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11章:心机算尽、各显神通
    刘十八瞠目结舌看着秦大,嘴巴张得老大,右手和左手,紧张得同时握紧手中的金属棍,恨不得要捏粹了才能解气般……

    通天教主和刘十八的表情大同小异,面上泛起潮红,镇定如山的身躯剧烈颤抖,嘴角抽搐着怒骂道:

    “世上,又多一个孽障!”

    很显然,通天教主当年,花无数时间,处心积虑接近刘一,就是为得到刘家人新鲜精血。

    他勉强和刘一老头成为挚友,自然对那个老不要脸的污秽段子,知道得比谁都清楚……

    通天想知道的不是这些混账污秽,而是紧张的另外一件事。

    “秦大你给我住嘴,够了!”

    通天教主破棉袄上棉絮乱飞,面皮充血,眼皮乱跳,抬起手暴跳如雷,指着秦大嘴角颤抖道:

    “老夫问你来回答,刚才你说诛仙剑,不在老夫身上,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一点什么?”

    秦大好像也被通天的怒吼吓了一跳,听了通天的话竟微微一笑,深深吸一口气鳖在喉咙内,猛的爆出来吼道: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又喝酒又吃肉,妹纸笑眯眯……”

    “腾腾腾!”

    通天教主眼前一黑,身躯微不可查的一晃,倒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形,仰天悲愤道:

    “刘一,你这个孽障,老夫就想问他一句话而已……”

    通天的眼神,离开秦大,仅有一瞬间……

    第十层中,最不可思议的一幕,正在此时发生……

    此时,一直瞠目结舌,装傻充愣的刘十八,却犹如神助,双眸放光一个躬身绷紧弹出到秦大身侧,一把扯着同样兔子三蹬腿般退开的秦大,再次爆退五米!

    两人还在空中没落地,伴随的是刘十八,扯着嗓子撕心裂肺怒吼:

    “拙……九方天地,八面囚笼,困神桩!”

    “困神桩?”

    通天反应极快,在刘十八动身的功夫,眨眼就回过神来,着了道?

    晚了!

    十六杆黝黑的大旗,不知被刘十八啥时候,悄悄的挪移到通天周围,那块方圆不到十米的祭台附近。

    “唉!”

    通天本欲转身追击的身形,此时反而停了下来,背着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语气中充满镇定和自信:

    “秦大,你竟敢戏耍与我?”

    “俺说了,这一招是师娘教的。”

    秦大站稳身形,看了看通天的背影,轻声笑道。

    通天的身形微微摇晃了一下,终于愤怒起来,狞笑道:

    “刘十八还未嫁娶,哪来的师娘?你秦大,连师父都没有,哪来的师娘?混账……”

    秦大笑而不语……

    刘十八,则若有所思,扭头看着秦大,轻声道:

    “秦大,假如历史和野史记载得不错,你若是大秦王上,那么可能真有一位师父,不如我来猜猜?”

    秦大点点头,双眸却死死盯着围困通天的十六杆黑色大旗。

    “不知道这旗阵,能不能暂时困住通天,先加固一下。”

    刘十八口中念念有词,竟破天荒从裤子口袋内拿出一张黄表纸制作的玩意,比划了几下对着旗阵弹了出去。

    “那是啥子?没见用过。”

    秦大迷糊不解。

    “符箓都是用黄表纸画的,这不就是符箓……”

    刘十八抽空给秦大解释了一句,竟念起艰涩难懂的符文咒语。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封……”

    念叨了几句,刘十八才扭身看着秦大的双眼,犹豫道:

    “我猜!你在秦朝当大王一样经历坎坷,你所谓的师傅,不是相国吕不韦就是剑客嫪毐。”

    秦大点点头道:

    “是嫪毐!”

    顿了几秒,秦大才继续补充道:

    “在我很小,还未继承王位的时候,嫪毐的女人曾告诉我,只有一个敌人感觉到自己无人能敌的时候,那时候他才会出现破绽。

    此时此地,通天感觉自己无人能敌,所以他才任由我胡闹,他有信心在几秒钟就杀了我们。而相反他的自大,最终将自己轻而易举的困在了破笼子周围。”

    刘十八好似理解,点点头道:

    “我问的是,师娘是哪个?”

    刚才还眉飞色舞的秦大,闻言面色微微变化,咬着下唇道:

    “就是赵姬!

    “没想到真的……”

    刘十八古怪的咧嘴,脑袋微微混乱,接着便恢复常态

    “秦大,没想到你憨厚的外表之下,还藏着一颗玲珑心。

    但是激将法这玩意,对我同样没用了!”

    通天说道这,缓缓挪动着双脚,转过身体静静的看着刘十八,嘴角还带着笑意。

    “这,就是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结果?当老夫是傻瓜么?”

    说完,通天的面上终究泛起了一丝怒火,甩手指了指秦大,怒极反笑道:

    “还有这憨货,难道不知道他翻的白眼,比这第十层的光线更显眼么?”

    仿佛感到好笑,通天接着手指转移方向,又指着刘十八怒道:

    “哼!你最不可理喻,竟然用道士使用的符箓来增强旗阵的威力?驱魔镇鬼么——荒谬至极!

    老夫是堂堂正正的上古至强,和鬼怪有什么关系!”

    刘十八和秦大对视一眼,仿佛对通天的嘲讽无动于衷,面无表情!

    通天看见刘十八和秦大的神色仿佛没有什么羞愧,不禁愣了一下……

    他疑惑的回想,看看自己的观察有什么遗漏,然后才眯着眼笑道:

    “刘十八,老夫说得没错吧?驱魔符是多此一举,你爷爷是怎么教你的?”

    刘十八神色本来不动,但听着通天嘴里的嘲讽中带上了爷爷刘一,最终没忍住,冷笑道:

    “我爷爷的本事,我跟定拍马也赶不上!但他却在有生之年,经常告诉我一句话,对我很有启发……”

    通天好奇的看着刘十八,摆摆手笑道:

    “说来听听!”

    “俺爷爷说,鞋子合脚不合脚,光看表面是不行的,你必须得一双一双,亲自试试才知道!”

    刘十八凝视着通天,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句话。

    “什么意思?”

    通天不解。

    “意思是说,你是不是传说中那般厉害谁知道呢?我必须得试试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草包!”

    刘十八冷笑道。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