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17章:生死两难、精血点傀儡
    下一页

    刘十八诡异的扭头,嘴角咧出一个弧度阴笑道:

    “摸金法则只有一句,死人翻身,活人倒地!

    进到漆黑的古墓,菜鸡千万不要翻尸体,就算尸体下有无数价值连城的珠宝,也不要妄动。此,即为为死人翻身。

    若有谁不小心翻动了尸体,就要立即退出,恐遭不测。

    其次,活人倒地则指的是在墓中,若谁不甚跌倒,也要立即退出墓室。

    出去之后,立即检查自身体表有没破皮出血,有没阴邪缠身。

    只因墓中多上古病毒,和一些未知奇物,所以说,活人倒地十分危险的。”

    杜兰似懂非懂听着,不时的点点头,眼珠却仍旧死死盯着刘十八手上那只紫色的基因药剂。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刘十八双手合十,默默念叨几句命师惯用的口头禅。

    转身之际,刘十八手里多出了三十一支淡紫色的强化药剂。

    “我再说一遍,一级基因强化药剂,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药虽然在我手上,命却在你们自己手里,希望鱼跃龙门的人,自己上前到我手上领取一支。”

    听见刘十八慎重的又说道死亡率,这些士兵明显的停顿了一下。

    死亡面前能毫不犹豫,面不改色的,那不是人是神,能有犹豫,至少证明你是正常人。

    “我是你们的教官,先来一支试试!”

    杜兰一步跨出从刘十八手上接过药剂,仰天一口倒进了喉咙……

    刘十八呆痴的看着动作迅速的杜兰,咬牙切齿道:

    “我还没说完……”

    杜兰吧唧了一下嘴皮子,纳闷道:

    “有点酸,有点咸,没感觉嘛?”

    “这种药剂,口服无效!”

    刘十八继续咬牙切齿,死死瞪着杜兰。

    剂的珍贵程度,是杜兰不可想象的,人形太岁可遇而不可求。

    别说太岁心头之血,就连普通的太岁之血,也是逆天的珍宝,一年中轮回自身才能产出三滴,只能使用其中两滴,其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我……”

    杜兰呆痴的指着手中的空药瓶。

    他不是傻子,立刻明白了这种基因强化药剂,及其贵重,需要直接注射在血管中。

    无视了杜兰幽怨的眼神,刘十八从次元空间中摸出三十一支注射器,连带一支一级药剂再次递给杜兰,慎重道:

    “给每一个士兵,再次重申一遍,注射这种药剂的弊端,代价是……死亡!”

    杜兰严肃的将药剂和注射器接到手中,小心翼翼的摸样令人发笑。

    转身的时候,杜兰疑惑道:

    “头儿,你和秦大,黄忠,有没有注射这个药剂?”

    “没有!”

    刘十八摇摇头。

    “你自己都没注射,这不是坑人么?”

    杜兰停下脚步。

    刘十八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指,连续点着秦大,黄忠,将臣老九和景瑟,最后点点自己,严肃的解释道:

    “因为,我们这些人都身怀华夏的基本传承武道,

    一方面这种一级的强化药剂对我们没效果!二来,我们注射了也没有死亡率,因为体质的抵抗力,远超药剂对细胞的破坏性。”

    杜兰好像明白了什么,犹豫道:

    “武道?是不是和华夏的气功一样的神奇功法?我们这些美利坚人可以学习么,学习之后能否减少药剂的死亡率?”

    刘十八闻言愣了一下,对于欧洲人能否学习十修中的武道,他没研究,也没听说有哪个外国人修炼武道的。

    他将求助的眼神转向景瑟!

    景瑟见多识广,应该能解惑吧?

    见刘十八看来,坐在地上休息景瑟缓缓站起来点头道:

    “欧洲人和华夏人的体质细胞并没有不同,理论上来说是可以修炼武道的。

    唯一不同,是从小养成的生活习惯和思想,欧洲人很难静下心来,长年累月的修炼武道,他们没有耐性,这点无须质疑。”

    杜兰似懂非懂,呐呐嘀咕道:

    “华夏人能修炼,欧洲人也应该可以,我不信,我今后要试试。”

    “吼!”

    这时,一直蹲坐在后方通道的老黑,突然竖着额上的一缕金毛站起来,发出一声低低闷吼。

    “不要墨迹,速度分发下去,自个给自个注射。”

    刘十八回头看了一眼漆黑通道,心中浮起不详预感。

    杜兰点点头,拿着药剂快步朝士兵走去……

    见杜兰走远,景瑟才看向刘十八,唇角挂着一丝笑意道:

    “感觉到了什么?”

    刘十八咧嘴道:

    “感觉到有极强的同类,正在渐渐逼近。”

    说道这,刘十八疑惑的扭头看着景瑟道:

    “我差点忘记了,你用那些黑驴皮做的傀儡呢?不是放在祠堂门口吗?没看见有什么作用,奇怪了……”

    景瑟闻言猛的将眼珠瞪圆,拍了一下额头道:

    “不好!刚才被那些泥浆糊住鼻孔心中焦急,一下子忘记激发了……”

    刘十八怒级道:

    “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竟然忘记了?”

    景瑟含笑不语,悠哉道:

    “现在也不迟啊!”

    说罢,景瑟掏出一把银色小匕首,挥手在手腕上划出一个一寸小口,口中神神叨叨念念有词:

    “天地玄黄,北斗七星为阵,二十八星宿为辅,展巫门无上**。

    精血点傀儡,搜阳间孤魂野鬼,纳驴皮傀儡魄,假官人……拙!”

    景瑟匕首一挥间,?蓬血雾在黑暗的虚空飘洒出去,在半空消失不见……

    “桀桀桀桀桀!”

    景瑟阴险的笑声,在甬道中回荡,令人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正是宁海东下达命令:“将通道全部炸了”之后,走出破败祠堂的一刹那……

    走出祠堂大门的宁海东,淬不及防下,被祠堂左边突然出现的一个黑脸大汉,不知道用什么物件死死的顶了一下。

    “嘭嘭!”

    宁海东惊讶的后退几步,低头一看,军裤大腿附近,多一个两寸大小的破洞。

    “你是什么人?”

    宁海东抬起头,看着那个突然出现,面带阴笑的黑脸大汉。

    “嘶!”

    一眼看去,宁海东神色呆痴!

    大汉好身材,浑身腱子肉,皮肤泛着黑色油光,看起来极为健壮!

    尤其难得的是,这家伙竟浑身不着寸缕,胯下摇摆着一根硕大无比,直径三寸,长度近两尺的人鞭……

    “嘿嘿!嘿嘿!”

    大汉动作迅猛,眨眼间又来了个熊抱,硬生生扣住宁海东两条肩膀,让他动惮不得。

    最要人命的是,黑脸大汉口中嘿嘿淫笑,死命用那条人鞭,在宁海东肚子上乱杵乱捅……

    “救命……”

    宁海东目光呆痴,口干舌燥尖叫一声。

    ……………………

    后面还有一章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