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7章:巴思巴文和死人经、诡笑
    刘十八一行人绕来绕去寻找了好久,最后才确定,下到第七层通道的入口,竟是早先刘十八和景瑟躲藏的,那个画着壁画的茅厕之内。

    由烈火口中,刘十八得知,整个第五部队实际上是受到郭怒在控制,江湖人最终承诺,他们跟随着郭怒,也仅仅是完成自己的诺言罢了。

    至于神秘莫测的景瑟,说实话烈火和暮色两人了解得不多,对于宁海东则更加一片空白。

    而在第五部队的二十个人之中,景瑟为领头人

    也仅仅只有烈火一个人知道,这源自于一种特别的联系方式。

    刘十八一行人,最终决定下到幽冥塔的第十层去看个究竟。

    都已经下到这个地方了,想退回去都不可能,伸头一刀,缩头不也是一刀嘛!

    而在众人挺近第七层之前,刘十八就将自己偶然控制的那些神秘影杀,首先放到第七层之内。

    看着领头的影杀头领,带着五六个娇媚的影杀离去,刘十八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

    他心里一直有个疙瘩没解开,次元空间之内的影杀,加上刚才离去的有数百个,这些影杀的尸体在哪里?

    对刘十八的动作有所感应的,只有一人:老九!

    同样刘十八也对老九的注视有所感应,暗暗思索的刘十八,不由暗暗点头对老九更加侧目——

    不愧是旱魃,本身的硬实力,果然比其他人要更强,更敏锐。

    …………

    烈火老头和暮色,必然是当仁不让的探路先锋。

    两人一道,一前一后,顺着一条狭窄无比的土洞,钻到了第七层的入口。

    一行人中,最淡然的反而是刘十八,因为有影杀监视烈火和暮色,并且负责前后的安全、

    他并不担忧,再不济也有烈火和暮色做挡箭牌,虽然从影杀的感应中,刘十八感觉到了一些十分古怪的东……

    不紧不慢跟在两人身后下到第七层,刘十八就感觉到第七层和第六层有决然不同的地方。

    前面六层都漆黑一片,需要大量的手电,而在第七层却有隐隐灼灼的光亮闪烁,显得十分的诡异。

    刘十八身后,静静的站着秦大和老九,中间站着满脸不情愿的杜兰。

    杜兰的衣角上,还牵着一只白皙的小手,手的主人是一脸冰冷,眸中带着杀气的暮色……

    暮色果然不要脸,真的把自己硬塞给了不留口德的杜兰。

    此时的杜兰欲哭无泪,他不明白,刘十八为啥要答应暮色,这个神经病一般的东方女人,这么离谱的要求?

    俺要嫁给他?

    要不要暮色这婆娘,那也是杜兰自己的事,凭啥刘十八帮他答应了?

    杜兰和刘十八都没注意的是,达成所愿的暮色,在黑暗中一双银色的眸子闪闪发光……

    不过几秒钟,黄忠老头就拎着一把厚背刀,分分钟教会了杜兰,什么叫做拳头大的人说了算的实际使用效果……

    站在杜兰身后的,就是保护他们这些仅仅二级基因战士的黄忠。

    刘十八凝神注目,遥遥看着黑暗中隐隐约约的一个巨大的建筑。

    第七层刘十八才感觉到真正的危险……

    “老大,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看面积也不小,越往下反而更加宽敞了。

    前面,好像是什么庙宇宫殿之类,竟然还有蜡烛?”

    秦大也鼓着眼珠子左顾右盼,十分不解。

    “景瑟。”

    老九话不多,惜字如金吐出两个字。

    “小心应对,过去看看!”

    刘十八谨慎道。

    老九不需要刘十八吩咐,扭头看着刘十八点点头,一股黑烟闪烁,就失去了踪影。

    烈火和暮色两人,原本就心里愤愤不平,都是自视实力强大的人,?曾服过人?

    但就在刚才,两人看见了旱魃老九的身手,眨眼间万径人踪灭,天山鸟飞绝,其中表现出的极限速度,令人瞠目结舌。

    不要说比他们两个,就连神秘莫测的景瑟,在近距离之内碰上老九,只有跪的份。

    刘十八带着一行人,一步一岗哨慢慢向那间模模糊糊的建筑快步行去。

    走到近前,却发现竟是一座宫殿一样的建筑,整个建筑散发着阵阵阴气,其中不知道从何处角落散出暗黄烛光。

    幽冥塔内,地底第七层,明显比其他六层的空间高了许多,四周宽敞,没有查探所以也不知道边际。

    地面上铺设的不知道是青砖或泥砖,但是从众人前行途中,传来轻微的碎裂声表明,泥砖的可能大于青砖。

    清脆的声响,在寂静的空间内,传得老远,令人心生惧意,一股股的凉气萦绕在众人心头。

    走到近前却发现和远看不同,宫殿看起来不是很大,却诡异的有一股浩瀚的气势。

    两扇大门呈现出暗红夹杂着黑色,门的两边有两颗树雕或者枯死的活树。

    一行青玉整齐铺设的台阶,从众人空旷的脚下向上延伸,黑色墙体之上,盖着一条红色瞻台。

    旱魃老九,比所有人都先行赶到宫殿,此时独身一人静静的站在台阶中间,仿佛雕塑一般,仅仅从无风自动的黑袍上,能看出是老九。

    “主人,宫殿里面有人,是景瑟。”

    台阶上的老九缓缓扭身,对台阶下的刘十八说道。

    刘十八缓缓登上台阶,昏暗中看到一个人的背影正在宫殿之内。

    宫殿内另有乾坤,竟然还有一个庙宇或者佛堂,而身穿破棉袄的景瑟,却古怪的跪在地上背对了宫殿的大门,生死不知。

    “他在做什么?”

    刘十八自言自语。

    “属下去看看?”

    老九轻哼一声。

    刘十八摇摇头,却轻声唤道:

    “景瑟老头?”

    跪在地上的人缓缓扭过身,嘴角却挂着诡异的笑容,果然是先刘十八一行人从六层消失的景瑟。

    这神秘的老头果然不简单,竟然能一个人神不知打鬼不觉的先刘十八到达了七层?

    景瑟,难道一直在这里等着刘十八一行人?

    当然,这只是个猜测,刘十八自己都不信有这么傻缺的人。

    “你们都不要过来!我和景瑟谈谈。”

    刘十八扭头看着跟上来的十几人,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主人,俺和你一起去!”

    秦大眼珠一瞪。

    “不!咱们过去两人,景瑟就要跑路,就我一个人过去。”

    刘十八否决了秦大的建议,虽然是好心,却可能办坏事!

    “景瑟,果然是巫门传承者,竟然在这里等我不成。”

    刘十八迈着不紧不缓的步伐,一步一步朝景瑟走去,边说边笑。

    通过虚空中隐藏的影杀,刘十八知道大门和佛堂之间,没有什么危险。

    宫殿的门口,距离景瑟跪着的那间小佛堂,有接近二十米距离。

    景瑟听见刘十八的声音,头也不回,却摇头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利笑声,嘴里咕哝了几句别人听不懂的鬼话。

    这几句话别人听不懂,而刘十八却面色大变——

    这是?

    死人经?

    死人经中,巴思巴文简译而来的一句话:意思是召唤亡灵,简单的说,就是激活某种机关?

    刘十八的心中所想的不是机关,而是那种早有预感的古怪活物……

    ……………………

    0点之后,会冲榜,各位久等了!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