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8章:吟得一手好水、九四一五
    下一页

    刘十八一行人身后,滚滚的水势越来越汹涌,在黑暗甬道中冲刷着泥铸的墙壁,不停的能听见泥墙轰然倒塌的拍水声。

    众人头也不敢多回,但,刘十八刚才的那句话,却引起三个人的脚步同时停顿。

    景瑟眼中透亮,讶然扭头道:

    “确实有比五毒更毒的东西,不巧!还正是佛门的说法。

    天下十修第八,宗教八敬神一门中,就是佛教,佛门典籍有这么一句解释:

    佛的创立者,将贪、嗔、痴、慢、疑五种情绪视为人毒。

    所以叫做“五毒人心”,人有毒心存在,本心本觉会被一叶障目,不可能明心见性……”

    第二个出声的人,竟然是沉默寡言的将臣老九:

    “朕认为,五毒代表的是石胆、丹砂、雄黄、慈石、矾石。

    朕当年,若不是迷住道教法门,怎么会将自身炼化将臣?白白葬送大宋江山?”

    最后一个回应刘十八的,是最不靠谱的美利坚人杜兰,他直接大笑:

    “比毒!那还用说嘛?人心最毒,还有什么东西比人心更毒?

    对了,你们嘴里所说的玄奘和尚,我看就是一个心思歹毒的人,否则哪里会造出这么阴毒的机关?

    不像我们美利坚人,信上帝基督,会给信教的人崇高的祝福!”

    刘十八听着三人各说各的,心中自然也有比较。

    最后,他听到杜兰的话,怎么听怎么不满意,忍不住嘲讽道:

    “我记得哪一年?梵蒂冈圣地,接连爆出历任主教,除了玩修女之外,还有的竟强行推倒十几个男童的恶行事件。”

    杜兰一呆,狡辩道:

    “主说,那是对上帝的奉献!”

    “把你老婆女儿奉献出去吧,我支持你!”

    景瑟终于逮着一回解气的,哈哈大笑着调侃。

    杜兰面色发青,无语道:

    “所以,我说人心最毒嘛!要奉献也是奉献别人的,我不行。”

    “头儿!要是再不加速,马上就要被淹死了。”

    闷着头断后的秦大,忍不住招呼一声。

    “刷刷……”

    刘十八等人闻言大惊,同时拿手电往回扫,只见身后白浪滚滚,发出刷刷呼啸,声势惊人……

    众人这才明白,谁毒谁不毒都次要,当先急迫的是赶紧的,找到出口或者墓葬入口离开这里。

    否则,甬道跑到头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要死……

    “甬道最长只有二十里!快一些想办法,刘十八,你不是摸金校尉嘛?赶紧的……”

    景瑟呲着牙,边跑边发牢骚。

    刘十八往前急奔,脑中却在回味,最毒的是人心?

    人心之毒,确实匪夷所思,但是相对的,人心又有另外的特性,那就是善变。

    人心之毒不在于:杀!

    人心之毒,而在于:戏!

    杀死盗墓的人,仅仅是顺带!

    而建造这间墓葬的人,或者设计这个诡异甬道的风水师,需要的是戏弄?

    很不巧,刘一就很有戏弄人的本质……

    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换做自己是墓主人,或者建造此地的那位坑比,肯定不会这么便宜淹死你,那样就失去了戏耍的意义。

    想到爷爷刘一,刘十八心头顿时就想起在爷爷在禅石交给自己手札的情形:

    当时刘一按住孙子刘十八的手,狠狠压在手札的封面上。

    封面?

    封面上有一些注解精要,刘十八平时也就草草一眼带过,从未去深刻理解。

    刘一亲手交给刘十八的手札封面,有这么几行素笔描绘的小字:

    “天有好生之德,地无绝人之路,墓无必杀之局。

    天!有(命转运时,墓!亦有生死翻盘门……”

    逆命转运时,生死翻盘门!

    刘十八快步往前冲出,脑海中却渐渐的有一句话越来越清晰。

    天下间,只要是上了规模的大墓,必有生死门。

    相传,古时官府雇佣闲散百姓修建陵墓,一般给出的银钱都比较丰厚。

    但是最后,自愿参与工程的百姓却寥寥无几,最终,只得靠抓壮丁,来维持陵墓的基本建造。

    这其中便有一些典故猫腻,那时候的百姓都不傻,经过了一些朝代更替,大家伙都会明白一些黑暗的规则。

    若是大墓,那么必定会在墓主下葬后,在已知的墓室封闭前几日,将所有劳作工匠,全部派遣进墓中进行最后的修缮琐事。

    而,还未等通知撤离,墓中防备盗墓贼的斩龙石就会突然落下,封住所有墓道出口。

    此时墓中劳作的工匠,毫无意外便成为最后一批殉葬者……

    但,当时百姓大多在战乱中生活艰难,特别是乡野村夫,那家的汉子不会挖几下老墓,发一些死人财?

    这些有工程打洞技术的特殊人才,若偶然被抓壮丁,那么下墓之后,便会联系自己村中族人好友,在正式陵墓的同时预留稍许后路,暗中为自己挖出一条逃出生天的暗道。

    一切的逃生手段,都在漆黑墓中进行,他们这些人,靠着对风水地理的特殊感应和定位,能基本找一条距离地面最近的额外通道。

    这种通道一般不会完全打通,而是离开地面有一段距离,少的一两米,多的十几二十米的也有,主要看个人的本事。

    而传说中,曹操麾下发丘中郎将,属下的十八名摸金校尉,便由这一类曾逃出生天,分金定穴极为精准的强人组成。

    很不幸,当时的刘一,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在得到孙铁树的一些传承后,竟自愿成为曹操的属下,为他疯狂盗挖大汉刘氏的皇族陵墓。

    这些隐藏在封面之下的隐秘典故,仅仅在刘十八脑海中再次过滤一遍!

    仅仅一遍,刘十八便领悟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东西。

    眼前的,有水龙般四处肆孽的泥砖甬道,就是整个墓葬的内部核心。

    它没有什么所谓的外部墓室之类的繁琐玩意,只要突破眼前甬道,必定会出现逃出生天的那条生路,或进入墓室核心。

    心思百转,领悟非凡也阻止不了甬道中,紧紧压迫而来的水龙!

    刘十八默默的前行奔跑,面上很镇定,不管谁看都一脸淡然。

    而实际上,刘十八的心里却千思百转,默默寻找眼前的一切破绽。

    最后那白玉和尚,胯下那出人意料的污秽机关,竟能喷涌出这么多的水?

    看水质,最初白皙和细腻粘稠,最后才渐渐会合作成,要命的墓道杀手。

    那么,这些水,从何而来?

    难道是原先,天池底部的通道被玉漱刷率领的大秦死士,强行打开之后倒灌而入的天池水?

    从地下水来?刘十八又摇摇头,地下水冰凉彻骨,而身后这些大水,却仿佛有一丝碧绿藏在其间,满满的热气。

    碧绿的,则是活水!

    咆哮的水龙,到底活在何处呢?

    紫云山脉中,除了天池之外,那么只有五湖一河……

    到底是五湖,还是一河?

    刘十八心中,暗暗有了明确答案!

    当年暴风战舰,为了赶回刘家屯救人,强行加速突进,能选择的,只有最宽阔的水道——河!

    奔跑中的刘十八,突然间轻松下来,扭头大笑着吟道:

    “九山傲苍穹,四水聚天池,千年一条碧水流,五湖环绕觅仙踪。”

    景瑟翻白眼,虽讶异刘十八好文采,却仍旧咧嘴骂道:

    “你倒是洒脱,还有心情吟诗作??”

    刘十八摇头摆手大笑,扭头诡异一笑道:

    “景瑟老头,咱的出路就在这首诗之内,你说到底,吟得吟不得?”

    此时,一向闷葫芦般的秦大,却跟随在刘十八身后,咬牙切齿道:

    “头儿!俺最近跟自家婆姨小舞,也学了一首诗,所以对这吟诗两字,十分熟悉……”

    刘十八面容抽搐,自个那个古灵精怪的族妹风轻舞?能说出什么好话才怪……

    景瑟却在生死关头来了兴致,讶然一笑问道:

    “没看出来你这粗人,也懂得诗词?说来听听,哪一句?”

    秦大摇头摆尾,酝酿了好几个呼吸,才憋出一句:

    “淫得一手好湿!”

    景瑟古怪道:

    “我知道是好诗,哪一句?”

    秦大皱眉,黑脸道:

    “淫得一手好湿!”

    景瑟木然:

    “好!你……到底哪一句?”

    秦大扭头看着刘十八,气急道:

    “他耳朵是不是聋了?”

    刘十八听了秦大第一句,仅仅愣了一秒,就明白,肯定是初为人母的风轻舞,在捉弄傻大个秦大这憨货。

    他含笑硬憋心中巨大的内伤,指着满脸古怪的景瑟大笑:

    “你给他解释,把诗换成水,他就明白了……”

    景瑟吐着舌头,瞪眼缩眉毛道:

    “淫得一手好……水??”

    “额造你秦大的……娘……”

    “匹夫……气煞我!”

    漆黑的甬道中,传来景瑟悲愤的怒吼。

    这有极高巫术造诣,且一身文气文青的巫门老头,终于被气炸了肺部细胞。

    与此同时,刘十八却将暂时的欢乐,瞬间化为动力,厉声自语道:

    “九山傲苍穹,四水聚天池,千年碧水流,五湖荡仙踪。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