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1章:低调中的奢华、方天画戟
    下一页

    看着黄忠递来的锦囊,刘十八不由得头晕目眩,爷爷刘一在搞什么鬼?

    难道真的有人类,能突破自身极限,预知前后八百年所发生的事情?

    同时,刘十八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

    族谱上不是说,爷爷刘一,是曹操座下发丘中郎将所属一员校尉?

    摸金校尉,挖坑校尉?

    但是这锦囊上的署名又是怎么回事,诸葛卧龙、刘一?

    难道你还有分身术?

    一个身体身在曹营,又有另外一个身体,身在蜀汉?

    要知道,古时候没有交通工具,魏国都城许昌离巴蜀都城,何止千里?

    在三国志的传说中,和一些史料中,记载得清楚,诸葛亮在五丈原,点燃续命灯,谁知被脑生反骨的魏延进来弄熄了最后一盏命灯。

    诸葛亮丧命五丈原……

    诸多的谜团,刘十八根本无法解释,爷爷刘一的形象,在他眼中愈加的神秘起来。

    左一个锦囊留给自己,右一个锦囊留给曹雄,又一个锦囊,竟然从黄忠身上掏出来。

    匪夷所思,根本无法解释!

    那么多的谜团,你直接和自己明说不行?非要装神秘?

    断气之前,难道就不能和自己交代清楚?难道自己是那么不通事理,不懂事,冲动的人吗?

    一连几个反问,刘十八自己将自己给问住了,自己回头一想,自己还真就有点不靠谱。

    此时,往前一步踏出,浑身爆出强悍战意的黄忠,却扭头道:

    “假如,黄汉升侥幸得胜归来,还请主公答末将一个问题。”

    刘十八回过神,忙应道:

    “好,别说一个问题,十个问题我也应了。”

    黄忠点头,缓缓转身静立不动,双眸静静的看着对面不到二十米的吕奉先。

    “我乃蜀将黄汉升,向吕奉先讨项上人头一用……”

    黄忠朗声暴喝。

    “无名小卒,敢来受死。”

    对面的吕布,不屑的看着黄忠,在他眼中,哪里有黄忠这号小人物?

    至少在吕布死亡的时候,老将黄忠还未扬名天下。

    虎牢关三英战吕布!

    两位万人敌,关羽张飞,加上卖草鞋的刘大耳,三人围攻吕布,反而被吕布打了个七晕八素。

    要不是张飞嗓门大,一声暴喝吓着吕布座下乌云倒退半步,今后三分天下,就没刘备啥事了……

    衮州一战中,典,许,夏侯,李,乐,等六曹将共剿吕布,依然被他全身而退,毫发未伤。

    刘十八站在黄忠背后,心中历数着吕布的战绩,这家伙,名副其实的三国第一猛将!

    野史中,有一个笑谈排名:

    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张六马超,七黄八夏九姜维……

    吕布第一,而黄忠却是第七位!

    千年前,黄忠,吕布无缘一战,但在一千八百年后,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竟然要为了刘十八这个坑比巅峰一战。

    其实,在刘十八的心中,三国的第一猛将,是黄汉升,黄忠无疑……

    刘十八也是习武道之人,凡人武力和年纪是有有必然关系的,这是最基本的常识。

    千年前,黄忠年逾古稀,却驰骋沙场,勇毅冠三军,阵斩夏侯渊。

    由此可想,这老将,年轻的时候,该有多么凶悍?

    可惜的是,黄忠不得荆州牧刘表待见,英雄无用武之地,直到遇见刘备,才大器晚成。

    其实,按照刘十八的算法,黄忠当时封后将军的时候,已经有七十五岁了,史书上,第二年黄忠因病陨落……

    按照时间推算,三年前黄忠阵斩夏侯渊的那一年,已经七十二岁!

    按黄忠本传所记载,黄忠并非偷袭,杀夏侯渊措手不及,而是一马当先,推锋必进,劝率士卒,)鼓震天,欢声动谷,一战斩渊。

    黄忠阵斩夏侯渊,张飞宕渠破张合,两次战役的大胜,彻底奠定三足鼎立。

    想着想着,刘十八便心中好奇,爷爷再搞什么鬼?

    为啥不把张飞关羽留给自己?

    这时,黄忠和吕布还在默默的对峙!

    两位千年老将,用眼神在交战,谁的气势弱了,那么必死无疑……

    刘十八随手将锦囊翻了个面,却发现锦囊中的内胆,还隐藏着一行小篆行文,刘十八定睛一看,不由讶然,锦囊上道:

    和平元年,黄巾爆发,黄忠三十七岁,未参军作战,黩立功名。

    次年黄忠成家立室,为躲避战乱,携家移居荆州,妻产幼儿。

    初平元年,董卓乱朝政,孙坚杀荆州刺史王睿,刘表任荆州刺史。

    那一年,黄忠四十三岁,小儿重病,无钱医治。

    初平三年,曹操大破黄巾,黄忠已经四十五岁,无奈做了守门将军,赚取汤药钱为儿子治病……

    说白了,刘十八手上的锦囊就是一个介绍信一样的玩意!

    其中,诸葛亮对黄忠的一生,作了简单的推荐:

    “黄忠,字汉升,家乡南阳,其人姿容英俊,为人忠厚,有美满家庭和贤惠,幼儿。

    虽经济拮据,但很幸福,而后战火四起乱世来临,黄忠才背井离乡,领全家逃到荆州,谋一份武职。

    后,儿子不幸染病夭亡,黄忠两口子痛不欲生,其妻伤心过度,不久亦撒手而去。

    从此黄忠没了快乐,人生失了意义,贫乏无聊敲一天钟当一天和尚,就这么一天天混着过。

    刘大耳朵发现黄忠的时候,这老东西已经花甲之年,白发苍苍。

    未来几年,在他黄忠的最后生命中,爆发出出熠熠逼人的耀眼光芒,为奠定蜀汉立下赫赫战功。

    ………………

    关注刘十八的信:54618,知最新更新时段,

    ………………

    看着眼前这份令人瞠目结舌的简历,刘十八不禁暗暗的震惊。

    自己的爷爷,当年为了调查这黄忠,到底花费了多大的功夫?

    布下了多大局面?

    这个隐藏在许昌地下河,地下涵洞之下,又再下的地下二层河的甄氏古墓,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为什么甄家人,要在这里建立一个家族坟场,将三国所有的著名武将尸身,全部埋葬在这?

    刘十八脑中灵光一闪,暗道:又或者说,是在躲避什么?

    而这其中,甄家先祖,到底在刘一和诸葛亮这两个同人,却不同名的犀利人物中,扮演了一个怎样不光彩的角色?

    与此同时,吕布的声音,却郎朗响起:

    “如你所愿!”

    “嗨!”

    吕布面色阴冷,手持方天画戟在半空抡圆,一个健步朝黄忠扫来……

    黄忠动作更快,下摆一抖,竟从大腿外侧,取出一架银色小弓。

    电光火石间,黄忠手上出现三枚特制短箭,搭弓上扬……

    “喷,嘭嘭!”

    三支箭,爆出三声音爆,快若闪电,竟直射声势骇人的方天画戟……手机用户请访问.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