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5章:弧形通道、坑爹坑狗坑自个
    景瑟含笑轻抚,下巴上白中透灰的胡须,得意洋洋轻笑出声道:

    “甬道内每隔一米放了一个毒蛋,只要最前面一人触发机关,能瞬间引爆二十米范围,他们没法规避。”

    刘十八吐口气,心情平复一些,笑问:

    “布置的毒蛋,最大效果是什么?能炸死几个?难道触发的机关没法发现,假如对方是高手,肯定有蛛丝马迹。”

    景瑟面容一僵道:

    “触发的机关,使用的是巫门的一个小玩意,至于,至于杀伤力……最多炸死一个……”

    “一个,那有屁用?”

    刘十八无语,翻翻白眼。

    “能杀一个就算运气,其余的人最多浑身恶臭,三里外,就算脱光了也带着浓浓的臭味道,都没地方躲……”

    景瑟阴笑着解释道。

    刘十八浑身一寒,咧嘴道:

    “我忘告诉你了,毒弹我这留了两个,哪天有空在你身上试试效果!”

    景瑟瞪大眼睛,身形和手臂有稍许凝固……

    “走吧!咱们要加速了……”

    刘十八拍拍景瑟的肩膀,径直往前走去。

    独独留下景瑟一人,在那翻白眼吐粗气……

    走在最后的老九,则狐疑的看看景瑟做手脚的地方。

    确实,不得不说景瑟此人相当有本事,埋藏毒蛋的一些小幻阵十分高明,换做刘十八来,也不见得能找到。

    但,最后老九和老黑,从两百米甬道过去的时候,将那几十个毒蛋的落脚点,一个不差的全部找了出来。

    这一幕没人看见,景瑟更加没注意!

    否则,景瑟只怕会吐血三升,外加一句额造你妈,也不能表达愤怒来形容。

    这就是每个人的天赋,僵尸将臣除了体质强硬之外,还天生对毒性有感应。

    ………………

    一行二十一人,继续沿着布满累累白骨的甬道向前急速前行。

    黄忠和秦大,则按照刘十八的要求,和老九一起殿后。

    杜兰则成了鸡肋,他唯一的作用就是带着十五名士兵,走最安全的路,操没操的心……

    走在中间的景瑟和刘十八,加上老黑,却跑到了队伍最前面。

    因为两人都感觉到,这条隐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甬道,并不简单。

    很有可能,这才是传说中那位大唐高僧的埋骨之地。

    唯有一点说不通,甬道中的累累白骨,代表了什么?

    和尚,不是六根清净,慈悲为怀,事事存善意么?

    难道后面负责埋葬玄奘的僧人或官府,不顾玄奘遗愿,弄一出惨绝人寰的陪葬大戏?

    难道那大雁塔和慈恩寺,玉华寺,都容不下玄奘这个老和尚?

    景瑟边前行,双手边不停掐口诀,口中念念有词划出一些巫门术法,用来查探甬道。

    刘十八则很难得,用摸金一门的寻龙探穴之法四处打探,没走几步,他的手便轻轻摸索墙壁。

    刘十八和景瑟,在这甬道中较上了劲,同时在寻找那扇,能进入墓葬的门。

    他们两人几乎同时肯定,玄奘肯定埋在这!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时不我待……

    要是换了其他人的墓葬,刘十八肯定没这么上心,但是玄奘不行,因为这和尚的传说,和孙铁树有莫大关系。

    说不定,其中能找到关于病毒的一些隐秘……

    很快,一行人在甬道中前行了很久,差不多有十几里,并没发现什么入口。

    诡异的也有,沿路累累白骨,没有减少。

    刘十八和景瑟同时黑着脸,沉默下来。

    杜兰则很乖巧的闭上嘴巴,谁说美利坚人不会察言观色,那是鬼话,杜兰就很会看脸……

    这,是一个刷脸的时?!

    ………………

    二十一人,默默的前进着,而刘十八的眉头却微不可查的皱起来!

    老黑这家伙,为啥咬着自个的裤腿不松口?

    接着,刘十八的脚步渐渐变缓,落后景瑟两三米。

    “嘭!”

    再接着,一声闷响传来。

    景瑟站在几米外,面色漆黑,灰白的胡子也染成了黑色。

    落后几米的刘十八一行人,终于停下了脚步,古怪的看着景瑟。

    “额造你奶奶!”

    景瑟终于爆发了,破口大骂。

    没错,景瑟踩到一枚毒蛋,这玩意不是别人藏的,正是他自个!

    绕了几十里,刘十八一行人,诡异的回到了原地!

    刘十八和杜兰,捂着鼻子瞪大眼珠,身后的十五个基因战士,各个都和刘十八同样的动作!

    臭味,臭不可闻!

    景瑟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极为特别,且恶俗的臭味……

    “原来,这就是陈年驴蛋蛋的威力……”

    赶上来的黄忠和秦大,忍不住同声感叹了一句!

    “吼!”

    老黑浑身毛发倒竖,皱着狗脸跑了几步,对着景瑟呲牙咧嘴!

    老黑的嗅觉,岂止是人类十几倍?

    所以,景瑟这次除了坑自个外,最坑爹、最悲剧的,竟是老黑。

    “额造你妹?触发的小机关不是在最后么,哪个家伙吃多了?

    手贱!把第一枚驴蛋给我刨出地面?黑咕隆咚的,我能看见?”

    景瑟怒气冲冲,眼珠子扑愣着,意有所指看着沉默不语的将臣老九。

    老九直视着景瑟,良久才应道:

    “朕做人,从没弯过腰!”

    景瑟闻言一愣,没弯腰?那就不是老九!

    问题是,走在最后的只有老九一人?还有谁?

    想到诡异的景象,景瑟仿佛明白了什么关键!

    被,狗刨出来的?

    面容抽搐,景瑟愤怒的扭头,看向刘十八脚下。

    老黑呢?这狗曰的竟然跑没影了……

    “刘十八……”

    景瑟哭笑不得指着他。

    刘十八面露同情之色,遗憾的摇摇头!

    “奇怪!我们走了很久却回到原地?后面紧追的那些神秘的第五部队的人,竟然没了动静?”

    刘十八懒得和景瑟纠缠老黑的问题。

    他思考的是,这甬道难道是一个大圆圈,绕了一大圈,竟然在原地打转?

    那么来时的入口呢?竟然诡异的消失了?

    刘十八眸中闪烁,面上还算镇定,而实际上,他背心悄悄沁出冷汗,脊背发凉!

    说到摸金一门寻龙点穴,当今世上,还有谁比刘十八家的一门三代更有权威?

    突破到摸金六品的刘十八,眼力和感知都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平。

    就算如此,这次刘十八也差点被景瑟和老黑坑了,以他的眼力,都没看出这条甬道是从哪里开始重叠的。

    景瑟忍受着自己造的孽,眼中惊疑不定,若有所思道:

    “猜得不错的话,甬道建造是按照弧形来动工的。

    这里有古怪,玄奘的埋骨之地,就在这一圈迷阵里面,只是咱们没发现入口在哪……”

    ………………………………

    今天一天都在火车上,到家就抢着发布章节!

    一切忙乱都过去了,终于稳定到家,从明儿开始——大爆发!

    下一章更新时间,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