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30章:尸横遍野、铁牌地图
    “尾巴!老黑的尾巴被通天斩断了。”

    刘十八叹了口气。

    “造!这是好事,可惜的老黑是公狗,要是母狗,缺少尾巴倒是好事,多方便!”

    “呜——吼!”

    老黑果然如人般有血性,终于怒哼起来,呲牙看着秦大,嘴中滴涎。

    刘十八拍了拍老黑的脑袋,伸手拿出一瓶二级的基因药剂递给老黑,扭头又拿出一盏矿灯!

    “啪嗒!”

    矿灯的巨大光芒,瞬间散落四周,照亮两人眼前的空间。

    从下往上看不到穹顶,高度无法预测,四周竟然也看不到边,好像是一个天然古老溶洞。

    但,当刘十八和秦大的目光同时看向脚下,两人的目光变得凝固,惊诧,恐惧,不可置信起来。

    “嗷——”

    “呕——”

    “呜呜……”

    刘十八和秦大,接着面对面扶着肩膀大吐特吐!

    一泡不知道有多远的地底碧绿沼泽中,和秦岭甬道中的千年黑水极为相似!

    当然,这碧绿色儿的黏糊水的腥臭味,能得奥斯卡,而秦岭甬道的黑水只配跑龙套。

    令刘十八和秦大巨吐的,不是碧绿的水,而是水中浸泡着东西。

    密密麻麻,一个挨一个的都是泡肿的碧绿色尸体,人类的……

    令人作呕的绿水,定是尸水无疑!

    每一具尸体面目狰狞,栩栩如生眼球中的黑瞳和眼白混在一堆,往外爆出,眼角膜仿佛鱼眼的隔水白一般,脱落在眼帘两边。

    尸体男女从老幼都有,面孔上显出恶毒愤怒的神色,每一具都怒目朝天,虽然看着肿胀,因浸泡得古怪,却不见腐烂。

    “是被活活浸死的,还是——死了之后仍在这里的。”

    一向无畏的秦大,难得的嘴唇颤抖了几下。

    “咕隆!”

    刘十八也吞下极大的一口唾沫,艰难的应道:

    “这一戳,比咱们在乌克兰忽必烈古墓中,见到的更残酷。

    说实话啊!我也看不出所以然来,但是我却知道,人自然死亡之后经过浸泡,女人肯定面朝下,男人面朝上。

    而咱们眼前的这一片尸海,全部是仰面朝天的,肯定是人为的,不用怀疑!”

    秦大显然也适应了这个现代社会不短的时间,却没弄懂,为啥女人和男人死了之后,泡在水里姿势不同?

    “为……为啥?”

    秦大蠕动嘴唇,打算问个究竟。

    “还能为啥?女人前面有两热水袋,泡肿胀后吸收大量尸水,所以前面重,都面朝下……”

    听了一半,秦大便开了窍,咧嘴道:

    “俺懂了,而男人则因为屁~股大,所以承重在后面的坐墩肉那一块,所以面朝天。”

    “可不就是!咱们华夏人,形容男人不就是说,********,造逼的祖宗嘛!”

    虽然当前场景诡异可怖,刘十八也没忘轻松一下。

    接着,刘十八话锋一转,问起了正事:

    “秦大,迷宫地图还记得多少?”

    秦大被一问,似乎有些紧张,黝黑的面颊在矿灯下变得泛紫。

    “好像刚才一摔,又忘记了一些,如今顶多三四分。”

    秦大摸了摸后脑勺子,后面还有个黑疙瘩一般的发结。

    刘十八点点头,心中却不焦急,轮回一家子,足够拼出完整的地图,如今要做的就是确定自己和秦大在哪。

    举起矿灯,仰起头向穹顶注目了一会,刘十八才叹了口气苦笑道:

    “百丈高低,没摔死算我们命大。”

    秦大插话道:

    “俺宁愿,就这么摔死更好,看着下面齐腰深的尸水泡着无边际的尸体,俺就瘆得慌。”

    刘十八暗暗吩咐摸金令的轮回和甄嬛带着几个孩子凑地图,将它完美的临摹在一块巴掌大的钢板上。

    “你可是嬴政,当年一统七国的时候,没见得少杀了人吧?”

    刘十八调侃了一句。

    “嗯?”

    秦大翻翻白眼,冷笑一声道:

    “以讹传讹罢了,谁看见了?殊不知当时的劳力都珍贵至极,谁敢杀俘?

    竟然还有坑杀五十万的传说,荒谬!那些士兵一般都收编或者押回咸阳同化,若干年再转变成大秦的士兵。”

    “这就对了,否则以秦朝的人丁,不可能组建一支数量高达一百五十万的常规军出来。

    秦朝的人口只有八百万,凑一百五十万士兵,几乎是逢五抽一,太惊人了。”

    刘十八摇摇头说道。

    说完,刘十八从秦大怀里接过眼泛金芒的老黑,打着矿灯仔细查看老黑的伤势,却发现老黑的尾部断裂处,竟然长出一层蠕动的肉芽……

    这恢复力,逆天了……

    老黑吃过人形太岁,也吃过太岁之血,更吃过三级的基因药剂。

    只要是能吃进去的药材食物,老黑基本第一个品尝,它就是刘十八试药的药罐子……

    特别是轮回前几天刚调配出来的三级基因药剂,杜兰那帮子士兵还没轮到,老黑就尝了鲜。

    “看看上面,有没有出口。”

    溺爱的抚摸几下老黑湿漉漉的毛发,确定不会感染,刘十八才将老黑扔在沼泽一般的尸水中。

    接着刘十八挥挥手,放出次元空间中另外一批的十个影杀,向穹顶的黑暗中扑去……

    而老黑这山魅,落地就围着漂浮的尸体转悠起来!

    它天生对味道敏~感,至于断尾,对它来说不算事!

    因此,常常能听见有人形容一个人耐打耐扛,就是一身打不死的狗肉。

    狗接地气,甭管你打断了气还是咋地,只要让它挨着地气,狗这种智商极高的动物,十之**都能回魂。

    “主人,有眉目了!”

    刘十八,秦大和老黑,两人一狗爬到稍高的地势,忍受着令人崩溃的臭味,刚盘腿坐下休息没一会,心神中传来轮回的呼唤。

    黑暗中,矿灯的亮度开到最低,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分不清东南西北。

    刘十八伸手,从怀中掏出那块凝聚轮回一家子智慧的铁牌,上面纹刻着一张地图……

    地图的细小纹路太多,刘十八摊在手掌中心半天也没看明白。

    “往前走!”

    最后,刘十八决定在走动中寻找坐标,这地图好复杂,竟然看不懂?

    有了中间的坐标,也看不明白!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