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5章:狭路相逢猥者胜、阵斩吕奉先
    “无耻之徒……”

    吕布面色扭曲,在嘴里唠叨好几遍无耻,才忍者剧痛,一把抽出银色短箭……

    吕布将箭头举起来放在眼前,呆痴的看着箭头上滴下的黑血。

    多少年了,甚至都没有人能伤害到自己,记得最后一次,也是最耻辱的一次,就是兵败曹操,被五花大绑,踩在地上……

    但,任何屈辱,都不及眼前的耻辱,菊门被爆,这有多大的仇……

    对一个驰骋疆场的武将来说,只有项上人头被斩,哪怕死了也有莫大的荣耀。

    但是菊门被爆,那其中的含义就不一样了,因为只有扭身逃跑的武将,才会顾头不顾腚,被人爆了菊门……

    “轰!”

    吕布甩手扔掉箭头,睚呲欲裂瞪着手足无措的黄忠,凄厉吼道:

    “老贼,你敢?”

    发怒之间,一股莫可匹敌的强悍威压,四散激荡开来,不光震荡得地面尘土飞扬,甚至还震掉了吕布自己头上的发箍。

    一瞬间,吕布从一个衣冠楚楚,面目英俊的中年帅大叔,变成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落魄人儿。

    好不凄惨……

    刘十八默默的看着吕布,心中没有什么怜悯,更没有什么愧疚。

    他扭头看看安详闭眼,胸腹塌陷,满身鲜血,早已僵硬的曹雄,在心中暗暗发誓:

    “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黄忠,吾吕布顶天立地,敬重你是一员老将,没想到你竟然使出这么下作的招数?士可忍孰不可忍……”

    吕布咬牙切齿的怒骂。

    黄忠面红耳赤,他很想解释,我没瞄着你射,只不过是手抖了而已。

    没想到,那乱射的一箭竟然比自己平日的准头更准一点。

    良久,黄忠才憋出一句狡辩之词:

    “老夫,不是故意的。”

    远处,刘十八见了黄忠的憨厚,唯有摇头叹气,人说武将就是武力高,脑子不好使,这话绝对正确。

    吕布一开始和你讲道理,你和他发狂玩命。

    现在他发狂了,你和他讲道理,那么现在就应该吕布给和玩命了……

    果不其然,吕布听了黄忠的狡辩,更加火冒三丈,大声质问道:

    “原来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存心的了?黄忠老儿果然英雄,敢作敢当,仍旧不失为一条好汉。”

    黄忠一听,不由面色血红,特么的约描越黑么?

    紧接着,吕布身后却响起一道狂暴劲风!

    他的身后传来刘十八一声轻笑,并且还附带了一句词道:

    “睡了貂蝉不留种,菊门要被万人捅。”

    呼呼!

    刘十八仍旧使用的,是孙铁树留给自己的那条,号称金箍棒的液体金属棍。

    此时的金属棍,完全不是一开始两米峨眉棍的相貌,更不是刚才拦截致命一击那么短小精悍。

    狼牙棒……

    此时的金属管,就是一个前面粗,后面细,且上面带着虎舌倒钩的金属大棒。

    要是更形象一些,这玩意就是古时候的相公,玩什么菊门万人捅的道具。

    吕布羞愤之间,扭头看见的,就是这么一个羞辱人的巨大武器。

    “噗!”

    吕布仰天喷出一口黑血,貌似疯狂的怒喝一声:

    “黄口小儿,欺人太甚!”

    刘十八眼中闪烁着冷静和杀意,嘴角却带着诡异的笑意,继续语不惊人不罢休道:

    “我既不是故意的,也不是存心的,而是特意用这狼牙棒子来照顾你,你现在不习惯一番,今后如何使用……”

    “气煞我也!”

    吕布双目闪过一丝凌厉,扭身扯出地面的方天画戟,就朝刘十八迎来……

    吕布双手挥舞方天画戟,脊背挺得老直,无尽力量,如无尽源头般,不断朝刘十八涌来。

    方天画戟闪烁寒芒,犹如苍龙出海,戟上的力量在短短刹那之间,不断的提升拔高。

    方天画戟,不愧是三国的最强兵器之一,强烈的煞气,眨眼就笼罩了刘十八全身上下。

    刘十八凝神注目,他默默的看着方天画戟的运行轨迹,暗暗的记在心里。

    自己离开真正的武道强者,到底还有多远?

    强者,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强者?

    一个强者必须要有强者之心……

    连垂暮的黄忠,都敢拼着自身受伤,硬接吕布方天画戟一击,自己年纪轻轻,为何不敢?

    “吼!”

    刘十八眼帘一瞪,腰身一挺,双手持金属棍,心念一动之间,金属棍暴击的速度再次增加……

    还不够,这股力量离吕布还差很多……

    吕布的力量和刘十八比较起来,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刘十八口中银牙一合,猛咬舌尖,喷出一道血箭在金属棍上。

    “轰!”

    金属棍和刘十八早就心意相连,得到精血相助,再次威势大增,隐隐的音爆竟不输于吕布的这一击。

    但!还不够……

    刘十八面色扭曲,将全身力量猛的灌注右脚,猛的在地面一蹬腿……

    “嘭!”

    强大的反坐力,将刘十八身形猛的弹了出去,冲击之力,金属棒自身重力,精血灌注加成之威,再加上刘十八的爆发速度……

    交手之前的无数个短短一瞬间,铸就刹那芳华……

    ……………………

    【章节更新时间,请关注信:54618扣扣千人群:204-389-243;334-795-42;532-035-;

    ……………………

    此时的刘十八,充终有了硬接吕布含怒一击的本钱!

    够了么?

    还不够……

    刘十八知道自己的实力,在吕布的眼中,你就是一个菜鸡。

    哪怕力量对等,但是在招数的精妙变化上,吕布完爆你一百条街!

    所以,刘十八皱眉憋气之间,面带羞愧之意,最后关头,竟然再次暴喝一声:

    “射菊门……”

    进击中的绝代武将吕布,双眸圆瞪,露出一丝睚呲欲裂的痛苦表情……

    刘十八一呆,心道:

    “还没射呢,为啥做那么痛苦的表情?搞得我也隐隐作痛……”

    吕布最终还是浑身一震,诡异的顿了一顿……

    天时地利人和,三大利好!

    其实,刘十八只占据了人和一条,那就是自己加上黄忠,比吕布多一个人。

    天时地利都被强悍的吕布占据,二比一,吕布完胜刘十八,毫无悬念!

    但,深深明白命数改变命格原理的,摸金校尉刘十八,竟然用三个字,硬生生将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有利因素全部囊亏怀中……

    “爆菊门!”

    刘十八不明白,这三个字对吕布来说,比挨了一刀更有杀伤力。

    只是片刻,两股不同的力量,狠狠撞击在一起,漆黑的洞窟中,响起阵阵轰鸣!

    两股绝强力量,在刘十八和吕布之间剧烈碰撞!

    但仅仅相持片刻,方天画戟便轰然碎裂,吕布的嘴角,溢出一缕黑血。

    而此时的刘十八,在交手中竟诡异陷入了一个幻觉,他的脑海中,出现一幕幕古战场的情形!

    鼓声雷动,无数骑士,挎着高头大马,无数的士兵持戈待枕。

    刀剑无情,尸横遍野堆满沙场!

    鲜血将土地染成黑色,地狱般的厮杀在四处响起!

    沙场上,没有一个士兵退缩,他们随时会战死沙场。

    这壮烈的一幕,让刘十八的心神感慨颇多,为了国家,无数的士兵抛弃妻儿,阵斩杀敌,死无葬身之地!

    无畏的勇气,令刘十八受到巨大震撼,他们是真正的士兵。

    而挥舞冷兵器和敌人对砍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武者。

    那,就是强者之心……

    刘十八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当下却明白了古代战争的残酷。

    惨烈的场面让人心惊胆战!

    更多的是那不畏生死的勇气,在战斗中灰飞烟灭。

    一个拥有强者之心的勇士,敢于直面冰冷的武器当头砍下面不改色,他们淡然面对死亡……

    但是在最后,刘十八却在恍惚中,看见了一个猥琐到极致的士兵。

    那个士兵拿着一把银白短剑,迈着猥琐到极点的步伐,不是踢人蛋蛋,就是爆人菊门,再或者一口浓痰喷人一脸,顺势抹了你的脖子……

    那个猥琐士兵左冲右突,在数百敌兵包围中凶悍的杀进杀出!

    紧接着,那猥琐士兵扑向一个坐在高头大马上

    的大将,数个呼吸后,战场上爆出一阵欢呼声:

    “曹营老军刘一,阵斩敌方大将甘宁,升任校尉,属发丘中郎将座下……”

    ……………

    幻境仅仅一闪,瞬间消失,而此时两兵相交,轰然炸响……

    刘十八眼神清澈,冷笑一声,心神一动,暗道一声:杀!

    金属棍在突然间,长度诡异暴涨一倍,尖端直接撞进吕布的怀中!

    吕布的胸腹,在金属棍的重击下,如同脆弱的蛋壳般,轰然碎裂。

    吕布的眸中,露出无尽愤怒和不屈,黑血不断从他胸腹间涌出。

    金属棍的诡异变化,吕布根本来不及防御,只一刹那,便破开了他周身的防御。

    “轰!”

    冰冷的金属棍急速转了一个圈,狠狠砸在吕布的头颅上。

    黑血四溢,吕布被打崩裂的双眸中,依旧带着不甘和不解!

    一个高大的魁梧的身影,晃了两晃,轰然倒下……

    刘十八收回金属棍,扭头看着瞠目结舌,合不拢嘴的黄忠,轻叹一声道:

    “又一个时代结束,华夏的武将制霸时代,一去不返……”

    黄忠眸中带着古怪,轻轻点头,呐呐道:

    “没错!头脑简单的武将,终究会输在爆菊门这一招之下,此招无解……”

    ………………………………

    :其他章节不想说,但这章必须要说一下,因为修改好久,感觉达到自己的要求,才放出来给大家欣赏,所以时间晚了很久!

    这是一种精益求精的态度,我宁愿多招骂,也不会在质量上妥协……其他的就关注信吧,骂人冲我来,勿带父母妻儿。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