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6章:琉璃影壁、火烧紫檀木
    “这是?”

    刘十八猛的瞪大眼珠,满脸不可思议。

    老九,一步跃到刘十八前面警惕的四面张望,可是除了老黑吐着舌头之外,空寂无一物!

    这里,寂静得可怕!

    在刘十八和老九面前,有一面巨大的墙体,也可以称之为“壁”。

    这面壁的宽度和高度惊人,通体漆黑,估计是用石墨一类的黑色矿石整体雕刻而成。

    漆黑的“壁”,上面只雕刻了一种图案,那是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梳着高高发簪的道士……

    整面壁,刻满了大大小小无数的道士……

    刘十八稍稍收敛了思绪,再次打量这个显得有点诡异的“壁”。

    “这是什么?”

    “我哪里知道?”

    “鬼斧神工……”

    “这好像是墙壁?”

    刘十八身后,传来杜兰和索兰塔的窃窃私语,

    扭头看了看其他人,秦大站在刘十八左侧,脸色依旧冰冷得仿佛谁欠了他一万块钱。

    老九站在刘十八右侧,冷冷的盯着那块黑漆漆的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烈火则和暮色两人并排站着,背对着刘十八看着那块壁,小声交谈着什么。

    “现在,怎么办?”

    沉默良久的上杉玉漱,终于被周边的沉默憋得受不了,尖声叫了一句。

    “闭嘴。”

    秦大黑着脸,带着厌恶的表情,扭头瞪了上杉玉漱一眼。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干嘛对我那么凶?”

    上杉玉漱,畏惧的看了刘十八一眼,这才抬头回瞪了秦大一眼。

    刘十八站在原地,原本不知道在想什么,却被秦大和玉漱的交谈声音吸引。

    当刘十八缓缓转过身,拍了拍秦大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斗气,接着他扭头看向玉漱。

    不知为什么,看到玉漱的时候,一阵心惊肉跳的感觉突然袭来。

    这种莫名其妙的惊惧感对于刘十八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命师和运师的特性,对未知的危险特别灵验。

    上杉玉漱依旧还是人比花娇的老样子……

    “轰!”

    刘十八体内,这种预警的特性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又多了一种,功德之力也参与了进来。

    三股力量胶合在一起,同时在刘十八体内左冲右突。

    “嗯?”

    “这是怎么回事?预警,竟然越来越厉害了?”

    刘十八摇摇头自言自语。

    “头儿,有哪里不对?”

    老九淡淡往后退了一步,警觉的四周看看,侧头看了一眼同样瞪着金色眸子的老黑一眼。

    “嘎——嘎!”

    刘十八左右扭了扭脖子,发出连续两声脆响,缓缓在原地走了几步。

    脑海里,莫名的想起了禅石之海的一幕。

    眼前晃动的,全部是上杉玉漱的模样,还有菩提老祖,茅一,茅十三,甚至还有冷艳神秘的三号,周苗苗。

    莫名出现的回忆,全部来自于看见上杉玉漱之后,这其中有什么关联性?

    想总归是想,刘十八又将目光转向眼前的那块壁。

    “这块壁……”

    见刘十八看过来,一直站在壁下窃窃私语的烈火和暮色停下了交谈,烈火踌躇了一会,呐呐说了半句。

    刘十八好奇的盯着烈火,这老家伙,好像也迷雾重重,埋得极深,看不出深浅。

    “有什么想法就说呗,娘们似的。”

    秦大不满的插了一句,大眼珠子又瞪了过去。

    不愧是嬴政,那股帝王之气,不怒自威,淡淡的威压令烈火额头瞬间布满汗珠。

    “咳咳!嘿嘿……”

    烈火抬手擦了一把汗,看着秦大呵呵干笑几声,这才小心翼翼的扭头看着刘十八补充道:

    “这块壁,好像和琉璃影壁极为相似,后面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一个门户。”

    “后面有门户?难道就是通往最后十层的入口?”

    刘十八脑袋歪了一下,呐呐自语。

    摇摇头,刘十八看着烈火道:

    “除了这个,你还想到了什么?”

    琉璃影壁这个刘十八知道,是华夏传统建筑中,用于遮挡门户视线的墙壁,主要用在皇宫寺庙等大型建筑的门户之内。

    华夏的海城市,在城南厝石山公园正门内,就有一面建于清道光年间,琉璃窑侯氏烧制的琉璃影壁。

    那块影壁厚度差不多一米,壁顶起脊两坡背式,脊饰是卷云绿釉琉璃筒瓦,檐头镶嵌有圆形瓦和滴水瓦,看起来富贵大气,有一股辉煌的气势。

    但是,众人眼前这一块,通体漆黑,不知道有什么好值得称道的?

    也不能说没有有点,至少这块影壁通体漆黑,浑然天成,上面同样雕刻满了各种栩栩如生的人物。

    但是,若仅仅是这一点,没有什么好值得人牵挂称道的。

    “我想试试其他的方法,但是同样更麻烦。”

    烈火挠了挠脑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麻烦?你说说看需要什么东西?”

    刘十八摇摇头,注视着烈火。

    “可以燃烧的东西,汽油,木料,等等都可以,我想试试生一堆火,在这个影壁下面……”

    烈火又挠了挠头,他自己也知道,这不可能,漆黑的神秘地底甬道,跟本不可能有什么燃料之类的玩意。

    刘十八眸中闪了一下,别人没有,并不代表他没有啊?

    不知道为什么,刘十八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一点事,特别在烈火说出需要燃料的时候,

    也许因为,刘十八自己没能憋出一个答案,也可能是因为刚刚看见上杉玉漱之后,想到禅石之海的往事,他决定采纳烈火的建议,试试就试试……

    试试火烧影壁,又不会少了一块肉?

    “哗……”

    挥挥手的刹那,刘十八的脚下,就堆满了一层烂木头,漆黑的木料,在手电照射下闪烁着黑紫色的光芒。

    这些烂木料,是刘十八和秦大,黄忠在许昌的地底涵洞内,得到的一大批棺木中的一部分。

    这些都是次元空间中轮回一家子清理出来,烂得几乎没价值,且千创百孔的紫檀木。

    烈火拿着其中一块烂木料爱不释手的翻来覆去的抚摸,良久才呆痴道:

    “紫檀?太奢侈了吧,就算烂了也能当香料卖高价的……”

    刘十八青着脸道:

    “走不出这里,弄不死景瑟毁不掉时光通道,我就把你烧了……”

    烈火忙面色一整,指着木料严肃道:

    “对,马上烧了,这些一看就是垃圾,不……不可惜!”

    最后三个字,烈火几乎是咬牙切齿,从喉咙里吼出来的。

    ………………………………

    0点之后还有更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