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5章:疑似故人来、牛比的口头禅
    没那么巧吧?

    刘十八疑惑的看向脚下,用尾巴刷着自己小腿的老黑……

    假如是陌生人,老黑初见景瑟那会,为啥不凶他?

    不行!

    兵不厌诈,得试试……

    “嘎嘎!”

    刘十八想到就做,身形突然一挺,诡异的

    干笑几声,补充道:

    “景瑟!楚遗民守墓人,巫门传承者!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吧?

    别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忍了好久了,别以为,你换了张脸皮我就认不得你,你还在这大言不惭,可笑!”

    景瑟艰难的转头,情不自禁捂住自个的嘴巴,眸中闪着一丝茫然,呲牙咧嘴问道: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景瑟茫然四顾,眼神痴呆。

    “听不懂没关系,我懂就行了!”

    刘十八轻笑一声,突然级轻的吐出一个名字:

    “……”

    景瑟突然呆住,能明显的看出嘴角在轻轻的颤抖……

    刘十八再次诡异一笑,声道稍大了一下,缓缓道:

    “听不清楚?那我大点声,唐大导演,唐季礼先生。”

    景瑟茫然的眼神,突然不见,挺直了腰杆静静的看着刘十八。

    “怎么了?有什么想不通?”

    刘十八眼角一斜,朝秦大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扭回头和景瑟的目光对视。

    “我不是唐季礼!”

    良久,景瑟才摇摇头否定了刘十八。

    刘十八目光清澈,虽然心里慌乱,面上却波澜不惊。

    而他的心里,却在暗暗自责,难道猜错了?

    难道老黑的感觉也错了,可刚才听了自己的话,老黑分明用尾巴不停的暗示自己?

    没等刘十八自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下,景瑟接着又摇摇头道:

    “我以前,的确用过唐季礼这个名字。”

    刘十八一下呆住,这老头魔怔了?

    一会否定自己不是,一会又承认自己是……

    景瑟拿着手中的黑木法杖挥动了几下,才自嘲般的笑道:

    “景瑟啊景瑟,亏你自己得意,将巫门技法使用到易容变形术中,如此就天衣无缝了。”

    说道这,景瑟抬头看着刘十八轻笑道:

    “没想到,还是玩不过那死老头的传人,你到底要不要人活?

    自己强悍还不算,还给自己儿子找一个原始旱魃当老婆。

    九品摸金十修之魁首,你还不满足,还要摸金传人同时继承旱魃血脉,这是要让我们五行三家断了活路么?”

    景瑟仿佛在解释给刘十八听,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想起来了,好像目前在华夏,宁海东有一个随军参谋,也是唐季礼。”

    刘十八此时却,突然想到三号给自己的一份报告。

    “也没错!那个随军参谋,也是唐季礼。”

    景瑟诡异的一笑,嘴角却带着苦涩。

    刘十八摇摇脑袋,他被景瑟弄糊涂了,一个人怎么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

    难道,是双胞胎?

    想到这,刘十八古怪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景瑟。

    景瑟仿佛明白刘十八心里所想,摇头又点头道:

    “此事说来话长,我能告诉你的是,在香港,你碰见的那个人就是我。

    后来去秦岭,你再次碰见的那个和你父亲在一起的人,也是我。”

    说道这,景瑟顿了一下,苦笑道:

    “但,如今在宁海东身边的随军参谋,肯定不是我……同时也肯定是我。”

    刘十八张大嘴,他不知道怎么回应这神经错乱的老东西,只得乱说道:

    “双胞胎!”

    “这事,说来就太长了!如今的你,没必要知道,在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他们回来了,我们处理眼前的事,你就当我是双胞胎吧。

    我们要尽快赶到秦岭去才是,我提醒你一句,秦岭很重要!”

    看着遥遥黑暗中返回的秦大,老九和黄忠,景瑟扭头看着刘十八说道。

    刘十八惊醒,目光复杂看看景瑟,侧头看看秦大他们,返回还有一小会功夫,心一横便直接问道:

    “你是不是华夏那个神秘的第五部队,真正的首领01号?”

    景瑟闻言,浑身一震,讶然抬起手,指着自个鼻梁道:

    “我?一号……不!这太好笑了,我怎么可能是一号。”

    刘十八惨然一笑道:

    “怎么不可能?哼!我记得没错,你是刚从关岛,也就是上个世纪的华夏过来的。

    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吧?你是怎么在香港和秦岭碰见我的,我倒要请教一下?”

    景瑟面色渐渐严肃,侧着头回忆了稍许,便凝重道:

    “那么你应该记得,在香港我对你说,墙上有一幅画是你父亲送我的。

    而在那幅画的下角,则有在画的右下角,有一个印鉴。

    那是秦皇嬴政的印鉴,名为传国玉玺,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小篆……”

    “真的是你?唐季礼……”

    刘十八咬牙切齿道。

    景瑟慎重的点头,吐了口气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会知道的,其余的顺其自然吧……”

    “轰轰轰!”

    一阵脚步声将刘十八惊醒,

    老九,秦大,黄忠三人,不知道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黑压压一群影杀跟在三人后面追逐而来。

    景瑟站在刘十八身边,呆痴的指着远处道:

    “那帮坑爹的弄来这么多影杀,太多没法解决,还是跑吧!”

    影杀速度极快,跟在三人后面轮番攻击……

    虽然不能对老九,秦大和黄忠三人,造成实质性的重大伤害,但精神体发起疯来,轮番进攻脑部的威力,也同样挺大……

    “唔~唔……”

    三人被叮得连声闷哼,惨呼连连!

    刘十八忍不住遥遥大叫道:

    “这是咋地了?不是慢慢的引么?你们把人家老窝端了?”

    跑在最前面的老九,黑着脸道:

    “牛比刚才不知道说句什么,那些鬼物就发了疯。”

    刘十八目光转向黄忠,哭笑不得道:

    “知道你最牛比,告诉我,老黄你嘀咕了啥玩意?”

    黄忠是三人中,实力最差速度最慢的一个,用厚背刀不停拍打后脑勺,都拍成猪头了,也阻拦不了那些诡异影杀,不停的又抓又挠……

    黄忠听见远远的刘十八质问,不由悲苦的仰天怒吼道:

    “黄爷被石子绊了一下,就憋着疼,顺了一句,头儿你的口头禅……”

    刘十八眸中沉稳,心神却急速抽空,潜进次元空间,将轮回夫妇,和一群小王八犊子全弄清醒为止!

    退出空间的时候,刚好听见黄忠那一句啥子口头禅。

    “哪一句?这么大反应?”

    刘十八咧嘴道。

    “额造你娘额,一百回也不得嫌……”

    黄忠憋着刘十八的老家腔调,将这句其中作践人的嗝味,学了十成十。

    “刷……”

    没等黄忠描述完,刹那原本追击三人的影杀,直接调转方向舵,全部猛追黄忠而来!

    “啊!”

    漆黑地窟中,沿路都是黄忠那惨绝人寰的惨叫声,闻者落泪,听者伤心……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