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4章:红皮吸血怪、拳拳杀人心
    下一页

    得到正确答案的景瑟,无言的跟在刘十八身后,他被这个奸诈滑溜家伙,弄没了脾气……

    甬道仿佛越来越长,老九此时走在最前方,刘十八次之,景瑟落在最后。

    三人之中,只有老九和景瑟两人有手电筒,刘十八的那个早就扔掉了,成了甬道中的一个坐标。

    三人转过一个小弯,景瑟脑后一阵风声吹过,不知是什么玩意,他瞬间后背发凉……

    “呼……”

    景瑟闭着眼往后一铲子飞出去,却拍了一个空。

    摇摇头,景瑟觉得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走在景瑟前方的刘十八好奇的回头看了一眼,嘴角泛起一丝隐隐的笑意。

    景瑟一把拉住刘十八,古怪道:

    “十八,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我感觉身后有个东西跟着我。”

    刘十八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讶然道:

    “没看见什么东西。”

    “刘、十八!你等等,我真的感觉身后有人。”

    景瑟停下脚步,叫住准备继续前行的刘十八。

    刘十八转身看着景瑟道:

    “你感觉到了什么?”

    “我说真的,你仔细再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

    景瑟呐呐道,老脸有些泛红。

    刘十八从景瑟身边侧头,朝三人身后仔细看了看,脸色一凛道:

    “你站着,先别动。”

    走在最前方的老九,闻言也停下脚步,扭身往回走来!

    刘十八的这话,让景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脊背发凉,身后真有东西?

    老九阴着脸,伸出鼻子在景瑟肩头嗅了嗅,又伸出手在景瑟的肩膀上摸了摸。

    刘十八和景瑟缓缓看去,老九的手上沾满了红色。

    “有血?我没有受伤吧。”

    景瑟翻翻白眼。

    $九缓缓揭开漆黑的头套,摇摇头道:

    “身后没有东西,依朕看你肩上的东西应该是甬道穹顶滴落的吧,可它并不是鲜血,假如有血,肯定逃不过朕的鼻子。”

    说着,旱魃老九用手电向上照去,刘十八眸中一闪,快速抬头看去!

    果然,三人头顶的甬道原本是青色大石头,如今呈现诡异的红色。

    甬道中湿气原本比较重,石壁上有淡淡的渗水,不时有水珠混合着石壁上的红色落下,落在景瑟的肩膀上。

    景瑟愣了一下,疑惑道:

    “不是血?只是混合了石壁中的红色水珠?”

    老九缓缓点头,扭身又回到了队伍最前列。

    景瑟无奈苦笑,长出一口气!

    “十八!你别再玩了,把咱们的人都召集起来算了……”

    景瑟犹豫了一下,低头看看脚下,又自个伸手在肩头摸了一把,再抬头的瞬间便一口气噎在喉咙里无法出声……

    他的面前不再是刘十八和旱魃老九,而是一具浑身泛红,没有皮肉仅有根根筋肉缠绕在筋骨上的尸体站在那。

    红色的尸体,眼珠倒是好好的,瞪得溜圆定定的看着景瑟,嘴巴里面好像还叼着一只大烟斗……

    景瑟速度极快的翻身用手电往后面照了一下,手电光一闪而过,整条甬道中,仅剩他一人,前后都没有刘十八和老九,老黑的影子……

    “额造你妹啊……刘十八你坑我?”

    景瑟忍不住一声怒骂,转身便跑!

    这辈子,景瑟都隐居着,从未跑这么快,还是在漆黑的地底甬道中。

    “呼呼呼……”

    景瑟的耳边只剩下呼啸的风声,和剧烈的喘息声,此时他才理解,巫术在这里,为啥没卵用!

    景瑟剧烈的喘息着,不知跑了多远,一只手忽然从黑暗中,伸过来抓住他的破棉袄扯了过去!

    “额造你妹,你是谁?松开手……”

    景瑟顿时魂不附体,面颊抖动。

    耳边却响起刘十八诡异的低喝道:

    “想死就继续叫唤。”

    景瑟立马闭嘴,接着被刘十八拽进甬道右边的一个看起来不深的坑洞之内。

    “这里竟然还有个洞口?我咋没看见过?”

    借着手电,景瑟才看清侧洞内躲着的,肯定是刘十八。

    “景家的后人,到了你这一辈,难道这么不堪?你的绝顶巫术都学到哪里去了?”

    刘十八奸笑着戏谑道:

    “是不是看见了什么古怪的东西?”

    “嗯!劳资看见一个没皮的尸体,眼珠还是好好的瞪着俺,怪渗人的……

    奇怪的是,那玩意嘴里还有个烟斗……”

    景瑟猛点头应道。

    “你再仔细看看?”

    刘******下巴挤眼,再次问道。

    景瑟抬头往回走了几步,讶然道:

    “又不见了?”

    刘十八眉头紧锁,心神却暗暗和放出去没多久的十只影杀交流着……

    “刚才景瑟身后有什么?”

    “主人,刚才有个东西跑了过去,就在不远处,速速快若闪电,我们差点追不上,而原本那玩意……跟在你身后。”

    刘十八眉头一皱,心神讶然道:

    “在我身后?为什么没感觉到,你们几个也不给我少许警告?”

    再次放出来的十只影杀中的一只,应道:

    “那只红皮家伙非常警觉,我们还没靠近就被它发现,同时它的速度比我们更快。

    这种红皮怪物,这一层有很多,以前曾经跑出来一只到上面那一层,可惜我们谁也奈何不了谁。”

    刘十八凝重道:

    “祭坛那一层的男尸,就是被那只跑出去的怪物所杀?它还能吸食人血?”

    影杀应道:

    “正是那一只,嘴里有个专门吸血的器具……”

    …………

    景瑟站在刘十八身边,古怪的看着他闭目沉思,仿佛想到了什么,在他身上左右打量……

    老九,则虎视眈眈的看着景瑟,以防他轻举妄动,老黑则在三人前后缓缓巡视,不停的嗅着……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刘十八才缓缓睁开眼,

    景瑟眯着眼道:

    “嘿嘿!记得我叫唐季礼那次在香港,我问过你摸金令在不在你身上,你说不在!

    如今我却能确定,那玩意就在你身上,还有额点睛之后,消失的那一群魂体影杀……”

    刘十八吐了口气,双眉一扬,阴阴看着景瑟道:

    “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景瑟愣愣的看着刘十八的眼珠,其中有些隐藏的东西,令人不寒而栗……

    混老江湖的景瑟,瞬间明白自己犯了大忌,打听别人的隐秘……

    假如自己敢开口问摸金令的事儿,刘十八肯定事无巨细的告诉自己,但随后等自己的是什么?

    想到这,景瑟暗暗扭头看了一眼老九……

    果然,老九原本空无一物的双手,握着两把漆黑的军刺?

    等着自己的,绝对是杀人灭口?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