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4章:半截尸身、遍地诡异
    “第十层,老九你们到底出了什么事?”

    刘十八暗暗琢磨,眼睛却看向周身冒着丝丝白雾的血色棺材。就爱上网。。

    棺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雕刻,四周都看不到缝隙。

    “唰唰!”

    刘十八拖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踏上台阶凝视着血红的棺材。

    “啪!”

    最终,刘十八伸出手,一把拍在棺盖上!

    “嘿!”

    用上暗劲,刘十八用力推了一把棺盖,结果没有一点作用。

    用了多大的力也推不开,棺盖上没有一颗棺材钉,却也没发现有什么缝隙。

    “眼睛看见的东西,不见得是真的,好歹自己动手摸摸!”

    这句话是刘一,从小对刘十八的教诲。

    “一切都是虚妄!”

    刘十八伸出一根手指,从下往上按住棺材边沿,缓缓的向前滑动。

    “噫?”

    这一抹就抹出了问题,棺材边沿并不那么缜密,更说不上严丝合缝。

    “这里被打开过?”

    棺材盖子,有被强行破开的印记。

    接口的棺盖下方,有一些细密的石粉,这血红的棺材,竟然是一种不知名的石料雕铸而成。

    刘十八憋着气轻喝一声,再次推了一把,依旧纹丝不动。

    六品摸金校尉的实力,何止千均?

    一个石头的棺材盖子,能有多重?难道推不开?

    刘十八有点不信邪,但却不得不信!

    除非里面是真空状态?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真空状态,将里面的空气全部吸纳出来,将棺盖从内部吸附,这样推不开属于正常。

    所以,必须得将棺盖打破,把内部空气释放出来,棺盖才能打开。

    “这地方,有点不对。”

    此时,一直蛰伏在摸金令中的轮回,悄无声息的补充了一句不阴不阳的话。

    刘十八闻言心神一颤,讶然道:

    “怎么说?”

    轮回的声音响起道:

    “我感觉,这个棺材和老九秦大他们没有必然的联系,他们根本不可能在这里面,这棺材对你来说是个陷阱。”

    “陷阱吗?”

    刘十八眉头紧锁,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会他回忆起了曹雄,还有自个的爷爷刘一。

    假如他们健在的话,多好啊?何必自己穷操心?

    “前后左右没有一个人影,就算是陷阱也要踩一踩,景瑟不就希望我主动么?”

    刘十八自嘲的笑笑。

    “怎么做?我估计的话,景瑟想要你的血。”

    轮回再次提醒了刘十八一句。

    “好歹要试一试!否则没余地,就让我打破这个僵局如何?死活都要试试,他既然留给我这血色的棺材,不就是希望我试试?”

    刘十八的面容有些狰狞。

    “我不发表意见,不过我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和我刚出土的时候,很相似……”

    轮回的语气相当凝重。

    “哦?”

    刘十八面色一僵。

    很相似?和轮回?

    轮回挖掘出来的时候,是啥玩意?

    说好听一点是太岁,人形的太岁……说难听一点是一种变异的:僵尸!

    僵尸?棺材里面充盈的气息,是僵尸?

    刘十八掏出一把黑色的军刺,想了想,又将爷爷留给自己的十七杆黑色大旗掏了出来。

    “起!”

    “呼!”

    口中念念有词,刘十八在棺材周围选定了一个大概的位置,首先将十六面旗子插进祭台,将最后一杆阵眼大旗背在身后。

    “哼!就算你有什么幺蛾子,这十六杆风水大旗也能阻挡一会吧?”

    刘十八冷冷一笑,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朝来时的黑暗中,隐隐扭头看了一眼。

    “嘭!”

    黑色的军刺,嘭的一声刺在棺盖上!

    棺盖不知用什么石料雕刻制成,坚硬得令刘十八搓舌不止。

    这军刺宰人,近身搏击还凑合,用来挖坑简直……

    没法描述……

    没有比用军刺在石头上凿洞,更坑爹的活动!没错,没有比用军刺,象捅蚂蚁洞那般运作的方式!

    “嘭嘭!”

    “噼啪噼啪……”

    军刺极为坚硬,从暴风战舰上拆卸的黑钢重新锻造,刚好能承受刘十八灌注全身的力量在右臂上。

    军刺凿击在棺盖表面,发出阵阵巨响,刘十八却没有回头看一眼,甚至脑袋都没有左右摆动一下。

    他的眼里只有一件事,要在棺盖上打一个洞,挪开盖子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古怪?

    到底是秦大和老九消失的地方,还是藏着传说中赢勾的尸身。

    “嘭!”

    刘十八一下一下的凿着,巨大的力量和惯性,促使着刘十八的手掌表皮和军刺产生剧烈的摩擦。

    每一下凿击,就有血水顺着刘十八的手掌和军刺往下流淌。

    “嘭!”

    刘十八还是人类,就算体内有旱魃血脉,就算自己有变异体质,但皮肉终究不是钢铁,耐造不假,但也有极限。

    痛苦和危险时时伴随着刘十八,他手中的军刺却不曾停下。

    其实,在寂静的虚空中,还暗暗游荡着十个影杀……

    她们这次学乖了,不主动做出任何攻击行为,仅仅潜伏在四面八法,充当刘十八的眼睛,默默关注着周围。

    “轰隆!”

    凿了三个小时,血红泛白的棺盖上,终于被顽强的刘十八凿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

    “嗖嗖!”

    一股白色的阴气,从洞口喷涌而出。

    刘十八抽身拿着军刺飞快后退,等那具棺材表面的白雾阴气和凝霜渐渐消失,。

    左右看看,刘十八再次缓缓登上祭坛台阶,静静的凝视着打破内部压力平衡的棺盖。

    “啪!

    刘十八这次没有用手,而是踢出一脚,棺盖应声而开。

    棺盖内里,跟本没有什么通道之类的东西,秦大和老九等一干十几个人,跟本无从谈起!

    棺材内,仅仅有一截尸身!

    是一个身材极为高大,却只有半截的泛黑尸身,尸身很诡异,腰部以上不见踪影,仅仅剩下腰部以下的两条大腿连带小腿,保存还算完好。

    看到这仅留一半的尸身,刘十八瞠目结舌,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赢勾的半截尸体?

    “起!”

    刘十八左手一挥,将金属棍招在手心,右手则举着军刺,边退步,口中边念念有词!

    十六杆大旗,开始缓缓转动,一股玄奥的气息,和祭台上的诡异出现的血腥气,静静的撞到一块。

    半具黑色的尸骸,刘十八发誓,只要这具尸骸动一下,他就毫不留情用金属棍砸下去,绝不留情!(未完待续。)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