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0章:艺高人胆大、技多不压身
    刘十八讶然回过身,看着老九道:

    “别把他打死了,下手轻一点。”

    老九恭敬的点点头道:

    “属下知道了,这厮可恶,他给的票子人家不要……”

    刘十八恍然大悟,哭笑不得道:

    “不是不要,而是不认识美金罢了!”

    景瑟冷眼看着这场闹剧,冷冷道:

    “时候不早了!准备一下,我们要下去了。”

    说完,景瑟缓缓走到老九面前,深深的凝视了老九一眼,侧头看着刘十八道:

    “炼制将臣之躯,其实就是巫门老祖的独门技艺,只不过遗失在历史长河中,失传罢了。”

    老九眸中一闪,凝视着景瑟不语……

    刘十八却眸中一亮,顿了一顿才满脸期待道:

    “那么?景先生你……你是否知道将老九进阶为旱魃的炼制之法?”

    景瑟闻言呆了瞬间就恢复了神态,摇头道:

    “不知道!”

    这一瞬间的变色,被刘十八清晰捕捉到,轻笑道:

    “不,你知道!从你的眼睛里面我看得出来,你这人虽然年纪一大把,却对撒谎不精通。

    否则,你不会脱口而出,告诉我们你上了几个女知青……”

    景瑟的面色变得酱紫:

    “休要胡说八道!我没有……”

    刘十八,秦大,黄忠,老九,杜兰几人笑而不语……

    “咯咯咯……”

    “蠢货!”

    “上帝啊,救救他吧!”

    连远处警戒的士兵中,有懂汉语的,也掩不住轻笑起来!

    景瑟猛的抬头,眸中血红,厉声道:

    “我确实不知道将臣之躯如何转化成旱魃,但是,我却知道一具久已成型的远古旱魃,所在的埋葬之地!”

    当下,有些许吵闹的场面,瞬间冷却,除了远处警戒的一干士兵……

    刘十八张大嘴,愣愣看着景瑟!

    这个浑身破棉袄,一缕棉絮飘扬在外的乡巴佬头子,竟然知晓旱魃所在之地?

    爷爷的手札中,不是说得清楚明白?

    咱们现代世界,根本不应该存在,或者孕育出旱魃这种诡物!

    没错!

    是诡物,不是鬼物,也不是妖物,是诡异的诡……

    说道僵尸的诡异,对普通人有一种无法描述的恐惧。

    在正常传说而言,僵尸的含义乃是僵直的尸体,一具能和常人一般,在僵直中行走,如活人一般。

    唯独有稍许区别,就是他们其中绝大部分没有任何思想,他们存活的目地就是杀戮。

    最著名的就是僵尸之王,旱魃!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那仅仅是一种描述。

    最著名,并且离开现代最近的,就是明朝朱允炆年间,闹腾的旱魃事件。

    那一次,据说前往剿灭的大明精锐红袄官兵,战死十万,最终灭掉为祸一方的旱魃。

    这次重大损失,直接导致朱允炆战败,丢掉了皇位,落荒而逃。

    但是,这一切仅仅是传说……

    看着刘十八陷入沉思,景瑟微微一笑,挥手制止了秦大和黄忠的动作,摇摇头……

    看着刘十八,景瑟仿佛也陷入了某种回忆,时间静悄悄的过去了半个时辰……

    良久,刘十八突然抬头,对着景瑟恭敬一礼道:

    “我有很多没想通的地方,老九是将臣之躯不假,但他再升一级到旱魃,在我看来却也非什么难事,我自有手段……”

    “慢着,你说?你能轻而易举将将臣进阶到旱魃之躯?

    除非……你能获得千载难逢,万载一见的太岁!

    普通的人形太岁都不行,他们的血只能生死人肉白骨!

    而最?要的,要使得普通的将臣进阶,特别是老九这样不完全,几乎没任何神智的僵尸,必虚要阴阳太岁融合的心头血……”

    景瑟,突然出手打断刘十八的话,说出一段令刘十八瞠目结舌的推理。

    “你……”

    刘十八张大嘴,讶然。

    “我为什么知道?呵呵!因为,旱魃的炼制养成之法,正是巫族师祖所创。

    我身为景家族长,身为黄帝后裔,巫族嫡系传人,怎能不知?”

    “其中,有什么典故?”

    刘十八的好奇心被勾起,扭头看了身后的秦大和黄忠一眼道:

    “严加查探四周。”

    又扭头,刘十八看着清醒过来的杜兰微微点头,面色阴沉道:

    “方圆一里之内,不管人畜,妄图接近的不需要理由,格杀勿论!”

    杜兰此时也知道轻重缓急,敬了个礼扭身大步跑远,边跑边下令道:

    “特种伏击模式,三人一个小队,分散到各个山口警戒,在不可抵挡的情况下,立即发射信号弹!”

    安排好周围的安全,刘十八淡淡看了老九一眼,轻声道:

    “老九,你不要走了!听一下吧,对你有好处,你虽然是我下属,但我没把你当外人。

    只要是生灵,都有同样的权利,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会尊重,其中就包括你老九!”

    面色僵硬的老九,罕见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咧嘴道:

    “悉听尊便!老九早就是死人,生无可恋,只望主人能顺利见到主母,弄个清楚明白。”

    听见老九提到宁敏儿,刘十八不由得心里隐隐作痛,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敏儿啊!你在哪里……

    宁海东,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人?权利,就真的那么好吗?让你抛去了一切?

    不!

    不是敏儿和宁海东的错,都是病毒!

    都是可恶的病毒源体造孽!

    当初的自己,在禅石之海为什么不更加仔细一些?

    那样一切都能挽回……

    精神恍惚,仅仅一瞬间,刘十八便清醒过来,看着景瑟含笑道:

    “景先生,请赐教……”

    景瑟点点头,看着恭敬的刘十八,长叹一声道:

    “刘一,有一个好孙子!”

    接着,景瑟悄然前行一步,拉着刘十八在天池边坐下!

    两人,静静聆听着天池底部传来的恐惧低吼,面上依然谈笑风生……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技多不压身!

    晋级六品摸金校尉的刘十八,和高深莫测的景瑟,何来畏惧?

    景瑟凝视着刘十八,轻声诉说:

    “其实,传说中的旱魃原始之祖,她就是黄帝的女儿。

    古籍《山海经》一书有记,蚩尤起兵攻打黄帝欲一统天下,黄帝下令大将应龙进冀州迎战。

    蚩尤请来风伯雨师两位,以风水术中的呼风唤雨之术,对付应龙将军的精锐部队。

    战争开始之初黄帝大败,无奈之下,黄帝最小的女儿正是族中巫女,她名为怒歌,毅然运作无上巫术,身化旱魃迎战风雨两位风水大师。

    旱魃以自身不容于天地之间的强大力量,最终一举击败蚩尤,助父王赢得统一战争。

    而旱魃怒歌,却因不明缘故,消失在华夏的山水之间……”

    听到这,刘十八缓缓抬起头,凝视着景瑟,面上却泛起苦笑,嘴角一翘道:

    “果然,黄帝的子孙不简单!我在原本死去老曹和爷爷的教导下,也算熟读杂记野史,却不知黄帝还有一个小女儿叫奴歌。

    你说的我都明白了,所谓的现存旱魃之躯,是否就是奴歌的那一具?

    她身在三界之外,所以任凭我爷爷刘一风水天机之术绝代无双,也无法推算出她的存在。”

    听到这里,景瑟却摇头苦笑,低头沉凝了一番,才诡异一笑道:

    “你太小看刘一这老狗!你可知道,为何你母亲生下你就离开了刘家屯?

    为何,她不在刘家屯,和你可怜的父亲刘二厮守到老?”

    刘十八缓缓站起来,心中剧烈战栗着,声音嘶哑道:

    “你想说什么?”

    ………………………………

    后面的章节,应该就是本卷的精华所在!章节已写好,但需要斟酌,读者的期待就是我最大的奋斗目标!

    我因伤,辜负大家长达数月的守望,真的抱歉!但是从明儿个开始,一切将恢复,亏欠的章节全部在本月之前补上……

    月票,推荐票,请一定要投给刘十八,这个商量可还打得?……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