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02章:紫云深处、勾之墓
    这个红色人影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幕在自己的梦境中出现?

    这个梦境太真实了,仿佛自己曾经经历过一般诡异!

    “唰唰唰!”

    刘十八皱眉看着空无一人的影壁两边,抬脚朝秦大和老九迎敌的方向走去。

    走了不到十米,下一瞬间刘十八浑身的汗毛再次一炸!

    “老九?秦大,是你们么?”

    刘十八低沉着声调,轻声压抑着呼唤了一声。

    影壁下面黑漆漆,刘十八凝神思索,最后却蹲下身体,往前挪动了几步,抬头缓缓看去……

    入眼一幕,贴着影壁竟站着一排不知何时藏在这的人。

    难道是杜兰的那些士兵?

    带着疑惑,再次缓缓挪动身体,刘十八注目看去,这次看得清楚了,却被吓了一跳。

    刘十八的内心隐隐有些不详预感,却仍旧拎着金属棍,静悄悄的走上前,他一定要看个究竟。

    “嘶!”

    看清了那些人影,刘十八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脑袋发麻。

    这些家伙,竟是上面几层才有的那种人盂怪,如今在第九层也同样发现了大量。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十九!”

    刘十八耐着性子默念着点了一个数,一共有五十九个,贴着影壁阴影挤成一堆。

    这些家伙的嘴巴之内,依旧钉死了一些喇叭一样的导管,要说不同却也有一点,那就是四肢看起来没那么僵硬,皮肤带着稍许光泽。

    “这些古怪的东西,是活的……”

    刘十八瞪大眼珠,静静的盯着这些恶心到极点的人盂,最终确定它们都是活物,并且是依靠声音来判断攻击对象之后,才舒了口气。

    “幸亏刚才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

    刘十八在心底暗暗的吐了口气。

    还是去寻找秦大楸老九他们吧,刘十八暗暗琢磨着,轻轻的往后退去。

    “嘭!”

    紧接着,刘十八轻盈转身,啥那之间感觉左手碰到什么,面色一僵。

    最重要的是,刚才刘十八就是从这方向过来的,根本没有任何的异物。

    侧着身体,刘十八往后退了一大步,这才抬头看去,竟然是一只人盂怪的配套产物,那个反插进喉咙的喇叭,如今套在下颚外边,仿佛一只吸血的大苍蝇。

    和本身美貌而妖异的女性人盂怪不同,这只人盂怪的脸上带着诡异表情,眼帘半闭半开,浑身在不停的颤抖,脸部两侧的耳朵也在不停的抖动。

    这表情是受到了惊吓,快醒了?

    刘十八一阵心惊胆战,不由得暗暗深吸了一口大气,勾着腰从这怪物的腋下悄悄穿行过去。

    并不是说刘十八害怕,以他摸金六品的实力,要干掉这些家伙不难,难的是悄无声息。

    万一老九他们没找到,而打斗的声音,引来了更多的邪物,就更划不来了……

    脚步之间静悄悄,刘十八快步远离这堆怪物,赶紧来到刚才自个从梦中清醒的地方,心绪才慢慢的定了一些。

    可仅仅只有短暂的舒缓,刘十八的心脏便紧缩起来,秦大,老九,烈火,暮色,玉漱加上杜兰他们十几个士兵,肯定前去迎击这些诡异出现的人盂。

    那么现在,他们人呢?

    他们为什么会丢下自个,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发生了什么不可违背的突发事件?连搀扶自己的空隙都没有。

    可是在自己被撞晕过去的一刹那,明明有士兵从自己身上践踏过去了……

    难道,突发事件就在那一刹那?

    莫名的,刘十八心中一跳,毫无理由的回忆起了梦境中发生的一切,紫云山后山的悬崖,还有那道令人恐惧的红色人影……

    ………………

    刘八站在原地,静静的等待了小半个时辰,然后猛的抬头,用心神发出了一道指令。

    过了许久,终于有一道影杀所属的信息传了回来,传来信息的是影杀中的那名领头的妖娆王者。

    “主人,影杀寻觅到一些异常的踪迹,来到第十层,最终遭到来自不明身份物体的袭击,死伤惨重。”

    影杀的声音断断续续,仿佛立即就要断线一般,显得有气无力。

    刘十八眼眸一缩,往影壁另外一端,扭头看了一眼,小声紧张道:

    “影杀死了几个?看见秦大,老九和玉漱,烈火他们没有?”

    “嗷!十个影杀,除了我之外全部烟消云散……”

    影杀首领悲鸣了一声应道,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顿了一会,影杀才补充道:

    “所有的人,全部被一道强大且神秘的笑声吸引到幽冥通天塔的第十层去了。”

    刘十八听到这,不由大惊失色,扭曲着脸上的肌肉,不自觉的木然道:

    “全死了?怎么可能,你们是意识形态的精神体,假如不能看见你们,又有什么方法能杀死你们,不可思议。”

    呐呐自语了几句,刘十八脸上的肌肉还未恢复原状,便接着问道:

    “其余的人呢?为什么没有带着我一起去第十层?”

    虚空中的影杀沉默了一会,最终应道:

    “属下没看见,所以不知道。”

    刘十八凝重的点点头道:

    “带路,我要去第十层!”

    “走到尽头,转过影壁,后面就是第十层的入口。”

    虚空中,传来影杀寂寥的回应。

    “你先进次元空间修养,挑选几个素质好的影杀,准备下一次出来办事。”

    刘十八点点头,挥手将虚空中还未消散声音的主人收回了摸金令中。

    ………………

    “唰唰唰!”

    脚步声在深沉如寂夜一般的幽冥塔九层中,传得很远。

    小心翼翼的沿着影壁,走了不到两百米,刘十八转了一个弯,抬眼便看到一条幽深向下的甬道。

    不!严格来说影壁后面出现的不是甬道,而是一个极为阴森的门户。

    门户内不停的吹出一丝丝寒气,令人周身发冷

    刘十八的眼眸缓缓向上看去,一块匾额一般的藏头牌匾,就这样肃立在门户上方。

    增强手中的手电光,刘十八骇然发现,这块石质的门户上,极为隐蔽的篆刻着一顺溜大字。

    字体其实不难,在刘十八的注目中,这行小篆所书写的每个字,都清晰的印入他的内心:

    “紫云深处、勾之墓!”

    “什么?”

    刘十八猛的瞪大眼珠,脑中的血液,差点直接凝固起来。

    紫云深处,刘十八当然知道是哪里!就是不远之处的那个悬崖。

    而这个勾的勾字,终于引起了刘十八的一段更久的回忆,其中夹带着丝丝令人震惊的表情。

    刘十八回忆的那人就是诡异的景瑟!

    不久之前,景瑟曾和刘十八介绍过四大僵尸之祖,分别为:赢勾,子卿,旱魃,将臣……

    而这小篆书写的:勾之墓!

    难道代表的是僵尸中的顶级王者之墓,赢勾?

    ……………………………………

    刘十八昨天早上五点半启程,晚上六点终于到达东京箱根地区,借着这次公司的曰本之旅,好好的将手肘骨折的旧疾养好。更新会增加数量,……感谢大家不离不弃!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