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0章:钛合金脑勺、神秘八大冢
    茫茫烟雾中,累累白条四散奔逃,一片鸡飞狗跳,众人欢呼庆祝的热闹场面。

    令陈宏志震精……

    可怜的陈宏志,感觉自己一口老血,要从自己那三两三中,到流处出来……

    但,眼角一晃间,陈宏志却瞟到四个男人,跑得比谁都快,健步如飞。

    跑在最前面的,竟是一个满脸涂着血污的八十岁白发老头,边跑还边吆喝着:

    “快让路,爷爷得了艾滋病……”

    而跑在最后的那一个男子,却穿了一个裤衩!

    这群从胜蓝古玩店中,冲出来的人,这是唯一的一个,穿裤衩的家伙!

    陈宏志一脚将呆痴的副官踢开,暴怒道:

    “追那几个人,那个白发老头!”

    副官咧嘴苦笑道:

    其中一个黑大汉,还背着另外一个瘦猴一样的家伙,你看看那速度……”

    陈宏志翻身跳上车顶,遥遥看着四个白条条的人影消失不见,不由心里暗叹一声。

    与此同时,陈宏志心里也掠过一丝疑惑,那个跑在最后的男人,好眼熟啊……

    接着,陈宏志脑中闪过一道惊雷……

    “封锁现场,象上级部门汇报,任何人不得进入胜蓝古玩店,其余的人收队!”

    陈宏志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队长,咱们不进去捞一票?”

    副队扯着脖子问道。

    “捞一票?你准备把脑袋别在裤腰上玩命么?刚才果奔的人里面,有一个海军大将……”

    陈宏志摸着脑袋,哭笑不得。

    “海军大将,额造你妹的……”

    副队缩缩脖子,不再言语。

    而在大街上,此时却弥漫着一股极为浓郁的嗝味,似香且臭。

    诈一闻觉得那味道喷香,再一闻其臭无比,仔细品味,直接找地方吐……

    ………………

    四个赤条条狂奔的男人,正是刘十八一行人,被秦大背着跑路的,是吓得魂不附体的老唐。

    在一个僻静的公厕里,刘十八从次元空间内拿出衣服给众人穿上。

    曹雄,秦大,老唐三人,用一股幽怨到极点的目光,瞪着刘十八。

    “咋了?看着我干啥?”

    刘******摸脸上。

    再接着,刘十八顺着三人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脚丫子,瞬间明白了什么。

    而此时,蹲在茅坑中的其他路人,纷纷捂着鼻子,拎着裤腰,仓皇逃离此地!

    臭!臭不可闻……

    老唐面色铁青,紧紧捂着鼻子咕哝道:

    “额造你妹啊,你的脚为啥这么臭?这没法让人忍下去了。”

    而老唐却若有所思,古怪的看着刘十八,好奇道:

    “你以前脚没有味道,咋现在这么难闻?”

    刘十八将手一摊,苦笑道:

    “我特么哪里知道咋回事。”

    “我兴许知道一点。”

    说这话的是老唐。

    老唐此时套着一件皱巴巴的西服,形象惨不忍睹,却仍旧器宇轩昂,卓尔不群……

    “你说,咋回事?咱们边走边说……”

    刘十八扭头对曹雄补充道:

    “去以前的那个地铁工地看看,精准定位。,现在城里都是钢筋水泥的大厦,肯定麻烦了。”

    四个人小心翼翼走出公厕,沿着小路往目的地走去。

    “老唐,接着说!我为啥脚臭?”

    “我以前在加利福尼亚留学的时候,认识了一位研究第三现象的灵异老师。

    那个老头说,人的脚臭并不会伴随一个人一生,而是会随着这个人的运势增加或者减少。

    假如你运势滔天,随着你心情大好,脚臭会减少或者消失。

    反之你若走霉运,喝凉水塞牙缝,脚臭就会增加,臭不可闻,这是一种奇怪的物理现象,没法解释!”

    老唐仿佛闲聊一般的说出自己的理解,曹雄和刘十八两人默默的听着,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良久,遥遥的看见了一个地铁站,曹雄停下脚步,淡淡道:

    “到了,就是这儿了。”

    说完,曹雄好奇的看着老唐问道:

    “看不出来,你竟然还是留学生,在美利坚读的什么专业?”

    老唐面色一僵,呐呐道:

    “读的兽医!”

    刘十八和曹雄对视一眼,同时咧嘴一乐,刘十八若有所思的看着老唐道:

    “果然学的东西都和别家不一样,不愧是修的读书一门,神仙放~屁,不同凡响。”

    说完,刘十八看着曹雄道:

    “用罗盘定位吧,我爷爷留我的十七面旗杆,拿出来有些惊世骇俗了。”

    曹雄点点头,一行四人来到地铁站的某个入口站定。

    曹雄左右走几步,便站到了一个卖杂货零食矿泉水的小摊面前,自言自语道:

    “乾坤三门定穴,八方四雨来袭,急急如律令……拙……迈。”

    “老板,一共二十三块!拿好。”

    刘十八,秦大,笑而不语,老唐瞠目结舌~。

    而曹雄却懵了似得,看着面前的一个塑料袋问道:

    “这是啥子?”

    小摊的老板,一个极为年轻的小伙子,顺溜道:

    “乾坤凉茶一瓶,三门定穴宝一听,八方四雨绿茶一瓶,来袭美如胶一份,急急如律令口香糖一个,一共二十三块。”

    小伙子十分有礼貌的解释了一遍。

    曹雄呆痴的看着袋子里的饮料等物,咬牙道:

    “你确定老汉要买这些?”

    年轻人肯定的点点头道:

    “这位大爷你刚才不是问俺了?咋卖。二十三块一共。”

    曹雄伸手指着自己道:

    “拙?迈?”

    刘十八伸手掏出一张五十的扔给小伙,接过塑料袋子,将几瓶饮料分给四人笑道:

    “这是天意,叫咱们在这里喝水,歇一会再走吧。”

    仰天灌了几口凉茶,刘十八诧异的看着老唐道:

    “老唐你走吧,去办你的事。”

    老唐黑着脸,斜眼看着秦大和曹雄腰间的工兵铲,扭曲着嘴角道:

    “不行!费了老大劲的造了一回,差点成了通缉犯,我得看看你们到底要找啥子。”

    “你不后悔?”

    刘十八笑笑,看着老唐问道。

    老唐很坚决的摇摇头!

    “秦大,把你的铲子拿出来。”

    刘十八扭头看着秦大,含笑吩咐道。

    秦大迷惑的接下腰间的工兵铲,拿在右手,看着刘十八。

    刘十八从荷包里面掏出一根喇叭点燃,突然指着对面的马路,瞪大眼珠子,惊讶道:

    “快看那?两只蛤蟆在路上曰比……”

    老唐兴趣盎然,笑眯眯的扭头看去:

    “哪?我看看……我见过航天飞机,这蛤蟆曰比还没见过……”

    刘十八指了指老唐的后脑勺子,对秦大比划了一个动作,开头轻声道:

    “拍他。”

    老唐扭头间,一把黑色工兵铲的铲面,拍到了他的后脑勺……

    “嘭!”

    秦大,刘十八和曹雄目瞪口呆……工兵铲的桃木手柄竟然断了?

    老唐这货屁事没有,反而古怪的回头看着秦大,咕哝道:

    “你打劳资干啥?你不知道吧,按在美利坚做过开颅手术,后脑勺是钛合金的……

    你不要我去就告诉我嘛,我这个人还是讲道理的,我是读书人……”

    刘十八咧咧嘴,眯眼道:

    “正面来一下。”

    “嘭!”

    这下安静了……

    老曹拿着工兵铲道:

    “这家伙,也挺能折腾的。”

    刘十八眯眼道:

    “定位没有?在哪里?”

    曹雄点点头,拿着手掌大的一面青铜罗盘,在上面拨弄了几下,猛的向前一指道:

    “前方三百米,那里有一个烈士陵园,叫做八大冢,隔壁就是夏侯渊的墓址所在地。”

    刘十八点头向前快步奔去,对秦大道:

    “把老唐扛着。”

    接着,一行三人,扛着老唐来到了林木茂盛的八大冢。

    八大冢,顾名思义,有八座庞大的土堆,据说埋葬着九十七个,二战援华的外籍飞行员。

    “曹雄,你确定是这里?八座土堆,难道你要挖死劳资?”

    刘十八咧咧嘴。

    “分金定穴只有大概方位,方圆三十米左右,再精准,只有把你爷爷再扯起来……”

    曹雄无奈道。

    刘十八无语,看着秦大道:

    “失算了,把这家伙再弄醒吧,好歹挖土也算个劳力……”

    此时,刘十八的次元空间中,轮回却大叫道:

    “左边第三个土堆,就在下面,我感觉到了……”

    ………………

    :今天第三更完毕,我们明天早上再见!感谢诸位跟读,还请关注微信号:54618,精彩活动等着您参与。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