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1章:千年迷局、身前身后事
    黑暗中,刘十八静静矗立在祭坛上,默默的看着长案后面的坟堆和那根黑色的镇气钉。

    景瑟好像感觉到刘十八的异常,快步走上来,向那坟堆看去。

    “有什么不对劲?”

    景瑟疑惑的看看刘十八,又看看那坟堆。

    刘十八皱眉道:

    “哦!没什么,我感觉这里有人来过,应该是走在我们前面的第五部队。”

    “第五部队里面,难道也有盗墓倒斗的高手?一路行来,为什么唯独我们遇到这些闹心的事?”

    景瑟眯着眼睛,没等刘十八阻拦,便自行走近坟堆,也发现了坟堆后面那根黑漆漆的镇气钉。

    “坟堆后面,立着这么一根玩意,不知道有什么含义?”

    景瑟仰头看着镇气钉,不经意的感叹道。

    “真有趣!”

    刘十八忽然笑起来道:

    “老东西,你又骗了我一次。”

    “什么意思?”

    景瑟不明所以的问道。

    “这个坟,是我爷爷刘十六的,或者说是一个本名叫刘一的人,留下的”

    刘十八苦笑着解释。

    刘十八这么说,虽没解释清楚,景瑟却已经明白,这坟头和那位坑货有关。

    又是刘一,老家伙到底能死多少次

    可是,这里据说是玄奘的葬身之地啊,老坑货,你又和玄奘有什么牵扯不清的关系?

    思绪千回百转间,刘十八不禁想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可能

    不会吧

    这个玄奘,会不会就是老坑货?会不会就是刘一?

    甬道两边,画满了香艳靡靡的壁画,坟头后面的镇气钉,怎么看就怎么和刘家屯里面那一个差不多。

    还有第五部队,为什么他们没事,死亡的都是第五部队的人?

    这个墓道是偶然发现的,也不存在谁引谁进来

    除非

    刘十八想到一个曾经想过,却没有得到肯定的

    答案。

    这一想,就又回到了忽必烈那个八龙抬棺局中!

    千年之后的灵魂列车线路,经过八龙抬棺地域,强行将八龙抬棺的风水局提升到九龙至尊局。

    而设计这个风水局的人,就是刘秉忠,或者说是刘八,又或者刘一。

    风水局中,最关键的是得在千年之前,就预知千年后发生的事。

    不得不说,刘一的一身所学惊天地泣鬼神,神秘莫测

    刘十八短暂的陷入几年前,忽必烈古墓中的那一幕:

    当时的刘十八,勉强读懂壁画中,惊世骇俗的刘秉忠,手势一指中,所蕴含的意境!

    危险,来自于身后的黑暗中

    那是刘一,跨越千年的妖异一指!

    老东西,不光是摸金校尉,还是一个风水大宗师

    鬼神莫测的摸金校尉刘一,能跨越千年时空,为自己的子孙刘十八,遥指千年之后的危险?

    窥透天机的本事要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才能办到这一点!

    刘十八的思绪中,目前想的就是这个,此次的刘家屯地底一行,会不会早就被刘一这个老不死的算计好了

    而现在,刘十八却有些进退两难:往前进,能不能出去还是未知数,他或者别离,都耽误不起!

    往回走,放弃追杀第五部队,将来有可能腹背受敌,也可能没有!

    最主要的理由,刘十八内心的八卦之火有些燃烧,他没法说服自己就此罢手。

    这古墓处处透着诡异,金色的钩虫,吸血的妖物,还有开天眼能瞅见的女魂体影杀

    不知道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要和等卧槽的运气,才能将这么多的事全部碰见?、

    不是说三年改运么

    过去了这么久,早就不止三年了,自己的命运除了没那么背时,好像也没刘一说的那么幸运啊?

    按照乌克兰,禅石之海,然后关岛激战,再到这里,自个哪来的什么好运?

    全部是倒霉还差不多!

    景瑟看着刘十八不知道在干啥,发痴他无法只有陪着他静默良久

    然后,景瑟终于沉不住气,向前走了两步,向长案后面的坟堆拜了三拜。

    刘十八这会刚好醒来,好奇的瞪着眼珠,好奇看着景瑟的各种做派动作。

    他的动作看起来很自然,没什么多余,看起来毫不做作,是真心的尊敬刘一。

    但,当景瑟带着古怪的眼神,伸手动手去触动坟堆后那根镇气钉之时,祭坛开始猛烈震动。

    “额造你老母,你不要动”

    刘十八来不及阻止景瑟的鲁莽,自己先蹲下,稳定重心。

    待到祭坛恢复平静,却见坟堆的后面裂开一个巨大的缝隙,下面出现一个黝黑阴森的甬道。

    这应该是,下达第六层的暗道了吧?

    刘十八下方台阶处的秦大,站起身拔出短剑冲了过去,路过刘十八身边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拉住,凝重道:

    “秦大!你莫要那么冲动,你忘记我表妹风轻舞,和你的孩子么?我可不想她年纪轻轻守寡了”

    秦大脸更黑了,手足无措站在那,口中呐呐道:

    “是的是的,头儿说得对,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我有后了我得为他们娘两着想。”

    秦大虽然在自责,但刘十八还是从他血红的双眸中,看懂了只有秦大才懂的幸福

    在秦大的眼里,只有刘十八和风轻舞,加上他还未见过的孩子,能让他牵挂。

    秦大,不管他是什么,在刘十八眼里,他总归是痴情郎,情义汉

    “头儿!这”

    秦大苦笑道:

    “俺和老九不冲前面,总不能让主人你往前冲吧?于理不合。”

    刘十八微微一笑,扭头招呼站在祭坛上的景瑟和老九一声道:

    “这一次,让我走前面!咱们去第六层看看,到底这十层幽冥塔,卖的什么药。”

    说罢,刘十八拿出液态金属棒,深深看了坟头后面的那根镇气钉一眼,心中默念着:

    “老东西,是你遗嘱上自个说,三年之后,我刘十八将会时来运转,那我今儿个就试试看”

    想法从刘十八心头掠过,而他的身形,则呼啸一声,往坟头中间分开的巨大通道中跃去!

    杜兰这次学乖,爬下担架右手掌“筷”,督促着士兵们加速,紧跟着景瑟,让黄忠继续断后。

    没想到,殿后的黄忠拖着厚背刀,刚跳进那个通道,身后的坟堆瞬间就从里到外,恢复了原状

    而在坟堆内部甬道中的刘十八一行人,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刚消失在第五层,从第四层往第五层的石阶上,又出现了一行人!

    这一群人,为首一人身穿黑衣,满脸狰狞,阴气森森

    我在医院给父亲手术签字,今天下午更新其他章节,期望明天,父亲手术平安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