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4章:来自远古的僧侣、玄奘
    ;;;/;

    杜兰偷偷看一下面色狰狞的老九,咕哝着头一扭,又看向刘十八。

    刘十八无奈,和杜兰大眼对小眼僵持

    很久才叹气道:

    “这其实是一个杀人工具,名字可能就叫毒弹。

    古时候,有宫里太监,发现将驴子刚拉的粪收集起来,趁着没干燥的时候,将一个个驴粪蛋蛋表里晒干,盘玩得油光水滑,将毒气弹贴身存放。”

    “将干枯的驴粪表面,盘玩得如黑玛瑙一般,咋看都不出来。

    而实际上每一个驴蛋内里,早就腐烂到顶,那种恶臭毒气排出不去,被包浆在驴粪中间。

    “呼哧呼哧!”

    刘十八低声说着自己知道的典故,最后补充道:

    “塞进一个到你嘴里,你就是世界上最有毒,最臭的人,根本没法解除。”

    “呕!”

    杜兰蹒跚着走开,古怪道:

    “景瑟把这些东西扔地上有什么用?”

    景瑟阴笑道:

    “做几个小陷阱,坑坑人把你的手雷给我两个。”

    杜兰不情愿顺了景瑟的意思,扔过去两颗手雷。

    看着景瑟,将十几个黑乎乎,圆溜溜的东西到处藏,不由咧嘴道:

    “这玩意,真能杀死人?”

    忙乎着的景瑟抬头一笑,轻声道:

    “境界低的,弄死几个没问题,最主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东西炸散后,溅在人体的那种臭味,你几年都洗不掉。”

    刘十八和杜兰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景瑟的打算。

    没错,这种臭鸭蛋一般的恶臭味,绝对臭不可闻,只要你的身体在外的部分擦到一点点,那么你就是个移动地雷。

    甭管你到哪里去,那股子臭味都会跟着你,最令人无语的是,那种贴身的臭味,当事人毫无所觉

    景瑟动作很快,在长长甬道中来回跑,陷阱覆盖的面积超过了二十米。

    看样子,要坑不少人

    几分钟之后,刘十八一行人终于离开那条甬道,全速朝未知的出口赶去。

    队伍有二十一人,行走迅速之后,就被拉长了一些,刘十八和景瑟,隐隐落到了队伍最后。

    “你说这是什么地方?两边都是佛经佛像彩绘?”

    刘十八前进的同时,还不忘向景瑟请教。

    “我也纳闷咧!这个地底的通道以往从未面世,并且照理,和玄奘没有半毛关系。

    史书记载啊,当年的玄奘奉命移入慈恩寺翻译从印度取得的经文。

    公元652年,玄奘亲自参与了运送砖石,在慈恩寺之南,建造举世闻名的一个佛塔,就是现在的大雁塔。

    大雁塔几经重修,大体保持原貌,令人奇怪的是,据说玄奘死后却并未葬在这。

    公元664年,六十三岁的玄奘,病逝在长安玉华寺之内。

    不管是大雁塔,慈恩寺或者玉华寺,都和咱们身处的这泥铸甬道,没半点干系。”

    景瑟仿佛在解释,有仿佛意有所指的解释给刘十八听。

    刘十八双眸闪烁,暗暗想道:玄奘是当年佛门的奇才,不知道自己所修阿修罗三杀证道,能否找到突破的契机?

    想到这,刘十八扭头看着一脸淡然的景瑟

    “景先生,我感觉这里,是否才是玄奘的真正埋骨之所呢?”

    刘十八的话,并未将景瑟的面色撼动一丝,仿佛他早就预料到一样。

    “嗯!刚走到这个甬道,我就感觉这里佛门气息很重,看到壁画,我就感觉和玄奘有关系。”

    景瑟赞同的解释道。

    刘十八若有所思的看看景瑟,开口道:

    “除了玄奘之外,你知道孙悟空几个人的故事嘛”

    “没研究,不知道,传说还听得多一些。听了不少。”

    景瑟轻叹一声,抬手捂住鼻子搓动几下。

    “主公,地面上有东西。”

    这时候黄忠的声音,从队伍最前端传过来。

    边走路边和景瑟交流的刘十八,身形一僵,他感觉自己也需要喘口气休息一下。

    “慢一些!”

    刘十八看看时间,挥手打出一个手电光柱,摇晃几下,接着叫了一声。

    二十一的队伍立刻停下,士兵们开始整理背包,抓紧时间吃干粮和水。

    刘十八缓缓抽出腰间黑色军刺,越过休息的士兵,来到开路的黄忠和秦大身边。

    “啪!”

    刘十八打开随身手压式手电,仔细照了一下,面现惊讶之色!

    老九和老黑一人一狗殿后,看都不看这边一眼,景瑟却屁颠屁颠的跑了够来。

    “发现了什么?”

    甬道中,黄忠蹲在原地,左手拿着半截手骨,右手则是仅剩半个的头骨。

    半边头骨的下颚怒张着,看起来极为狰,黑洞洞独眼窝之内,还蠕动着一根硕大的蚯蚓

    “这里鸟不生蛋,竟然有人类的骨骸!”

    杜兰虽然也双手沾满鲜血,但看到这种邪门的半个头骨,声音仍旧发颤。

    “大惊小怪?”

    随后赶来的景瑟,瞪了杜兰一眼,竟一脚将半个头骨凌空踢成了碎片。

    “哼!”

    刘十八一愣,不满的哼了一声,缓缓站起来。

    秦大,黄忠,杜兰和刘十八一道看向景瑟。

    景瑟的面容阴沉起来,拿着自己的手电,快步往前方的黑暗中走了十几步,这才扭身严肃道:

    “你们往前看,从这一刻开始,这条泥铸的甬道中,遍地都是死人骨骸。”

    “难道是那个君王的墓葬?”

    刘十八对这里是玄奘目地的想法有些动摇。

    举起手电筒,刘十八照向几米外的地面!

    果然,这条甬道地面上,有无数反光的累累白骨

    “上帝啊!这里是什么地方,有那么多的尸骨?”

    杜兰面色惊惧,死死捏着自己的军刺。

    “这难道是陪葬?堵住封门之后,工匠最后全部死在这里。”

    刘十八自言自语。

    “不!他们是陪葬的,被活活闷死在这里。”

    景瑟蹲下来,拿起一根腿部白骨仔细看了一下道。

    刘十八点点头,从地上站起来!

    “呜呜!”

    老黑低沉的呜咽声,从殿后的老九那传来。

    刘十八回头,看着黑暗的来时甬道,厉声低吼道:

    “立刻整理,马上离开这里。”

    “刚坐下来喝口水就要走?”

    杜兰耸耸肩,表示不理解。

    “必须要走,后面追杀的人,已经进到咱们头顶的那个地下洞穴。

    那个吸住我们下来的流沙洞,能不能多糊弄他们一会。”

    景瑟面上泛起一丝狰狞和古怪。

    刘十八有些紧张,亲自带着十五个士兵,加上杜兰,秦大,黄忠一道,快速往黑暗中遁去。

    临走之前,刘十八古怪的扭头,股着眼珠,问景瑟道:

    “那些驴蛋粪,有没有作用?”

    这一张本来是昨天11点30的,谁知道破天荒延迟了。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