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2章:六识之意识、孺子可教
    景瑟眉头皱得仿佛一个川字,突然扭头看向刘十八问道:

    “那个死去的曹雄,不知道自己有个孩子?是吧……”

    刘十八一愣,眸中一凝道:

    “没错!那时候,曹雄没后!”

    景瑟抬手摸摸额下不多的胡须,轻叹一声道:

    “原来!自从我们踏进祠堂,命运就改变了,如今的轨迹,应该和你经历过的,有不同了……”

    曹雄呆若木鸡的看着刘十八,讶然道:

    “后世的我,难道没孩子?”

    刘十八沉重的点点头,眸中却带着古怪,试探道:

    “老曹,你想不想知道,那个不久前死去的曹雄过的,是一种怎样的人生?”

    曹雄茫然的看着刘十八,又畏惧的看着怒目圆瞪的景瑟,摆摆手道:

    但是,曹雄话没说完,却被景瑟打断道:

    “哼!要不是我七闺女肚子大了,劳资才懒得提点你。

    我感觉,你可以了解一下另外一个时间段的自己,那个白发苍苍的你。

    这样对你有莫大的好处,首先你修习的相术,会得到一个质的提升,还有对人生的感悟等等,总之好处大大的有……”

    咧咧嘴,曹雄苦笑道:

    “仅仅靠嘴巴给我说教,就能感悟提升境界,那俺师傅刘一,还需要苦口婆心的教导我干嘛?直接给我唠叨不就行了?”

    刘十八摇摇头,皱眉拍了拍曹雄的肩膀,神秘道:

    “三号那里,有一个储存装置,里面记录了曹雄这几年所有的点点滴滴。

    一直到他断气的前一刻,都有完整的记录,就算中间有所缺失,但是三号也能用完美的超科技模拟出来。

    简单一点解释,一个小时就能让你走********,想不想试试?”

    景瑟和曹雄听到刘十八这么说,不由得同时眼前一亮。

    他们都是十修中人,自然明白境界的感悟,对今后晋级有多么重要的意义。

    “那,那就试试?”

    曹雄呐呐的应了一句。

    刘十八点点头道:

    “你去暴风战舰的指挥舱里面找三号,让她带你去模拟训练舱,就说是我的意思。”

    曹雄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转身离开,临走之前脚步还是顿了一下,扭头看着景瑟道:

    “你家老七肚子里面的种,却是是俺的,这点俺不回避。

    但有一点要说清楚……其实……其实俺才是受害人,俺才是受伤的那个人……”

    说完,曹雄头也不回,飞快的从飞行甲板边的旋梯溜了下去,消失不见。

    景瑟目瞪口呆,良久才呆痴的看着刘十八道:

    “他才是受伤的那一个?啥意思?难道他怀孕了,他能生孩子不成?”

    刘十八摇头,强忍着笑意走到了一边不语……

    老司机可没给景瑟面子,直接絮叨絮叨说开了:

    “你这家伙看着年纪也不小了,他这话你还听不懂?

    意思是曹雄才是受害者,肚子里面的孩子是他的没错,但是你家老七自作自受的。”

    景瑟年纪不小,但毕竟没经过二十一世纪的前卫观点所熏陶,所以在某些地方还比较传统。

    在他的认知中,男女之事,肯定是男人先动手,或者先动腿。

    女人嘛,一般都仰面朝天被动着,咬着牙,憋着心肝里面透出来的舒爽,忍着喉咙深处的嘶吼,面红耳赤,分外可爱……

    见景瑟一副不知所以的茫然面色,老司机朝地上碎了一口,怒道:

    “没听说过倒贴?你家闺女把曹雄反推了,懂不?

    不过,看曹雄眼珠里面滴出来的委屈,劳资看啊,还不止仅仅是“推”那么简单……”

    景瑟渐渐的明白了啥,面色通红,愤怒的瞪着老司机,低吼道:

    “狗曰的,你到底想说啥?”

    老司机看了一眼面朝大海,双肩不住耸动的刘十八一眼,接着转身就跑,边跑边道:

    “你家闺女,黑灯瞎火杀人夜,把曹雄强迫了,你懂的……”

    景瑟咬牙切齿道:

    “你跑个卵?劳资不懂……”

    嘴上说不懂,其实仅仅是景瑟,自个儿给自个的小台阶……

    只要他的脸上和嘴上真不懂,那么曹雄就坐实了对不起他景瑟,对不起七姑娘……

    这黑锅,曹雄还得继续背下去……

    要是景瑟懂了的话!

    得劲,曹雄这家伙说不定就解放了!

    他能撒手不管,脚底抹油拍坐墩走人,你家七姑娘自个欠曰爬上床来,肚子有喜怪得谁来?

    刘十八硬憋着笑意扭过头来,暗暗思量道:

    “这就是江湖!江湖这地方无所不在,不仅在深山老林,不仅在繁华都市,也不仅仅在农村矿野,更深入的存在于人的内心。

    每一个人的心里,就有一个江湖,每个人都能从表面的无知,转化到内心的江湖。

    而这种内心江湖,表面迟钝木纳愚蠢的人,才是长命百岁的江湖人……”

    见刘十八看了过来,景瑟的脸上仿佛更加的茫然了,还在讶异着问刘十八:

    “老司机说,俺家老七,强迫曹雄做了啥子天怒人怨的事?”

    刘十八将嘴一张,左右看看之后,才抬手一拍脑门道:

    “你们说啥?我没注意,什么天怒人怨?”

    景瑟狐疑的看了看刘十八,摆摆手道:

    “没啥,没啥!”

    说完,景瑟转身欲走,犹豫了一下才慎重的看着刘十八,诡异的一笑道:

    “刚才俺们说的那个,老三届知青下乡支农的故事,你听了有什么感悟没有?”

    刘十八讶然,接着心头一震,盯着景瑟,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良久,刘十八才抬头看着景瑟,眨眨眼珠古怪道:

    “凡事不要操之过急,若想达到目地,便得深思熟虑,深挖洞广积粮多思量。

    以自身为饵,给他人作乐,从而潜移默化的达到自己所期望的目地?

    要干大事的人,不到最后,千万不要亮出自己的目地或者目标,哪怕即将获得胜利,也要死皮赖脸加死不认账……、

    总而言之,无耻无知无下限到极点,也是一种人生的感悟和境界?”

    此时的景瑟,面上的表情极为肃穆,严肃得像个老学究,静静的听着刘十八夸夸其谈!

    刘十八停下嘴巴之后,景瑟才赞许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要活下去成大事,必忍人所不能忍之事,做非常人不做之事。

    你的名字叫十八,即为十八界,就在刚才,你却悟了六根,六尘,六识中的六识之意识,孺子可教也……”

    …………………………

    老规矩,0点之前连续更新一章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