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1章:要杀我的人、竟然是你?
    刘十八看着秦大,残忍暴孽的眼神,轻吐了一口气,沉凝道:

    “秦大,假如死战之下仍旧必死无疑,那么你就扔下我,独自找机会逃出去。”

    “不!俺不干……”

    秦大黑色的面庞瞬间紫红,鼓着眼珠咬牙低吼一声。

    “你还有小舞在,还有一个你没见过的黑儿子,你舍得?”

    刘十八半眯无神的眸中闪出一丝决然。

    秦大面色胀得酱紫,憋了半天才憋出几个字道:

    “是……你是告诉俺,入了江湖就要守规矩,男讲情,女守义……”

    刘十八眼中露出一丝欣慰,难看得要死的面庞,露出一个能让人直接喷米的笑容,点头道:

    “长话短说吧,不知道来的是谁,反正不是我们的人,那就是敌人!

    你背着我跑不远,扔下我拖住通天,你还有一线生机,至少你要出去告诉其他人,劳资是被谁干~死的吧?”

    “没错!我要告诉张光烈那个牲口,你被通天弄死了,很惨!”

    秦大闻言,真的挥舞手臂附和道。

    “弄你妹!我咋听着,这弄字这么古怪的?”

    刘十八气哭了差点。

    “不弄死,换个字,就说你被搞死了。”

    秦大皱眉应道,这下他自信了。

    “呕呜!”

    刘十八张口呕出一泡绿水,眼神不善的瞅着秦大:

    “除了弄,搞,你没别的词用了?”

    秦大伸手挠挠脑袋,扭头看了看老黑的方向,咬牙道:

    “那通天不是用剑的?那就——插死你?戳死?捅死?”

    刘十八瞠目结舌,怒道:

    “你咋不说撩死咧?憨货?”

    “不!俺这不是在酝酿?刚准备说通天伸出小腿,一脚撩死你。

    俺,其实思考你懂不?这撩字,是刚学会没多久的新词,还不熟练。”

    秦大很实诚,摸摸脑袋。

    刘十八顿时感觉,自己才是憨货,最终脑子一闪,好奇问道:

    “你成天和我在一块,这撩字,谁教给你的……”

    秦大古怪一笑,似乎回忆着什么,良久才将一张写满苍劲小子的簿子递给刘十八,无奈道:

    “是宁海东的亲爷爷,宁老将军教我滴……”

    “咕噜,咕噜!”

    刘十八伸伸脖子,喉头鼓起,面容极度扭曲,一个呼吸之后,“咕咚”他竟然将呕到嘴中的一泡绿水,强行咽了下去,讶然道:

    “他爷爷?你妹的,秦大你逗我?”

    秦大默默点头,将脑袋再次扭动到远处黑暗遥望……

    很奇怪,老黑的低声咆哮竟然消失了?

    刘十八也停下絮絮叨叨的一张臭嘴,靠着墙,默默凝视着未知敌友的黑暗。

    “锵……啷!”

    秦大蹲着转过身体,缓缓站起来的同时,将腰间银色诛仙剑,连剑鞘一块拔了出来。

    静默约三秒,前方仍旧毫无动静!

    “呼……呼!”

    秦大吐一口长气,接着微微一笑扭头看着刘十八,咧嘴露出一个真比哭难看的笑意,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乃大秦帝国嬴政,朕的前半生充满阴谋诡计,阴暗杀戮,亲情沦丧……”

    顿了一个呼吸,秦大的眼眸更加深邃,不!是深不可测……

    刘十八仰起头,十分认真的看着秦大……

    秦大接着沉声缓缓诉说:

    “朕,纵横宇内灭七国平四海,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霸业,铸就一段传奇。

    但,朕前半辈子终究有一个遗憾未竟全功,那就是长生不老!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女人出现了,她就是玉漱公主。

    我们达成了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交易,她助我完成长生不死的梦想,我则答应她一件事!”

    刘十八听到这里,心中一突惊了一下,却缄默的没有开口。

    秦大眼角的余光,暗中观察着刘十八,不禁暗暗点头,嘴上却问道:

    “头儿,你不想问问我,我和玉漱之间,有什么交易?”

    刘十八面上,破损肌肉裂开一道可怖的口子,几道黑丝一闪而逝,这是他如今的面部表情:嘴角抽搐。

    “玉漱给你移植病毒,帮助你假死,然后洗涤身体各项机能返老还童到三十岁的嬴政,这就是玉漱答应你的条件。”

    刘十八没问什么,却说出了自个儿猜测的玉漱答应秦大的交易条件。

    秦大两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惊讶,这世界上当真有天才存在。

    其实他惊讶的是,刘十八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定力,换做其他同龄人,早就里啰里啰嗦了。

    “没错!正是如此!”

    秦大点点头,却苦涩一笑道:

    “朕作为华夏的千古帝王,自然不会全信玉漱,所以朕制定了一个返回计划。

    所以,在朕假死五年后,玉漱通过其他直通墓道的秘径,再次出现在朕的埋骨之地,秦岭阿房宫。

    她将朕唤醒,证明她的办法有效,并且要朕履行自己的承诺。”

    刘十八哞似冷电,厉声低沉道:

    “所以!你现在要杀死我,因为现在的我,才是最虚弱的时候,最容易得手。

    并且,你要取走,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些东西?

    一直以来,我身边正真要杀死我的人,是你?就是我身边最亲近的人?”

    秦大面皮上的淡然和非凡气度,瞬间消失,只留下一对鼓起仿佛金鱼的黑眼珠,上下打量着刘十八……

    最后,秦大无奈的抽出连鞘的银色诛仙剑,在手上比划着轻挥舞几下,却懒得回答刘十八的问题。

    而刘十八,却很纯粹,他知道,已经没有时间再去问这问那了。

    自个儿的生死,就在秦大出手之后的一瞬间,你根本来不极做任何反抗,秦大和玉漱之间,原本就和你无关。

    你死了,就更不需要知道,所以刘十八也很洒脱,不再开口逼秦大回答什么!

    要知道被最亲近的人从后面来一刀,那种滋味很难受,还不如不知道。

    就这么被突然切断脑袋,才是最好的结局吧?

    诛仙剑绝对锋利得爆表,一丁点的连皮肉都不会有,砍完脑袋后,剑不弯,锋不减,刃不卷。

    秦大,似乎并没管刘十八,更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挥剑相向。

    他,只是聚精会神看着遥远的黑暗中!

    接着,秦大将诛仙剑从剑鞘内抽出,紧紧拿在右手习惯握力,左手则随意将装载诛仙的古怪剑鞘,扔到依墙而靠的刘十八脚下。

    ………………

    就这么一个随意的动作,却将给刘十八凝视秦大背影的视线,硬生生扯了回来。

    随之,刘十八的心脏,剧烈的跳了起来,那把剑鞘?

    ……………………

    刘十八要去考场复习交规了,希望今天考过!复考单很坑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