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1章:没干好事的景瑟和曹雄
    刘十八瞠目结舌,张大嘴着景瑟,呆痴的问道:

    “你们不知道?吃饭的时候,要到关岛临时搭建的餐厅去吃?”

    景瑟将脑袋摇得和拨浪鼓般顺溜,咬牙道:

    “俺们在湾子里下地干活的时候,都有人把馒头送到地里来。

    所以俺带来的二百多人,为了不让海风将阵眼破坏,都自觉留在布阵的地方保护阵眼……”

    听到这,刘十八恍然大悟!

    这,就是代沟,极大的代沟!

    来自于几十年前的景瑟,和他湾子里面的那帮守墓人,原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神奇年代,三个字就能透析解释,叫做:“大锅饭!”

    习惯了公社大锅饭,坐在田里,就能享受饭来张口,床来挺尸的生活,是多么惬意啊……

    景瑟极为善解人意,从刘十八的表情中就预计到他想说啥,于是他先发制人,自顾自首先道:

    “那时候的农村,遍地都是下放的老三界城市青年,重活累活这帮被脑残青年都抢着干了,俺们几乎没事可干。

    久而久之,混公分就成了俺们乡下人那年头的习惯。

    甭管病了还是咋地,只要你搬着被子到棉花地里面困一觉,天黑了就能混到公分,多好!”

    刘十八阴着脸,听着景瑟解释,不由得暗暗牙酸……

    曹雄则面色铁青,扭头道:

    “景瑟哥,说到底俺也是许昌人,其实也算城里人。

    那会我就纳闷,为啥拔棉花杆的时候,田中间到处都是卫生纸……”

    景瑟面色一僵道:

    “农村人嘛!你要体谅下!没电视看,也没收音机,晚上还老停电,报纸也只有村长能享受。

    活计都被下放的老三届抢着做完了,一帮精力过剩的农民,白天在田里睡足了,晚上干啥呢?”

    刘十八翻翻白眼道:

    “没电没灯,还能干啥?睡觉呗……”

    曹雄抬手,擦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景瑟诡异的一笑:

    “没错!知青下放支援的年景!俺们农民的夜生活过得简单,只有七个字。”

    刘十八看看曹雄,好奇曹雄为啥满头冷汗?

    这天挺凉爽啊?

    景瑟也似有深意,看着刘十八和曹雄一笑,很自然的伸手,拍了曹雄的肩膀一下,轻笑道:

    “曰比,挖藕,拔棉杆……”

    “曰比,挖藕,拔棉杆……”

    刘十八咀嚼着七个字,忍不住翻翻白眼瞪了景瑟一眼,心里暗暗骂道:

    “粗俗!”

    不过,被景瑟这句黄段子,打头的两字勾起兴致的刘十八,不禁又想起宁敏儿,眼前浮现出中海别墅中的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发生的事……

    那破事,只要是个男人,就会没日没夜回味着,哪怕白天你一副道貌岸然的摸样。

    到了晚上,你就能从回味中找到更细致的回味,给自己满满撸一发……

    想着想着,刘十八的眼中禁不住出现一丝水雾,他又想起了宁敏儿……

    景瑟默默的看着刘十八,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扭头看向依旧一头冷汗的曹雄!

    从回忆中惊醒的刘十八,神颤之间,听到景瑟和曹雄的对话:

    “曹雄啊曹雄,你还给额装傻?你不知道棉花地里的破棉絮和卫生纸哪来的?

    你敢说,你真不知道?来来来……你自个拍拍自己的胸,再说一遍?

    咱们乡下人淳朴,不和你们这帮知识分子计较罢了!

    你们啊,别以为湾里的婆姨,和自家汉子们不知道?

    庄家汉和自家婆姨,在棉埂地光着坐墩肉抵死纠缠,一个个神经都敏锐着咧。

    别以为他们不知道,你们这帮男女小知青,都趴在绵杆下,透过棉花叶子?肉戏……

    庄稼汉和自家婆姨,不顾羞耻露着白花花的坐墩,黑黝黝的茅草洼,颤巍巍的大乃子,给你们表演是为了啥?”

    曹雄的额上,汗珠越来越多,将脚下方圆数尺的地方都淋湿了,还不自知……

    刘十八这时,平复了心头念想,古怪的看着曹雄,头也不回的问道:

    “爽利点吐出来,为啥?听着正带劲列,别卖关子……”

    景瑟脚下一歪,一阵头晕目眩袭来……

    定了定神,怒气冲天的景瑟,咬牙切齿的瞪着刘十八,又瞪了曹雄一眼,厉声道:

    “因为他们知道你们可怜!一个个十五六岁的就离开了父母身边,怪可怜见的,他们都是孩子啊……

    那些庄家汉和婆姨们,也有青春年少的时候,自然知道,啥玩意能让下乡的小青年们,忘记家乡,忘记爹娘。”

    刘十八盯着仿佛跑完马拉松的曹雄,冷不丁的补充一句道:

    “我还知道另外的一个,表演为了啥。”

    景瑟眼中闪过一丝得意,摇头晃脑道:

    “那你说,为啥?要知道,乡下人淳朴,对名节很看重的……”

    “啪啪啪!”

    这时,三人身后又走来一人,刘十八扭头一看,是一身油污的老司机。

    舰艇顺利的出海远征,没什么大的故障,老司机也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

    很显然,老司机老远就听见几人对话,还没走进,就冷着脸,帮刘十八回答了景瑟的问题:

    “因为几十年前的农村,那会不讲究离婚,离婚的男女,会被人贻笑。

    于是,很多农村汉子和婆姨,用很古老的法子来缓解或者度过了七年之痒。

    什么换换婆姨之类都是小事,还有找村长,生产队长,公分用肉来偿的也不稀奇。

    但是,这些玩意,总有腻歪的时候,正在青黄不接的档口,$天爷长了眼,给每个村里送来了几百个小鲜肉……

    但,这些小鲜肉软硬不吃啊,咋办呢?那就先给他们上生理教育课吧!

    别以为庄户人家的汉子和婆姨傻姑,乡下人的小精明里面带着猥琐的狡诈,但也透着劳动人民的无穷智慧!

    他们明白,只要那帮子下方支农的小青年看熟悉了活戏码,看得晚上睡不着,那么大家伙都有好日子过了……”

    曹雄冷汗依旧……

    景瑟额上,也透出了冷汗!

    刘十八终于回过神来,讶然道:

    “难怪!我听说下放支农那会,农村丢下了数以千万计的野孩子。”

    老司机邪门的一笑,扭头看着景瑟和曹雄,古怪道:

    “你看他们两个满头大汗,心里有鬼是吧?”

    顿了顿,老司机轻笑着补充道:

    “我猜猜看啊,景瑟有九个孩子是吧?你敢保证这九个都是你的吗?

    曹雄呢,我估计没干好事,没错吧?景瑟的孩子里面,劳资瞅着有一个姑娘,老是瞅着你,肚子好像起来了……是你的种吧?”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