妹子小舞送你的吧?鸭子戏水多有意境?

    啧啧!好好一块手绢,被你这大老粗擦嘴,用成黄里带黑的色,恶心不?”

    秦大身体一僵,顺带面色也硬了,遥遥伸出手,张大嘴,却没挤出一个字……

    因为刘十八将那棉布,放在嘴边和额头上狠狠的擦了几下……

    秦大的喉咙艰难蠕动几下,吞下一口唾沫,嘴巴呐呐蠕动,还是发不出声音来,面色却憋成了酱紫色。

    次元空间之内,轮回和甄夫妇,则惊恐的捂着嘴,咬牙切齿看着刘十八手里那款极少见的,黄里透黑的:“手绢”!

    ……………………………………………………

    后面还有一更!稍晚吧。10点半(未完待续。。)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