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65章:鸿钧的软肋、红色赤备军
    而最后的结果,却只有两人能活,不得不说这就是命运……

    “继续吧!三号你要快一些,先来救我们,然后还要去去秦岭,救别离和大秦蒙天放的四十七个死士,时间很紧。”

    刘十八摇摇头,对三号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至此,刘十八一行人,一切生存希望,全部押在三号和暴风战舰的身上!

    刘十八的心绪,回转到通天塔的第十层内,刚清醒便听见了吐槽!

    “卖膏的,这太令我震惊了!没想到曰本的开国天皇,竟然是一个叛逃自己皇帝陛下的华夏人……

    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徐福和他率领的那些士兵们,他们所延续的后代,还攻打过自己的母国,这太让我难以接受了,很疯狂……”

    杜兰歪着脖子,斜着眼珠,站在那摇头晃脑发表自己的意见。

    “不不不!还有更疯狂的,徐福不是秦朝人嘛?他是怎么去远古地球,通过什么途径?

    最后,他又怎么成为华夏人人敬仰的鸿钧道士?如今把我们逼入了绝境?”

    索兰塔也适时发表自个的见解。

    这是一件太过匪夷所思的事,所有人目瞪口呆,相互瞪视着。

    刘十八,烈火,秦大,老九,暮色五个人都低头沉默着。

    杜兰和索兰塔最洒脱,面临死亡看得开反而笑眯眯的评论着鸿钧道士的趣事,死道长不死贫道,反正不是美利坚人,他们也乐得胡侃。

    “坑爹两个字都不能描述其中的因果!秦大,你是不是那个,给徐福兵马钱粮和三千童男童女的秦始皇?”

    烈火此时,终于也忍不住了,他是正儿八经的华夏种,忍不下去啊。

    秦大抠了抠快滴油的脑门,低声咕哝道:

    “额造他娘,都不能表达俺心中的愤怒……”

    “不对吧?”

    这时,一向不说话的暮色,瞪着一双美眸,看向刘十八。

    “哪儿不对?”

    刘十八缓缓抬头看向暮色。

    对这个女人和烈火,他一直抱着警惕,他们自称也来自未来,并且是什么三维世界,天知道是真的假的?

    暮色仿佛读懂了刘十八眼神里面的意思,白了身边的杜兰一眼,费解道:

    “华夏人骨子里,最讲究忠诚礼仪和孝道,要是徐福的话,他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后代攻打华夏。”

    刘十八对暮色的这个判断是赞同的,于是点点头道:

    “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所有人不知道,徐福从什么渠道,去到未来?

    这一切对所有人来说,是一个谜……

    “轰!”

    正在交谈中,第十一层再次传来了一声巨大的闷响。

    紧接着,传来鸿钧得意洋洋的狂笑声:

    “桀桀桀桀桀!给老夫去死,八格牙路……”

    同时,也响起通天教主的疯狂笑声,笑声中带着凄惨:

    “刘十八,你们快走,劳资油尽灯枯,坚持不了多久了,噗嗤……

    你们这下——相信了?这个叫做鸿钧的家伙,你们曾经当做神一般的家伙,竟然是个近代不折不扣的曰本人,快走!

    这么多年,没想到劳资苦修千年,仍旧是你的手下败将……”

    通天教主的声音,带着一股搏命的果决,能听出他受了重伤。

    传说中这点果然没错,鸿钧果然比通天要强很多!

    “哼!知道我是曰本人,那又怎样?老夫不妨再告诉你们这帮蝼蚁多一点……

    老夫,在化名为徐福之前本来就是曰本人,要不是为接近秦始皇,就是你们当中的秦大,老夫何至在大秦国忍辱负重几十年?

    最令老夫怒火中烧的是,老夫为了迎合这个秦大不喜僧侣的口味,还蓄发当专职牛鼻子道士,苦学装模作样的胡扯掐指算命,气煞我也!

    今儿个,你们谁都走不了,除非刘十八你答应一件事,老夫还能考虑放你们一条生路……”

    “哼!至于通天这个不知好歹的,必死……”

    鸿钧说完之后冷冷一哼,接着又补充道:

    “顶多半柱香的功夫,通天必然死于我手,所以,留给刘十八的时间不多了。

    你们这些人也愚蠢,甘心给他赔死么?不妨规劝他识时务者为俊杰,将我要的东西双手奉上,老夫一言九鼎,必然放你们走。”

    求生,是人类的本能,鸿钧的一席发人深省的说辞,瞬间击中所有人软肋……

    好高明的老狗,刘十八轻轻咬着嘴唇紧紧皱着眉头!他的内心却在恶毒咒骂着:

    “鸿钧——你不得好死!”

    秦大手里矿灯的光亮,将刘十八中毒之后瞬间衰老,又枯瘦又难看的那张脸,照得格外狰狞。

    众人目光复杂,同时看向同样一脸复杂的刘十八。

    他的决定,主导着所有人的生死!

    怎么办?

    是妥协还是坚持?

    不管哪种决定,都很艰难——

    人这辈子,会遇到无数三岔路口,每个不同的决定,都会改变一个人的未来!

    何去何从?

    刘十八面色铁青,目光闪烁……

    没错,刘十八现在的选择,连他自己都觉得艰难,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跟随自己的朋友或者兄弟,又或者属下。

    那么多人选择了和自己同生共死,自己难道辜负了他们?

    “轰!”

    激烈的对抗打斗声,持续传来,听起来异常的激烈!

    “我就算死了,也要拉你陪葬……”

    通天咆哮着。

    “做梦!就算你死了,也伤不了老夫一根毫毛!”

    鸿钧冷笑着。

    “嘎嘎嘎!我是没法改变你鸿钧的命运,但是劳资可以拖住你,对不对?噗嗤……哈哈哈哈哈!”

    通天教主的声音,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口中喷血的同时,还不忘哈哈大笑。

    “拖住我?那么结果就是你死得更快一些。”

    “嘭!”

    鸿钧冷笑着,口中嘲讽的同时,手上也没停下。

    “刘十八可以,劳资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但是他可以。而我只要拖住你就行了,对不对?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哈哈哈……”

    通天教主的声音带着诡异。

    “胡说八道!他凭什么改变命运?”

    鸿钧的声音,竟带着慌张。

    刘十八一行人,没等刘十八做出任何选择,就在他的率领下扭头狂奔,他们知道通天挨不了多久了。

    但,刘十八却突然停了脚步,扭头看向试一次的黑暗中,高声叫道:

    “通天,为什么?”

    ………………………………

    本章有一些重复的地方,下一章补充!预计下一章更新时间,半夜2点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