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29章:极度深寒、碧水尸海
    两人一狗,离石壁的距离,刚好三米左右,偏差不超过二十公分。

    “三米……有啥玄机?”

    刘十八古怪的左看右看,接着心中一动,又看向秦大的脚背。

    “你的脚背,抖啥?”

    “俺抖?没啊……”

    秦大瓮声瓮气应道,低下头四处瞅。

    “哗!”

    秦大话音未落,四周发出一声闷响,接着周围三四米范围的地表,猛一震!

    “这是……”

    刘十八龇牙咧嘴,本能的手脚并用,打算盘住身边和手的稻草。

    “天塌地陷……”

    秦大却淡然,抱着老黑闭上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的状态。

    “嘭!”

    承载两人一狗的地皮儿,不多不少正巧三米,瞬间崩塌陷了下去……

    方圆三米的诡异大坑,在刘十八手指连点之后神秘出现,吞噬了一切后,地面耸动又悄无声息的复原,表面不留一丝痕迹……

    “刘一!额造你姥……姥姥!”

    “那是你爷爷!”

    幽深的陷坑,陈年泥沙碎石盖顶砸下,隐隐传来刘十八一声悠长悲愤的咒骂声,夹杂秦大淡定的一声吐血说明……

    几秒钟或许很短,但是对突然陷入双眼一抹黑的通天教主来说,却太长了……

    等通天教主,赶到两堆臭气冲天的屎尿堆面前,几乎呕吐的时候,这地界早就归于寂静,只隐隐的听见有细沙流动,不知在哪响起!

    “刘十八个小畜生,老夫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为何就打不动你?老夫真就求你一滴精血,你为啥不信咧……”

    “吼!”

    通天教主咬牙切齿,突然仰天怒吼,唇齿之间金芒闪烁,两颗三寸长短的獠牙,诡异的显现出来……

    而这一切,没有任何人看见!

    ……………

    幽深寂静的地底,不知道多深多大的一个空间之内,一片黑暗伴随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恶臭,如长了眼一般,齐齐的涌向六个明显还未被侵占的孔洞。

    那六个,是尝在微微呼吸的三对鼻孔,属于刘十八,秦大,老黑,两人一狗……

    恶臭,果然是刺激人体神经的最佳良方!

    “臭死额了……比吕不韦的那臭脚还臭!”

    秦大被惊醒,呼一声懒驴打滚般就地一滚,腾的坐起身来,大口吸气。

    “呕!”

    仅仅吸了一口,秦大便弯下腰,死命的扣住自己喉咙,大口往外吐黑水。

    “呕呜!”

    秦大身边,接连响起呕吐声,刘十八也醒了过来,一口口的泛黄酸水,顺着嘴角鳖不住的喷涌。

    唯有老黑,躺在秦大背上不吭,但那双金光四射的灵动眸子却在四处打量,能感觉出问题不大,老黑还喘气呢……

    “这是啥地方?这么臭?”

    “呕呜!从没闻过如此臭的味儿,比秦岭殉葬坑的尸臭更难忍。”

    秦大边吐,边呜咽诉苦,这是一幅极难见到的景象。

    这位叱咤风云,统一华夏族人的帝王,露出了他难得的纯真本性。

    “呼呼!”

    刘十八喘息着往外吐气,但不敢往里吸气,吸进去一口浓郁的臭味,只有一条路吐到死!

    吐了约十分钟,刘十八和秦大才缓过气,逐渐适应了这股令人汗毛发炸的剧烈臭味。

    人类,果然是能适应一切的物种!

    “秦大,你没事吧?腿胳膊没断吧?”

    刘十八目光闪烁,在黑暗中四处打量,边看边问。

    “没事!就是浑身没劲,说起来俺也是浑身毒气的变异人,硬给吐软了,不得不服气这臭味!”

    秦大捏着鼻子咕哝应道。

    “老黑呢?你不是抱着它。”

    刘十八记起,闪电般的突击,义无反顾的刹那精彩,回忆着老黑,那股决死突击通天老头的刚烈迅猛,焦急问道。

    “没事!掉下来的时候俺背着它,俺感觉它比咱两都精神。”

    秦大扭身,也不管老黑愿意不愿意,一把扯到怀里身前,顺着老黑吻部骨骼,从上撸到下。

    “呜呜呜……”

    老黑的抗议声,被五大三粗的秦大直接无视,老黑也不会去下口给秦大一下,它知道那是为自个好。

    “奇怪?”

    秦大奇道。

    “咋了?一惊一乍的,快点说——真臭死了。”

    刘十八也扭转身摸索到秦大,不管老黑抗议与否,顺着老黑腹部皮毛上下摸索起来。

    “嘿!黑家伙好粗,爷爷真没白疼你……”

    黑暗中,刘十八一把握住一根伸缩火热滚烫的灵巧物件,恶作剧般前后撸了几下,那物件中间,猛的凸起两个如同鸡蛋一般巨大的鼓包。

    “呜呜呜!嗷——嗷——嗷呜!”

    被捏住要害命根,老黑这山魅终不再沉默,呜咽着用它特殊的方式,哼哼唧唧!

    黑暗中,秦大停下手,翻着白眼古怪咀嚼道:

    “虽然俺不懂狗语,但也能分别出狗儿撒欢儿的舒爽,俺怎么感觉老黑挺爽的感觉?”

    刘十八老脸一红,暗暗缩回手,咧咧嘴道:

    “老黑没多大的伤,不妨碍啥,就是少了一根物件。”

    秦大瞪眼,伸手虚虚捂住自个的裆部,吞唾沫艰难吻道:

    “鞭——没了?”

    刘十八气急,哭笑不得道:

    “老黑的鞭在,我刚才鼓捣了几下,感觉鞭子挺厚实,蛋也粗,好使!”

    “那啥少了一根?”

    秦大侧头不解。

    “尾巴!老黑的尾巴被通天斩断了。”

    刘十八叹了口气。

    “造!这是好事,可惜的老黑是公狗,要是母狗,缺少尾巴倒是好事,多方便!”

    “呜——吼!”

    老黑果然如人般有血性,终于怒哼起来,呲牙看着秦大,嘴中滴涎。

    刘十八拍了拍老黑的脑袋,伸手拿出一瓶二级的基因药剂递给老黑,扭头又拿出一盏矿灯!

    “啪嗒!”

    矿灯的巨大光芒,瞬间散落四周,照亮两人眼前的空间。

    从下往上看不到穹顶,高度无法预测,四周竟然也看不到边,好像是一个天然古老溶洞。

    但,当刘十八和秦大的目光同时看向脚下,两人的目光变得凝固,惊诧,恐惧,不可置信起来。

    “嗷——”

    “呕——”

    “呜呜……”

    刘十八和秦大,接着面对面扶着肩膀大吐特吐!

    两人此时才发现,竟然两一狗的落点,在一泡不知道有多远的地底碧绿沼泽中,和秦岭甬道中的千年黑水极为相似!

    当然,这碧绿色儿的黏糊水的腥臭味,能得奥斯卡,而秦岭甬道的黑水只配跑龙套。

    令刘十八和秦大巨吐的,不是碧绿的水,而是水中浸泡着东西。

    密密麻麻,一个挨一个的都是泡肿的碧绿色尸体,人类的……

    …………………………

    看得舒服,请点个赞叫个好,砸几张月票,送个鼓励,刘十八需要大家伙的鼓励和支持!

    下一更,大致预计,中午12点左右吧……左右是关键!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