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40章:娇颜贵夫价高、若没食皆可抛
    秦大眼中的一切,趴在后背的刘十八一无所知……

    “你心里有事,瞒过别人瞒不过我,即使老曹挂得那么凄惨,你也没哭过。

    我知道你的孤单和悲伤,从那么久远的地方停顿了数千年,张开第一眼,就来到这个坑爹时代。

    你失去以往,做帝王拥有的一切,妃子,子女,甚至庞大到令人想象的财富,你没有一个亲人还在身边……”

    刘十八边说,边伸出手在秦大宽厚的肩膀上,轻轻拍打,然后上下抚动安慰。

    “头儿!你别说了,俺……”

    秦大往前边走边聆听刘十八的喋喋不休,突然出声打断了刘十八。

    “嗯?”

    刘十八正投入宣泄自己的情感,闻言一愣。

    秦大面部肌肉扭曲,表情狰狞艰难回头,凝视着面部惊愕的刘十八,咧嘴悲愤道:

    “其实,让俺落泪的不是你变老了,受伤了,或者中毒了。”

    “那哭个毛线?我没断气,你哭丧岂不是影响心情……”

    刘十八苦笑着摇头哀叹。

    “俺,哭的很诡异是不?”

    秦大仿佛在问自己,又仿佛在问刘十八,接着自言自语道:

    “头儿你不知道!如今脱了皮又恢复的新鲜相貌,特别是两只眼睛一个肿着一个眯着,其猥琐下流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人……”

    刘十八又是一愣,讶然道:

    “额造你妹个嗦?快点说……我现在的模样,还猥琐下流?

    你……快说,象哪个孙子?竟然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秦大嘴角抽动,良久才鼓着眼珠儿,憋出一句话,道:

    “先赶路!咱们安全了再说,行不?”

    笑话,和自己一模一样?那得多相似的基因才行?

    也不是没有吧?比如双胞胎就长得一样……

    刘十八皱眉,仿佛不太相信秦大刚才的胡说八道,但仍旧点了点头。

    危机就在眼前,通天教主的威胁眨眼就可能会到,他一定能来到这里,十一层。

    “哎!”

    秦大见刘十八同意,便神情严肃的大步向前冲去……

    如今最重要的,是时间……

    和时间赛跑,才有一线生机,这一点是刘十八说的,秦大深信不疑。

    其实,就在刚才一会儿,刘十八的面部,就再次发生蜕变。

    他变得更苍老,更像了!

    秦大也曾经见识过诡异到极点的情景,却没看过刘十八如今的妖异面色。

    不管多惊人,秦大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关于相貌的话题,而是死死咬着嘴唇,唇角流下一丝黑血……

    刘十八自个儿更没发现,那些深深扎进他体内的黑色尸油,无时无刻的从他五官细微处,甚至身体每一个带洞的地方,或伤口内探出比发丝更细的触手。

    这些如丝绸般的黑丝,轻轻的缠绕在刘十八的体表,而秦大只要轻轻的扭头,尸油黑丝,则闪电般的缩回伤口之内……

    仿佛,这些令人恶心的尸油杂碎,有智慧……

    秦大表情坚毅,似乎这样诡异的情景,激不起他一丝波澜。

    然后,往前快速返回的秦大,开始抽时间将刘十八刚才给他的安慰,回馈给刘十八:

    “头儿!咱们男人不在乎容貌,世上只有穷男人,却没有丑男人。

    因为再难看的男人,你细细品味都会有他自己独特的男人味,就算八十岁的男人,他也有八十岁的味道……”

    “秦大,和我说这个,是几个意思?”

    刘十八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晃悠的后脑勺!

    乌黑的盘龙长发长在秦大的后脑勺上,中间挂着一坨鸡蛋大小的凌乱发簪,晃来晃去令刘十八昏昏欲睡……

    其实,刘八眼皮在打架,而内心却古怪的渐渐清晰起来……

    这是他,第二次听秦大,对男人说着这种带浓重感情的说辞,原本的第一次,是对女人这么说,那人是刘十八的表妹风轻舞。

    这种超出兄弟情谊的表达方式,刘十八很不习惯,却被秦大流露出的真挚感情所打动。

    “所以啊!男人丑就丑了,怕啥?只要有能力,有女人愿意跟你——就中!

    你看,俺的相貌丑不?又黑又粗壮敦实,粗鲁,残暴,但俺是皇帝啊!

    那些秦朝的,甚至是六国的遗留贵族们,他们的女人,还不是削尖脑袋往朕怀里钻?”

    秦大诉说着大道理,让他背负刘十八的时候少了些许负担。

    刘十八静静的听着,他也没想到,看起来一根筋的秦大,竟也有如此精辟的理解力。

    不!这不是理解,而是渗透!

    刘十八疲惫的眯眯眼,眸中闪出一丝明悟,仿佛明白了秦大的苦心,便轻笑应了一句道:

    “娇颜贵,夫价高,若没食,皆可抛……”

    秦大眼珠一亮,扭头咧嘴笑道:

    “主人,这词儿通透!等有机会了,咱回去找个大师涂抹一番,找个大金匾裱起来,挂在床头****欣赏。”

    刘十八白了秦大一眼,哭笑不得道:

    “你挂起来之后,第二天就要写休书了……”

    “为啥?这就是警世之言床头谏,俺就不信女人看不懂,还敢嫌弃俺?

    哼……砍头砍头,谁敢嫌弃俺,谁站出来不高兴,俺就砍她九族……”

    秦大不满的哼哼唧唧。

    “汪汪……”

    “吼……”

    遥远处,突然传来老黑的警示咆哮声,刘十八和秦大同时一顿结束交谈,闭上了嘴。

    “没想到,通天那老家伙,也略通风水五行阵,看破幻境从十层通天塔找了下来,真的可惜了……”

    刘十八的表情,带着一丝忧虑,紧皱眉头,他不甘心被通天教主抓获,更不甘心自己的命运就此终结。

    “吼!”

    老黑的咆哮持续传来,显得很紧张?或者是其他什么意思?

    地窟中太黑了,以至于电力不足的矿灯,离开二十米距离,就基本看不清浓厚的黑幕了。

    秦大,轻轻解开刘十八佝偻的躯体,往巨大的甬道壁贴紧,蹲下腿脚,缓缓将刘十八放在洞壁,倚墙靠着。

    “吼!”

    “沙沙沙……”

    老黑的叫声,和一阵空气回荡传来的沙沙脚步声,愈发清晰。

    秦大拿起矿灯扫了扫前方,黑暗的世界,仍旧很寂静,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按照引动老黑咆哮的脚步沙沙作响的距离,刘十八估计最少还得三分钟才能看清楚那人相貌!

    这沉稳的脚步主人,到底是谁?

    好像,不是通天那老妖孽?

    ……………………

    这两天驾照吊销,在紧张学习科目一补考,大家原谅则个,不是今天就是礼拜一补习考完,叹气!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