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47章:黑船、黑帆、黑鳖
    刘十八耗费不少精血,显得面色苍白!

    好在,刘十八将轮回暗中输出的精血吞服了几口,才稍有好转。

    “不可思议……”

    几分钟之内,杜兰见识了烧脑奇迹,脑袋有点不好使。

    景瑟也欣然拍手道:

    “叹为观止,大开眼界!”

    刘十八仍旧有些虚脱,坐在地上喘粗气,不过

    面上却喜气洋洋,轻笑道:

    “有了这一批影杀,咱们往下又多了几分保障,前面的人做梦都没有想到吧?

    他们在第三层,竟给我遗漏下一笔,不可估量的巨大力量。”

    顿了一会,刘十八的目光渐渐冷厉起来,严肃道:

    “原地休整半小时,然后下第四层,杀他个干干净净!”

    ………………

    这下看得清清楚楚,黑色的巨大棺木下面,之一排不知通往何处的石质台阶。

    “老九,秦大,两人开路!”

    刘十八朝俩人喊了一声,随之将手一挥,一道肉眼无法察觉的黑影,抢先一步投入往下的通道。

    景瑟眸中一闪,呐呐道:

    “果然收复影杀,纳为己用了啊!”

    秦大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旱魃老九道:

    “通道非常狭窄,走!我先下去。”

    老九点点头道:

    “朕随后就来。”

    前面有影杀开路,刘十八带着众人一路向下钻去,顺畅不少。

    飘飞在半空的影杀,由于吸食了刘十八的精血,竟然能在短距离之内和刘十八心意相通。

    很快,一行人快速下到第四层。

    和上面的三层有所不同,第四层非常潮湿,一行人刚钻进来,便感觉周身湿漉漉,寒气逼人。

    从台阶上踏上地面,刘十八便看到了这第四层的摸样。

    和上面的几层没有多大的不同,硬要说不同,也有,那便是周围的围墙只有六个角,越来越少了。

    同样空旷的空间阴森森空无一物,而在整个第四层,刘十八等人看见了一艘船。

    诡异的地底,竟然有一艘船?

    船的颜色和上面一层的那个棺木一模一样黑漆漆,纯黑色表面泛着诡异的光泽,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黑色的船体比较大,占据了整个空间大约三分之一的面积。

    这次,所有人都学精明了,不再东走西逛的轻举妄动,仅有秦大一人,佩戴短剑绕着墙根缓缓的绕行查探。

    景瑟阴着脸,仔细的看着几米外的黑色大船,忽然笑道:

    “佛塔往上通天国,往下通幽冥地狱,那么这条船是否该叫做幽冥船呢?”

    刘十八闻言却淡淡一笑,暗暗摇头!

    景瑟毕竟不是盗墓贼,他只是一个二把刀混巫术的,对倒斗挖穴其中的诡异,了解不足。

    按照刘十八的理解,这黑色的大船,其中定有古怪,没有什么通往哪里的说法,恐怕仅仅用来吓人的罢了。

    半空中的影杀,适时出现在刘十八头顶,一句话传入刘十八的脑海:

    “主人……这里不久之前有人待过,已经退走了。”

    刘十八浑身一震,脑海中谨慎问道:

    “多久?”

    “一炷香之内。”

    影杀恭敬的回应。

    刘十八闻言,心神微微一震,暗道:这么巧合,在自己一行人下来之前十几分钟就退走了?

    难道他们知道了影杀的存在?

    想到这,刘十八再次暗暗注视了景瑟一眼……

    这老东西,最为可疑……

    这时,杜兰大大咧咧,招呼士兵将黑船围住,下令道:

    “来两个士兵,随我进去查看一下。”

    杜兰身后的士兵倒没那么多顾虑,最前面的两位面目沉稳的士兵同声应道:

    “!”

    消耗了不少精血,刘十八看起来有些虚弱,目光炯炯的在四处打量

    “十八?你不阻止这憨货?他要带人进去……”

    景瑟拉了拉刘十八的袖子。

    当前的刘十八,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随意道:

    “让他带人进去看看,也好!”

    景瑟古怪的看着刘十八,若有所思的看向虚无的穹顶,最后冷哼一声……

    显然对刘十八的神秘莫测,有一丝不满……

    见景瑟一脸不甘,刘十八轻轻一笑:

    “放心!我比较小心的。”

    其实,刘十八还是对先前,杜兰对自己的警示有所警觉。

    景瑟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检查着黑船周围。

    黑船的样式很熟悉,是那种古老的帆船样式,甲板四周,看起来空荡荡。

    唯有几面不知什么材料的扬帆,高高的安静的矗立着,显得有些怪异阴森。

    地底的墓穴地窟中,一艘黑色帆船,需要杨帆嘛?

    一切看起来都不合理……

    非常怪异。

    黑船的仿真度极高,除了小一些之外和真船无异,除了甲板之外,就是透着寒气的船舱。

    “嘎吱嘎吱!”

    船舱中,诡异的传来木料嘎嘎作响的声音。

    刘十八抬起头看去,忍不住有些浑身发冷,脊背发凉!

    黑船三面帆布,竟无风自动,缓缓的飘动起来……

    “轰!”

    刚刚爬上黑船的杜兰,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那突然飘起来的船帆给吓到,仰天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在甲板上……

    瞬间,刘十八一行人都紧张起来,拿出自己的武器,警惕的东张西望。

    杜兰则满脸惊惧,慌慌张张的从甲板上爬起来,一咕噜跳下来,躲到刘十八身边,吸气道:

    “有人,船帆在动。”

    刘十八眸中露出一丝寒芒,冷笑道:

    “人吓人,吓死人!俗话说,船头不站人,坟头不立碑,都是有来历的路子,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玩意在作怪。”

    “哼!”

    说完,刘十八怒哼一声,扭头看着老九道:

    “用尽全力,把黑船拆了。”

    不等老九反应过来,接着刘十八猛伸手,一把抓住身边杜兰的脖子,将他掐得喘不过气来……

    “头……儿!你说了……不杀我,让我心服口服!”

    杜兰面色呆痴,震惊的看着满面狰狞的刘十八,有些语无伦次!

    刘十八不为所动,面色狰狞依旧,手腕却继续用力猛掐杜兰的脖子。

    景瑟,秦大和黄忠,加上十五名士兵,莫名其妙的看着刘十八,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杜兰下狠手。

    “十八!你再用力,他就扯呼了……”

    景瑟终究忍不住,劝了一句。

    秦大,也皱眉道:

    “这!头儿?”

    “呼!”

    刘十八眸中发出睿智的光芒,冷咧的眸子死死盯着面呈酱紫色的杜兰。

    兴许下一秒,杜兰就会嗝屁了,被自己的老大或主人,无缘无故的亲手掐死。

    刘十八冷笑一声,嘴中狰狞道:

    “看看是谁狠……”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